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11章 給溪溪出氣

第1111章給溪溪出氣


李天成笑著走了進去,一拳打在了李天佑的肩頭:“你就算到我會來的?”


“應該差不多是今天。”李天佑說著,往旁邊讓了讓,讓李天成進去。


馬車已經備下了。


坐在馬車裏,兩個人去了旺安商行。


“溪溪呢?”李天成問道。


“在商行了。”李天佑提到陸雲溪的時候,臉上的笑意是愈發的溫柔,“在等著魏大人。”


“他今天肯定會去。”李天成肯定的說道,“早朝的時候,父皇讓他來解決各地百姓的事情,他要是不盡快解決的話……後果不是他能承擔的。”


激起了民憤……別說是魏大人那區區五品的刑部郎中了,就算是父皇,也受不了。


“天佑,你們鬧的是夠大的。”李天成神色複雜的看了李天佑一眼。


李天佑極其無辜的看著李天成:“大哥,這是奪了百姓的活命錢,他們會反抗,是最自然的事情。”


“反抗是自然的。我說的是,這麽多地方,竟然同時上書,而且,到了父皇這邊的時間都差不多。”李天成似笑非笑的看著李天佑,“天佑,你說這是巧合還是有人安排的?”


“我安排的。”李天佑們也半點猶豫的承認了下來。


李天成一噎:“天佑,你都不委婉一下嗎?”


李天佑笑容淡淡的說道:“我做事,自然是敢作敢當。”


“魏大人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樣的後果,早晚都會發生。我不過就是讓事情集中在一起爆發一下。”


“父皇見到了,能一起處理,省得一會兒冒出來一個,牽扯到父皇的精力。”


李天成靠著馬車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天佑,要是以前吧,你跟我說這話,我還真的相信了。”


“但是,最近我苦苦的研究了一下治國的書籍,我總覺得,你這話說的太冠冕堂皇了。”


李天佑不解的看向了李天成。


李天成一笑說道:“我感覺,你還是在為溪溪出氣。”


“畢竟,一起爆發民怨,跟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出事,效果還是不一樣的。”


一起爆發的話,帶來的衝擊,誰敢不重視?


這樣強大的遍布大溍所有州府的民怨,沒有人想著去鎮壓,隻能去安撫。


這也是為什麽魏大人在朝堂上失魂落魄,就跟要死了似的發呆的原因了。


這事情不處理好了,他別說是頭頂的烏紗帽了,就是他的腦袋說不準都要搬家。


“大哥,你不用感覺。”李天佑唇角微微一勾,說道,“我就是在為溪溪出氣。”


李天成扶額,他就知道。


“同時,我也不想讓父皇為難,不想讓百姓失去那謀生的手段。”李天佑表示,他是為了溪溪出氣不假,但是,他也沒有罔顧百姓的利益。


“我不會利用百姓的。”李天佑說道。


李天成點頭:“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你……”


“給溪溪抹黑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李天佑的話,讓李天成把自己沒說完的話全都咽了回去。


他為什麽要想著為天佑辯解說話呢?


天佑完全不需要啊!


李天成沉默的靠在一旁,等著去看戲。


他感覺自己再說話的話,還會有這種被噎到的感覺。


他現在急需看到別人被噎,來緩解一下自己的鬱悶心情。


……


旺安商行門口,魏大人看著依舊人來人往的鋪子,氣得是將牙齒咬得咯吱咯吱直響。


現在這個情況,他必須要來找陸雲溪。


不然的話,那些民怨不平複,陛下那邊,他沒法交待。


到時候,別說巴結定國公了,估計,他都沒法在朝堂立足了。


魏大人最後一咬牙,下定了決心,走進了旺安商行。


衣服跟首飾鋪子關門了,但是其他的鋪子,旺安商行還開得好著呢。


魏大人走進去之後,隨便的對著一個店裏的夥計說道:“你們家小姐在嗎?”


“客官,您是有什麽需要的?跟我說就行了。”店裏夥計笑嗬嗬的說道。


魏大人看著眼前這個夥計開始磨牙:“你會不認識我?”


上次在衣服鋪子裏的夥計,就是眼前這個。


這個夥計分明就是認識他,故意的拖延時間,不想讓他見到陸雲溪。


“抱歉呢客官,小的每天見到的客人實在是太多了。人來人往的,您要是在我們鋪子裏買過東西,小的肯定會記住您的。但是……小的看您眼生,應該是沒有在我們鋪子買過東西吧。”


夥計的話,讓魏大人額頭青筋直跳,氣得他是一伸手,推了夥計一把:“別廢話,把陸雲溪叫出來!”


“打人,打人了!”夥計大叫一聲,店裏其他的夥計一下子全都衝了過來。


他們分工合作,有將魏大人給圍住的,有去保護安慰其他客人的,還有的要衝出門口去報官的。


這陣仗弄得這麽大,氣得魏大人的臉色是鐵青鐵青的。


“站住!”魏大人先叫住了那個想要去報官的。


這點兒事情要是真的鬧到了衙門裏去,他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魏大人深吸了一口氣,客客氣氣的問道:“不知道你們家小姐在不在,我有事求見。”


魏大人的這個態度,讓店裏的夥計臉色好了一些。


“哦,這個啊,我得去後院看看。你等著啊。”


夥計這話一說完,魏大人就知道了。


陸雲溪肯定就在後院裏麵了,但是,她故意的弄這麽一出,為的就是讓他難堪。


陸雲溪……他記住她了!


店裏夥計見到魏大人不再發瘋,這才安撫的對著其他的客人表示,沒事了。


讓大家夥放心的看東西,買東西。


至於去後院送信的夥計,很快的出來了,對著魏大人笑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請。”


魏大人倨傲的哼了一聲,然後,昂首挺胸的邁著四方步走了進去。


他來見陸雲溪,可並不表示,他比陸雲溪低一等。


後院,陸雲溪坐在院中,如今的天氣,不涼不熱的,舒適著呢。


桌上擺著茶水點心,陸雲溪見到魏大人來了之後,隻是笑了笑,點頭:“魏大人,請坐。”


魏大人盯著陸雲溪,那眼神就跟刀子似的,恨得不一刀捅死她。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