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12章 杯水車薪

第1112章杯水車薪


“魏大人,你這樣的話,我覺得你還是離開比較好。不然,我很容易會覺得你要殺了我,我出於自衛,可是會讓我家夥計反抗的。”


“到時候,要是鬧出來人命……可就不好了。”


陸雲溪這話,氣得魏大人直哆嗦:“你在威脅我?”


鬧出人命?


這是陸雲溪的地盤,鬧出人命也肯定不是陸雲溪的命。


要是這樣說的話,隻有可能是他的。


“魏大人,你這怎麽說話呢?”陸雲溪好笑的問著魏大人,“你說,你都在我的地盤了,我犯得著威脅你嗎?”


“我要是想殺了你,直接就動手了!”


陸雲溪這囂張的話,氣得魏大人猛地伸手指向她,卻因為怒意太盛,竟然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好了,我跟你不一樣,我是講道理的。”陸雲溪對著魏大人擺了擺手說道,“行了,有什麽事情,咱們坐下來說吧。”


陸雲溪見到魏大人沒有要動的意思,直接說道:“或者魏大人沒有事情,那就請回吧。”


魏大人咬著牙,嘴裏都嚐到了淡淡的腥甜味道,氣得他胸口是劇烈的起伏,奈何,他還不能一走了之。


最後,魏大人隻能是一撩衣服下擺,坐了下來,開門見山的說道:“陸雲溪,你把鋪子恢複原樣!”


“恢複原樣啊?”陸雲溪一笑,幹脆道,“不可能。”


魏大人臉色一冷:“怎麽不可能?你的鋪子,還不是你想關就關,想開就開?”


“沒錯。我的鋪子,我想怎樣就怎樣。但是,別忘了,我關門的時候,可不是自願的。是被迫的。”


陸雲溪慢悠悠的說道:“我這個人呢,就是這樣。自己自願做的事情,什麽事情都沒事。但是,別人逼著做……我就不高興了。”


魏大人深吸一口氣,壓下自己心裏的火氣,怒問道:“你想怎樣?”


“哦,我不想怎樣呀。”陸雲溪笑嗬嗬的說著,“我覺得現在這樣就很好。”


“我們鋪子賺的銀子夠我們開銷的了,開不開衣服首飾鋪子,都是一樣的。”


“多那點兒銀子,對我來說沒有什麽太大的差別。反正,我夠吃夠喝的。我對生活品質要求不是太高。”


“再說了。我們旺安商行就算是所有的買賣都關門了也沒事。”


“至少我們跟朝廷的買賣是不會關門的。”


“我們隻跟朝廷做買賣,我們一家人的溫飽問題絕對能解決。”


說到了這裏,陸雲溪對著魏大人一笑:“還是魏大人提醒我了。我幹什麽要這麽累呢?”


“我們一家人隻要跟朝廷做買賣就能糊口了,為什麽還要天天的勞心勞力的?”


“我這就讓他們全都關門。”


“不行!”魏大人一聽,猛地嗬斥一聲。


陸雲溪其實根本就連起身的意思都沒有,而是挑眉瞅了魏大人一眼,問道:“你命令誰呢?”


魏大人臉色變了變,放在桌下的手用力的捏成了拳,借著這個來分散他心底的怒意。


這裏沒有外人,魏大人也就不裝了。


反正,他跟陸雲溪早就撕破臉了,也不在乎什麽了。


“陸雲溪,你是在威脅我?”魏大人冷著臉盯著陸雲溪問道。


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斜睨著魏大人問道:“我真的是很好奇,你到底是哪裏來的自信,覺得……就你這樣的,還值得我威脅?”


“你……”魏大人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騰地一下就躥了起來。


他目眥欲裂的怒瞪著陸雲溪。


羞辱!


陸雲溪竟然敢如此羞辱他!


陸雲溪當然敢了,不僅敢,而且說完了那句話之後,笑吟吟的瞅著魏大人,將他的反應盡收眼底,沒有錯過他臉上一絲一毫情緒的變化。


嗯,看來,他很不爽啊。


他不爽,她就舒服了。


“陸雲溪,你知道不知道,你們旺安商行的鋪子要是全都關門了,會造成什麽後果嗎?”魏大人眉頭緊皺,頗為失望的盯著陸雲溪問道。


“能有什麽後果?”陸雲溪輕描淡寫的說道,“無非就是靠著我們旺安商行吃飯的百姓,需要朝廷安置罷了。”


“你知道,你知道還……你是故意的!”魏大人的話說到了一半兒,突然的意識到陸雲溪的意圖,氣得他是火冒三丈。


“陸雲溪,你將那些人推給朝廷是什麽意思?”


“你知道不知道,朝廷的銀子並不富裕,要是想安置那些百姓……”


魏大人怒氣衝衝的指責在陸雲溪似笑非笑的笑眼下漸漸的消聲。


“這麽荒謬的話,你還有臉理直氣壯的喊出來。我也真是佩服你的厚臉皮。”陸雲溪不管魏大人的尷尬,直接為他鼓掌。


“看來你們這些想要投靠定國公的人,這臉皮都是要達到一定的厚度才行,不然的話,真的是連巴結定國公的資格都不夠。”


“誰、誰要巴結定國公了?”魏大人可是打死不承認。


在私下裏站隊是沒問題的,但是,擺在明麵上可不好。


“魏大人,你知道為什麽你帶頭迫使我們衣服降價,鋪子關門之後,定國公依舊沒有見你嗎?”陸雲溪笑問著魏大人。


魏大人心裏咯噔一下,但是,臉上還擺出一副不知道陸雲溪在說什麽的模樣來。


他怎麽反應,對於陸雲溪來說都沒有差別,反正她又不在乎。


“你以為你在給定國公遞投名狀?”陸雲溪嗤笑道,“人家定國公根本就沒看上你。”


“你做的事情,定國公早就知道不會成的。”


“他若是見你的話,豈不是把他自己給拖下水了?”


陸雲溪看到魏大人的臉色慢慢的變黑,她的心情是愈發的舒暢。


“誰都知道,我們旺安商行不僅僅是自己賺錢,更重要的是,為朝廷減輕了不少的負擔。”


“就我們的旺安商行,旺安商行以及灰山,不知道安置了多少的流民,讓多少百姓可以多一份賺錢的途徑。”


“又有多少人,靠著我們旺安商行活命。”


“但凡,我們旺安商行一出事,朝廷的負擔一下子就會變成以前那樣。”


“不、不對,會比以前更重。”


陸雲溪嗤笑道:“畢竟,因為我們負擔了不少百姓的生計問題。國庫將銀子投入到了其他的地方。我們旺安商行一出事,國庫都要去救助那些百姓的銀子,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