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章 心疼死了

第11章 心疼死了


這麽大的人了,連小孩的錢都騙,到現在了,知道要臉了?


要臉的話,別做那不要臉的事兒啊!


陸劉氏的臉色是青一陣白一陣的,那叫一個難堪。


可是,她又不敢說什麽。


她婆婆什麽脾氣,她是知道的,她可不敢跟婆婆鬧。


“弟妹啊,是我一時糊塗,做了糊塗事啊。”陸劉氏說著,眼圈紅了,聲音也哽咽起來。


陸張氏是個老實的,一聽自己嫂子這麽說,一下子就慌了:“二嫂,你這是說的什麽話?都是一家人,哪有什麽糊塗不糊塗的。”


陸王氏一聽,心裏那個恨啊,這個三兒媳哪兒哪兒都好,就是這性子軟得跟那麵團子似的,讓人隨便捏。


這不等著被人欺負嗎?


陸劉氏可是暗中笑了起來,她就知道,隻要陸張氏這個蠢貨一回來,她手裏的這錢啊,就不用往外拿了。


她心裏笑歸笑,臉上可還是愧疚萬分的模樣:“弟妹,話不好這麽說的,我是跟溪溪說笑幾句,沒成想,溪溪就當真了。”


“也是我這個做二娘的糊塗,亂說笑。”陸劉氏將自己的姿態放得那叫一個低。


她不是衝著陸張氏這個蠢弟妹,而是做給婆婆陸王氏看的。


“沒事、沒事,都是一家人……”陸張氏連連擺手,大度的讓陸王氏都氣得牙疼。


這個三兒媳還能再蠢點兒嗎?


“你也不問問她跟溪溪說了什麽,你就沒事!”陸王氏可不是那種有話不說的,看著不滿意,直接的就噴了起來。


她看不慣陸劉氏的小心思,同樣也看不慣陸張氏軟趴趴的性子。


陸王氏這麽一訓,陸張氏嘴巴緊張的抿了抿,更是不知所措了。


好在陸劉氏是個敢說的,她歉意的笑著:“我就是胡說的,說什麽花錢保平安,都是我這張嘴亂說話。弟妹啊,你大人有大量,別跟我一般見識,這錢給溪溪就行了。”


“沒、沒事。”陸張氏連連擺手,“就是玩笑,沒事的。”


“哎呦,弟妹,你原諒我了,我真是太開心了,這錢你快拿著吧。”陸劉氏將手裏的兩串錢推到了陸張氏麵前,“這個是溪溪的,這串是我給溪溪賠不是的。”


“二嫂,你快別這樣,趕快拿回去,都是一家人,說什麽賠不賠的。”陸張氏可不好意思拿這個錢。


“唉,現在家家過的都不富裕,你看我這兩個臭小子,處處都用錢。家裏地裏的活又都是我家學誠在做,我啊,就是想著攢點錢,給他弄點好吃的,他身子好了,咱們家也好了不是?”


“你說這個幹什麽?”陸學誠一聽,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是是……看我這張嘴。”陸劉氏輕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又將兩串錢往陸張氏麵前推了推,“弟妹,你快收起來吧。”


陸劉氏這麽一番話說下來,陸張氏還能拿這錢嗎?


“二嫂,你說的是,現在家裏的重活累活都指望著二哥,這錢你快收起來,給二哥買點東西補補身子。”陸張氏趕忙說著。


“誒,那怎麽行?”陸劉氏搖頭拒絕,“我男人累了苦了,我是他女人,自然有什麽都是我擔著。你快別跟我客氣了。”


陸張氏整張臉都臊紅了,這不等於說她們三房在家裏光占便宜不出力嗎?


這錢,她不能接啊。


接了燙手。


“你給我閉嘴!”陸學誠聽不下去了,“還錢就還錢,你哪來那麽多話?”


“你看看我。”陸劉氏又拍一下自己的嘴,隨後笑吟吟的說道,“弟妹,你可別多想啊,我這個人吧,就是嘴上沒個把門的。”


“二嫂,這錢我是真不能要!”陸張氏拒絕得很堅決,“我家出不了多少力,家裏外頭全都靠著二哥,這錢還是你收著,不然的話,我良心不安。”


陸王氏一聽,差點沒把鼻子給氣歪了。


陸張氏這個憨貨,陸劉氏一直在給她下套,她就這麽直眉瞪眼的往裏麵鑽。


蠢死她得了!


“這……”陸劉氏剛要再假模假樣的說兩句,眼前的兩串錢卻被一隻小手給抓走了。


她的心啊,可是跟著狠狠的被扯了一把,她的錢!


陸劉氏強忍著心痛,轉頭對著陸張氏笑著“欣慰”說道:“收了就好,收了就好,弟妹啊,你可千萬別跟我客氣。”


她不好對著搶了錢的陸雲溪發作,還不能用話點一點陸張氏嗎?


就陸張氏的那個脾氣,肯定是會把錢還回來的。


果不其然,陸張氏緊跟著開口:“溪溪,把錢還給二娘。”


陸劉氏臉上保持著微笑,對,就是這樣,她不好開口要,她也把錢給了陸雲溪,但是,陸雲溪的娘非不要,非要給她,那她可就沒辦法了。


隻好勉為其難的收回去了。


她好為難哦。


陸劉氏心裏的如意算盤打得劈啪響,陸雲溪卻將錢死死的攥在手裏:“沒有小鬼,爹爹會回來!不用給二娘錢,爹爹也沒事!”


“娘,溪溪要爹爹,不給二娘錢!”陸雲溪說著,轉頭,一頭紮進陸王氏的懷裏,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奶奶,爹爹會回來,不會被小鬼抓走!”


“對、對……”陸雲溪這麽一哭,陸王氏可是心疼壞了,輕輕的拍著陸雲溪的後背,給她順氣,“溪溪的爹會回來、一定會回來!”


陸雲溪哭得在陸王氏的懷裏直打嗝,聽得陸王氏心頭火氣,猛地一拍桌子,伸手一指陸張氏:“你個憨貨。你不收錢,是不是盼著你男人死外麵不回來?”


“娘,我、我沒……”陸張氏被罵懵了,根本就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


“怎的?學誠在家裏種地是為了這個家,學善去當兵不是為了這個家?學誠在家裏頂多就是苦點兒累點兒,學善在沙場與人刀對刀拚的是命!”陸王氏想到自己那個不知生死的三兒子,心口就跟刀挖似的疼。


“就你話多!”陸學誠惱怒的一瞪陸劉氏。


“我、我……”陸劉氏也被罵懵了,而且,她比陸張氏還要難受。


她的錢啊!


把陸雲溪那個丫頭的錢掏走了不說,自己還賠上了二十文。


這二十文要是買雞蛋,還能買幾個給孩子打打牙祭呢。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