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19章 還不夠嗎

第1119章還不夠嗎


陸雲溪看了一眼劉老太說道:“我不能為了一些閑言碎語,就讓這些為大溍盡忠的將士流血又流淚。”


“我決定了。”陸雲溪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別人喜歡說就說吧。我不在乎。”


“劉奶奶以及你們大家,你們的家裏人為了大溍賣命,我們這個靠著齊王殿下的旺安商行,哪能因為幾句流言蜚語,就不顧你們的死活?”


“陸姑娘大義!”


“陸姑娘好樣的!”


在歡呼的可不僅僅是劉老太他們那些人,還有京城的百姓。


魏大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完全被眼前事態的發展給弄蒙了。


然後,等到他回過神來,那一大群人呼啦啦的早就離開了。


這下子,魏大人算是徹底的蒙了。


事情,怎麽會變成這樣?


“大人、大人……快,大人暈過去了!”


魏大人那邊發生了什麽,陸雲溪可沒有心思去管。


她安排人手,讓這些過來的百姓全都住進了客棧裏。


讓他們休整兩天,再回家去。


自然,這兩天的住宿吃食的費用,他們旺安商行全都包了。


這麽多的人,鬧得這麽厲害,這個消息在京城飛一般的傳播開來。


反正,該知道不該知道的人可是全都知道了。


定國公聽到消息之後,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


禮部侍郎看著定國公的神色,心中已經有了底。


“大人,這魏大人行事實在是太魯莽了。”禮部侍郎輕歎一聲,惋惜的說道,“不過,幸好咱們與他沒有太多往來。”


“當日他在旺安商行的所作所為,卑職不過就是放任他擠兌一下陸雲溪罷了。”


“陸雲溪那個丫頭,實在是邪門。”


“就魏大人那樣的,在陸雲溪的手裏肯定是討不了好。不過,能讓陸雲溪他們別扭一段時間也好。”


禮部侍郎這話可是說得很清楚。


從始至終,他就沒有將魏大人劃到自己人的行列中來。


魏大人不過就是他用來惡心陸雲溪李天佑的玩意兒罷了。


定國公看了禮部侍郎一眼說道:“我累了。”


禮部侍郎一聽,趕忙的起身告辭。


他怎麽敢耽誤定國公休息。


隻不過,從定國公府中離開之後,禮部侍郎卻感覺到自己後背一片冰冷。


他的衣服都被冷汗給浸透了。


他現在可是恨死魏大人了。


他怎麽都沒有想到魏大人竟然會這麽沒用。


不僅沒有個膈應到李天佑陸雲溪,而且還為他們揚了名。


這下子,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定國公對他的印象。


畢竟,魏大人的所作所為算是他放縱的。


禮部侍郎沒有過多的停留,急匆匆的回府,他要好好的想想,怎麽能挽回自己在定國公那邊的印象。


這邊他們是各懷心思,陸雲溪那邊安置完了劉老太他們,這才美滋滋的回家。


她因為太高興,還在路上買了不少的吃食,回家慶祝慶祝去。


“天佑哥哥,我回來了。我買了好多好吃的。”


給奶奶還有娘哥哥的吃的,讓丫鬟們給送去了,她拎著剩下的,直奔李天佑的院子。


反正就在她的隔壁,進出就跟她自己的院子一樣。


她推門就進,然後愣住了:“陛下?”


溍帝含笑對著陸雲溪點頭:“溪溪回來了?外麵的事情都安置完了?”


“嗯。”陸雲溪沒有任何拘束的感覺,跟溍帝見禮之後,就坐了下來。


反正溍帝來家裏也是便服。


“溪溪,你們鬧的這陣勢可是夠大的。”李天成感慨道,“我就是在旁邊看熱鬧,愣是沒擠過去。”


“最後還是聽別人轉述的。”


“人多力量大嘛。”陸雲溪忍不住笑了起來,“而且,也不光是劉奶奶他們那些人,還有京城本地的百姓。”


“他們有些人也會在旺安商行拿活兒回家做的。”


“隻不過,比起其他地方的人,他們並非要靠著這個填飽肚子。”


“當然了,誰也不會嫌錢多就是了。”


“而且這次鬧出來,也是有好處的。”陸雲溪笑吟吟的說完,接過了李天佑遞過來的,溫度正好的水。


天佑就是心細,看她剛回來,擔心她口渴。


陸雲溪美滋滋的瞅著李天佑的俊臉。


幸好她醒悟的早,這麽好看又體貼,當然是不能放過呀。


“以後大溍再征兵的話,也容易一些。”溍帝感歎著,“溪溪,你們可是給朕解決了一個大問題。”


有戰事必然會有傷亡。


別說是戰事了,就是圍剿匪徒,也會受傷喪命的。


這些人,出了事情之後,朝廷是會給一筆銀子,但是,那些銀子可是遠遠的不夠用的。


但是,有了旺安商行這個幫扶,那可是讓進入軍中的百姓,少了一個後顧之憂。


哪怕他們真的出事了,至少他們家裏人不至於餓肚子。


還有旺安商行給他們活兒做,讓他們多賺錢,養家。


甚至,有些人,為了可以得到高分成的錢,主動去當兵。


這樣一來,他們在軍中賺著一份軍餉,家中的家眷又可以多一份收入不錯,還相對輕鬆的活計。


這讓那些隻靠著地裏刨食,還不見得能吃飽穿暖的百姓來說,真的是一個好出路。


“想讓百姓去當兵,就要給足了好處。不然的話,又苦又累,還沒有保障,誰去呀。”陸雲溪輕歎一聲感慨著。


“沒辦法,誰讓以前國庫太窮呢。”李天成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溍帝狠狠的瞪了自己兒子一眼。


他還在這裏坐著呢。


天成就不知道給他留一點兒麵子嗎?


李天佑慢悠悠的開口:“魏大人這樣盲目無知,差點兒要害了大溍,是不是應該有所懲罰?”


“溪溪可是在為大溍的兵力做貢獻,而魏大人的所作所為,卻要毀了大溍的兵力。他這樣危害大溍,難道就不該受罰?”


“這事情……還不太好辦。”李天成微微的皺眉,“這律法之中也沒有這個規定。”


“天佑,你就算是想給溪溪出氣,這個也沒有什麽正當理由。”


李天成現在算是太了解天佑的想法了。


正是因為了解了,他才覺得可怕。


魏大人已經丟臉丟成這樣了,還不夠嗎?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