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47章 誰的麵子都不賣

第1147章誰的麵子都不賣


書房內早就回複了平靜。


至於定國公,他已經脫力的跌坐回椅子上了。


怎麽會這樣?


陸雲溪他們的旺安商行怎麽會有這麽多的冰?


他們到底是怎麽儲存的?


不對!


定國公是受了刺激,但是,他的腦子不糊塗。


稍微的計算了一下,定國公就明白過來,旺安商行的冰室不算,那冰作坊絕對不是儲存下來的冰。


因為,冰作坊裏有個買賣,是讓客人自己去挑水凍冰的。


凍冰?


旺安商行竟然知道如何在夏天製作冰塊兒?


這個答案一出,可是讓定國公的心比在旺安商行的冰室連吃十份冰品還要涼快。


他此時完全是透心涼。


這樣的買賣一出來,不說冰室為旺安商行賺多少錢,就說那冰作坊,可是會讓旺安商行的口碑再上一個新高度。


勞作了一天的百姓,晚上回到家裏,他們甚至比大戶人家更加的需要冰塊兒來降溫。


因為,隻有休息好了,次日才能更好的下地幹活兒。


有了冰作坊的冰,那些百姓們會不說旺安商行的好?


甚至要是有那腦子聰明的,就將水燒開了,晾涼之後,再去冰作坊凍成冰。


到時候,他們就可以在家裏自己吃冰品了。


定國公越想越是覺得恐怖。


他怎麽都沒有想到,他前期讓自己門生做了這麽多,最後,旺安商行輕飄飄的開了個冰室跟冰作坊,就把前不久他門生所做的所有成績全都給壓了下去。


更別說,其他的了。


他門生扶持了一些商鋪,讓那些鋪子招了人手。


問題是,那才解決了幾個百姓的問題?


陸雲溪的旺安商行,一弄這個冰塊兒,不說別的,就說那降溫可以讓百姓們睡個好覺,次日精神飽滿的去幹活兒。


單單這一點,他門生弄得那些根本就比不上。


旺安商行一下子照拂的有多少?


那一文兩文錢,對於普通百姓來說,隻要不是揭不開鍋的人家,都不會舍不得花的。


前段時間定國公有多舒心,現在就有多堵心。


這好日子才過了沒幾天,就又被旺安商行給攪和了。


果然,他的判斷是沒錯的,李天佑陸雲溪就是個麻煩。


定國公再去上朝的時候,看到同僚西心情都不太美妙。


雖說,他臉上沒有帶出來,但是,他總感覺在背後有人在悄悄的議論他。


前不久他門生做的事情,仿佛是一場笑話一般。


定國公每天下朝的時候,都會路過旺安商行的冰室。


他眼看著隨著天氣熱起來,那冰室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他心裏就堵得慌。


……


“太子來了,來來,快,給太子上一份最新的冰品。也給我上一份,我陪著太子殿下吃。”陸雲溪見到李天成過來,趕忙的吩咐著丫鬟。


丫鬟為難的看了陸雲溪一眼,沒有動。


“怎麽辦事的?還不趕快去上冰品?”


李天成說道:“不用給我上了,我喝杯茶就行。”


“這怎麽能行呢?”陸雲溪瞪大了眼睛,連連擺手,“太子殿下這麽老遠的過來,這麽熱的天氣,一定要吃碗冰品的。”


“溪溪,你自己想吃,然後拿我當幌子嗎?”李天成毫不客氣的揭穿了陸雲溪的真正目的。


陸雲溪嘟了嘟嘴,委屈吧啦的瞅著李天成:“太子殿下,你不說出來,咱們可以都吃的。”


“我不在這裏吃,我可以去你們冰室吃。或者是讓太監買了,給我送宮裏去。”


“我要是在這裏帶著你吃了,到時候,天佑知道了,他能追到宮裏去揍我一頓。”


李天成還是很清楚自己弟弟的為人的。


不觸及到底線跟原則的事情,天佑是相當的大度。


觸及到的話……天佑覺得是不留半點情麵,誰的麵子都不賣。


至於天佑的底線跟原則,那就是溪溪。


“我也沒有很貪吃呀。”陸雲溪怏怏的杵著臉頰重重的歎息了一聲,“天佑哥哥就是太擔心了。”


李天成好笑的看著她:“你就乖乖聽話吧。”


溪溪哪兒都好,就是有時候太貪嘴了。


不過,小孩子,喜歡吃冰品太正常了。


那麽好吃的東西,還冰冰涼涼的,在夏天的時候,就算是他也是控製不住的。


嗯,他決定了,一會兒從這邊離開,路過冰室要吃一頓去。


“天佑哥哥馬上就回來了。”陸雲溪說道。


她可是掐算著時間,要是上一份小點兒的冰品,在天佑回來之前,是可以吃完,不被發現的。


“嗯。”李天成點頭,然後喝著丫鬟端上來的茶,說道,“溪溪,你們這冰室跟冰作坊一開起來。”


“有些人可是眼熱了。”


“有什麽好眼熱的?”陸雲溪嗤笑一聲說道,“我們旺安商行的買賣紅火那是必然的。”


“再說了,這個事情是從去年就已經敲定的計劃。就算是沒有定國公做的事情,我們的冰室冰作坊依舊會開起來。”


她當然知道李天成說的是什麽意思。


這個時候特意的過來,還不就是為了定國公的事情嘛。


“這事情非要說一說的話,隻能說定國公不知道抽了什麽風,非要把自己的臉送到我們的巴掌下麵,讓我們去扇他。”


陸雲溪幽幽歎息一聲,極其無奈的說道:“定國公有著愛好,碰巧我們可以滿足他,我就幫他一把了。”


“唉……”陸雲溪單手支腮,輕歎著,“誰讓我是一個喜歡幫助人的人呢。”


“我怎麽就這麽善良呢?”


李天成喝了一口茶水,壓壓驚:“溪溪,幸虧你最近這段時間沒出門。”


“不然的話,讓定國公碰見你,估計他能被氣得短命好幾年。”


“放心吧,夏天的話,我是不出門的。”陸雲溪擺擺手,“這麽熱的天氣,我出去幹什麽?”


“家裏有吃有喝,日子過得舒舒服服的,我出門那是自己找罪受。”


“定國公算是逃過一劫。”李天成好笑的搖頭道。


“定國公完全是自作自受,與溪溪有何關係?”這護短的話一聽,都不用看是誰,也知道是出自天佑之口。


李天成轉頭看向了李天佑,無奈的笑道:“行,跟溪溪沒關係,完全是他自作自受。”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