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07章 關門

第1107章關門


陸雲溪好笑的看著婦人的表演,無奈的搖頭:“你這樣的演技實在是太拙劣了。”


“什麽演技?我根本就是……唔……”婦人的話根本就沒法往下說了,因為,陸雲溪已經捏住了她的下巴,讓她說不出來。


婦人剛要掙紮,陸雲溪抬起一腳,踹在了婦人的腿上,讓她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我真是奇了怪了。普通百姓見到衙役都會屏住呼吸的繞路走。你這麽一個普通百姓,到底是哪裏來的這麽大的膽子,敢在大溍王爺當靠山的鋪子裏叫囂。”


陸雲溪好奇的瞅著婦人:“咱們就好好的報個官,讓官老爺查一查,你家最近有什麽奇怪的事情發生。”


“比如說,多了什麽銀子,得了什麽好處。”


說完,陸雲溪鬆開了手,後退了兩步,冷睇著婦人,同時吩咐店裏的夥計:“報官!”


“不能報官!”婦人尖聲大叫。


“果然,你那邊有貓膩。”陸雲溪冷笑道。


“你們官官相護,我被抓起來就說不清楚了。”婦人慌亂的轉動著眼珠,找著借口。


“怕我們官官相護?”陸雲溪笑了起來,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婦人這拙劣的借口,“剛才你叫囂的時候,似乎是一點兒都不害怕啊。”


“現在害怕……你不覺得很可笑嗎?”


“我、我不買了還不行嗎?”婦人手忙腳亂的從地上爬起來,氣急敗壞的說著,“我就是沒錢,想買點兒便宜的東西怎麽了?”


“你們也太欺負人了。”


陸雲溪譏笑道:“行,我也不報官。你們不是說我們旺安商行賺黑心錢嗎?從今天開始,我們旺安商行一件衣服都不賣,一件首飾都不賣了!”


陸雲溪的話,可是跟一滴冷水滴進燒開的油鍋裏似的,周圍的人群一下子就炸了。


要知道,旺安商行鋪子裏賣的衣服,不僅僅是那種經濟實惠的,還有一些適合小富之家人穿的。


更別說那些特意定製的衣服,都是大戶人家需要的。


如今,她說不賣就不賣了?


“訂金三天之內,我們旺安商行會如數歸還!”陸雲溪斬釘截鐵的說道,“絕對不會差大家一文錢!”


說完,陸雲溪轉頭,對著鋪子裏的夥計說道:“把衣服首飾鋪子的門關了。咱們不賣了!”


“是。”店裏夥計自然是聽從陸雲溪的吩咐,趕忙的將鋪子裏麵的客人給請了出去,然後,關上了門板。


這麽人來人往賺錢的鋪子,陸雲溪說關就關了。


別說街上的百姓在議論紛紛了,就是一直在看好戲的禮部侍郎也是唏噓不已:“到底是小孩子,這脾氣真的是太倔了。”


“這樣弄的話,不知道他們鋪子要損失多少。”


魏大人聽著笑了起來:“吳大人,損失也是他們旺安商行損失,這是他們自願的,誰都沒逼他們。”


“衣服首飾的鋪子關了,其他的東西……早晚也要關的。那肥皂香皂真的要賣這麽貴嗎?我覺得不太可能吧。”


魏大人的話,讓禮部侍郎含笑點頭:“暴利,都是暴利啊。”


“齊王殿下如此的愛民如子,必然不會這樣肆無忌憚的搜刮民脂民膏。”


“這一出戲,真是好看。”禮部侍郎稱讚的看了魏大人一眼,“有時間的話,我帶魏大人見見定國公。”


“像魏大人這樣愛護百姓的好官,定國公可是相當的欣賞。”


魏大人一聽,激動的抱拳行禮:“那就勞煩吳大人了。”


他私下裏也是能見到定國公的,但是,在定國公跟前可是沒有禮部侍郎那樣,能說得上話。


他故意的安排了這麽一個婦人,為的就是交一份投名狀。


如今看來,他的路子真的是走對了。


旺安商行關了衣服跟首飾鋪子的事情,很快的就在京城傳開了。


陸學理急匆匆的到了齊王府,他是聽到消息,什麽事情全都撂下了,就往這邊趕。


開什麽玩笑?


衣服跟首飾,如今可是相當的賺錢,怎麽能說關就關了?


這麽一關的話,他們得損失多少錢啊!


“溪溪……你還有閑心吃零食?”陸學理著急忙慌的趕過來,一看到陸雲溪正坐在桌邊吃東西,旁邊的李天佑還給她弄水果。


陸學理腳下一滑,差點兒沒摔個大馬趴。


“溪溪,你知道不知道外麵在傳什麽流言?說咱們衣服跟首飾鋪子要關門了。”陸學理好不容易穩住身子,急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大伯,外麵的人都瞎說!”陸雲溪輕哼了一聲。


陸學理一聽陸雲溪的話,這一路提著的心可算是放下了。


他拍了拍胸口感歎道:“我就說,那鋪子怎麽可能關門呢?那可是咱們現在賺錢……”


“不是要關門了,是我已經讓夥計把鋪子給關了。”陸雲溪隨口說道。


“什麽?”陸學理就跟被踩了爪子的貓似的,一蹦三尺高,“關了?你真的讓關門了?”


“咱們好多單子,還有布料,庫裏還有……”


“我知道。”陸雲溪笑著說道,“大伯,你先坐下說,別這麽激動。”


“大伯,喝茶。”李天佑倒了一杯茶,推到了陸學理的跟前,“別著急,有什麽事情,慢慢說。”


“我能不著急嗎?這鋪子要是關了,損失可就大了。”陸學理急得頭頂都要冒火了。


“前幾天,那衣服降價,已經讓咱們損失了一筆銀子,現在這樣……咱們就算是有金山銀山也不夠這麽賠的。”


陸雲溪好笑的看著陸學理說道:“大伯,你看我像是賠錢的人嗎?”


陸學理看了看陸雲溪搖頭:“我知道你不是,但是……這外麵的說法,可是對咱們相當的不利。”


提到這個,陸學理眉頭緊皺:“這鋪子要是開的話,咱們還不能賣高價。不然就有人說咱們是仗著天佑的身份賺黑心錢。”


“但是,咱們的價格明明就很公平合理。”陸學理現在也在犯愁,“如今這鋪子的情況,真是尷尬……”


“放心吧,大伯。用不了幾天就不尷尬了,而且,還會有人哭著喊著求咱們來開門,恢複原價。那個人,就是當天義正詞嚴指責咱們的魏大人!”陸雲溪勾唇淺笑。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