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46章 怒意滿屋

第1146章怒意滿屋


初夏剛到,旺安商行的冰室瞬間在各處州府,遍地開花。


這消息第一時間就傳到了定國公的耳中,他聽完之後,隻是不屑的哂笑一聲:“冰室?”


“那樣的東西也就大戶人家才能消費得起,普通百姓,誰會買賬?”


“這旺安商行真的是病急亂投醫。”


“等著吧,看他們這些冰室怎麽賠的血本無歸!”


定國公說完,發現來稟報消息的手下人並沒有離開,而是神色複雜,局促的站在那邊,似乎是欲言又止。


“怎麽?冰室的生意很好?”定國公有些不高興的問道。


問完了之後,定國公冷笑出聲,輕蔑至極:“陸雲溪在這方麵還是有些天賦的。”


“也難怪,從鄉下來的丫頭,沒見過這麽多銀子。突然的知道可以賺這麽多的錢,她鑽研的勁頭比其他人都要足的多得多。”


“去年冰室在京城賣得紅火,周圍的百姓,就連冬天都有來買的。”


“在其他州府,大戶人家還是不少的。他們的買賣是可以賺錢。”


定國公就算是心裏十分的嫌棄李天佑跟陸雲溪,但是,這種根本就沒有辦法否認的現實,他也隻能是捏著鼻子認下了。


定國公自己說話前後矛盾,他根本就不在意。


反正,他是見不得李天佑陸雲溪好就是了。


若不是見到手下人的神色,他也不會改口。


他是一個可以麵對現實的人。


他有什麽不好麵對的?


難不成,他還會害怕那兩個小家夥?


“你還有什麽想說的,說!”定國公怒了。


他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怎麽還是那個表情?


“大人……旺安商行不僅僅是開了冰室,還有冰作坊。”手下人吞了吞口水,緊張的說道。


“什麽冰作坊?”定國公一聽,算是徹底的糊塗了。


“就是直接賣冰的地方。”手下人的話,讓定國公驚得猛地站了起來,“什麽?”


手下人被定國公嚇得瑟縮了縮,他都不敢抬眼看定國公的麵色。


大人的臉色實在是太難看了。


“怎麽可能?他們哪裏來的這麽多冰?”定國公完全想不明白。


就算是要儲存的話,這冰窖就是個大工程。


旺安商行就算是有錢請得到人,但是,地方呢?


要靠近水源,這樣才好在冬天的時候,采集冰塊兒去儲存起來。


問題是,距離水源近的,大部分都是有百姓居住的。


那地方要是買的話,需要大筆的銀子。


旺安商行就算是有錢,也不會孤注一擲的把大部分錢都投到冰室上去。


關鍵是,旺安商行現在不僅僅是有冰室,更是有冰作坊。


這……


定國公算是徹底的想不明白了。


“不知道。”手下人搖頭,“不過,屬下打探到,他們冰作坊的冰十分的便宜。”


“什麽?”定國公更加驚訝了,“冰,還能十分便宜?”


“是。”手下人點頭,“要是自己挑著水過去,兩桶的話,是一文錢。”


“要是自己不弄水,直接買冰的話。兩斤冰是一文錢。”


定國公雙眼瞪得溜圓,現在他根本就顧不得什麽儀態了。


因為這個價格,他完全就沒有辦法想象。


“冰室的生意好不說,現在冰作坊也有不少百姓去打聽。”手下人艱澀的說道,“看這天氣情況,估計等到再熱一些的話,會有不少人去買冰。”


“關鍵是……那些冰作坊開的比冰室還多。”


“還多?”定國公眉頭緊皺,追問道,“怎麽分布的?”


“冰室都在州府開的是大間的鋪子,在縣城的話,鋪子就會小一些。”


“但是,冰作坊,主要是在村裏。”


手下人想了想說道:“感覺就跟旺安商行的戲班子似的,也是幾個村子有一個點。”


“正好方便附近的村裏人來買冰。他們挑水的話,也不會走太長時間的路。”


“其實……”手下人想到了一點,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說。


“說!”定國公厲聲嗬斥。


有什麽就說什麽,這樣吞吞吐吐的,反倒讓他心裏愈發的煩躁。


“冰作坊還有騾車,要是村裏人一起買的話,他們可以給運回去。”手下人打了一個激靈,快速的說道。


“這騾車運送的價錢,不高。比那種去縣城的價格要低很多。”


“要是一個村很多人一起買,需要運送的話,他們平攤一下……沒幾個錢。”


定國公的臉色已經開始變黑了,他是真沒想到,陸雲溪做買賣能做到這個地步。


哪裏想到,手下人的話還沒有說完:“關鍵是……”


“還有?”定國公覺得自己心髒似乎都要承受不了了,而陸雲溪刺激人的方法竟然還有。


手下人遲疑的看著定國公,眼底都是膽怯之色,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講!”定國公可是沒有那個耐性,聽著他慢悠悠的說。


手下人打了一個寒戰,被定國公的怒意嚇得快速的說道:“那個騾車要是包月的話,價格還便宜。但是包月就是需要那一個村子一個月要運送多少冰塊。”


“這個根據數量的不同,包月的價格也不同。”


“自然是買的冰塊兒越多,價格越便宜。”


手下人飛快的將話說完,這才忐忑不安的偷瞟了一眼定國公。


就這一眼,嚇得手下人趕忙的垂首,不敢再看。


因為,定國公的臉色已經黑得不能再黑了。


就是廚房灶台上的鍋底,都沒有定國公此時的臉色黑。


“你下去吧。”半晌之後,定國公這才輕輕的開口。


手下人一聽,飛快的行禮之後,退了出去。


等到離開,他吸了一口氣,這才感覺到胸口快要炸裂的感覺。


剛才他竟然嚇得都忘了呼吸,差點兒沒把自己給憋死。


真不是他膽子小,實在是定國公的氣勢太強了。


那怒意都快要化作實質,充滿屋內每一個角落。


他剛才真的是生怕自己呼吸稍微重一點兒,瞬間就能點爆那滿屋子的怒意。


那要是炸了的話,他擔心自己會被炸個死無全屍。


手下人拍著胸口,心有餘悸的快速離開。


隻不過,他走路踉踉蹌蹌的,明顯的雙腿發軟,腳下就跟踩在棉花堆上似的,使不上勁兒。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