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8章 暗示的

第108章 暗示的


“溪溪回來了。”就在陸王氏聽得頭暈的時候,陸學理一轉頭,看著陸雲溪走了進來,他笑著招呼著。


“大伯。”陸雲溪仰著小臉甜甜的叫著。


她是真沒想到自己這個大伯還是一個這麽有生意頭腦的人,竟然知道打廣告啊。


好東西跑去州府賣,州府的千金小姐貴公子用上了之後,必然會有一幫跟風的人,到時候,那絡子的價格就水漲船高。


等這絡子的銷路鋪開了,絡子在鎮上再賣起來,可就容易多了。


這鎮上的大戶人家,喜歡的就是比照大地方的穿戴。


州府都熱捧的絡子,他們能不喜歡?


到時候,恐怕是見到就買了回去,也不會再講價了。


說不定了,還可以比州府賣得更貴一些,畢竟,還省了他們跑一趟州府的車馬費了。


“來,大伯抱抱。”陸學理現在是越看陸雲溪越可心,這孩子,以前就是個乖巧可人疼的,如今,這小腦袋裏還有這麽多小主意,真是讓他愈發的心疼了。


“瞧,你大伯剛說著你呢,你就回來了。”陸王氏看到自己的乖寶回來,就把那想不明白的買賣事扔到了腦後。


反正她又不用去琢磨那些個東西,隻要把絡子打好了,給自己的大兒子就成了。


至於怎麽賣,那就是大兒子的事情了。


她不讓他虧本就成。


“啊?”陸雲溪小嘴微張,茫然的瞅著陸學理,那清亮亮的大眼睛,無聲的問著,在說她什麽呀。


“說你厲害呢。想出來這麽多絡子的花樣,可本事呢。”陸王氏最見不得自己乖寶這小模樣,每次看到哦,她都是愛不夠的。


“天佑哥哥才厲害呢,他用葉子會編好多好多東西,有小狗,螞蚱……”陸雲溪揮舞著小手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呀,我回來是要拿背簍的,天佑哥哥還等著我呢。”


“行了,快去拿吧。”陸學理將陸雲溪放了下來,愛憐的輕輕一拍她的小胳膊。


陸雲溪立刻邁著小短腿噔噔噔的跑走了。


剛才她要不是聽到陸學理的一番生意經的話,也不會走過來的。


既然沒事了,她還要趕快回去呢,天佑還等著她呢,可不能讓他等急了。


陸王氏看著陸雲溪跑出了院子,沒摔倒碰到的,這才將目光收了回來:“想不到這孩子們玩耍的東西,也能賣錢。”


“這是用對了地方了。”陸學理笑著說道,“我看還是咱們家有娘管的好,別人家的孩子也玩,怎就沒玩出來咱們溪溪這樣可以賺錢的?”


“你這小子,在鎮上做買賣做的這張嘴是愈發的油滑了。”陸王氏笑罵道,“我還用你捧著說?溪溪那是自己想出來的,跟我有什麽關係?”


“那還不是因為娘聰明嘛。生出我這麽一個會做買賣的,還有老三那聰明的,這才有了溪溪這個小機靈鬼。”陸學理笑嗬嗬的說著。


到現在的時候,陸學理一點都沒覺得陸雲溪會想出來這麽多打絡子的花樣有什麽問題。


那天佑不也會用葉子編各種東西嗎?


誰還能教給李天佑?


陸學理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這個想法完全就是被剛才陸雲溪給無聲的暗示過的。


再加上,陸雲溪是個小孩子,他也想不到,這麽個“小孩子”會有這麽重的心思。


“行了,你這話回去哄你媳婦兒吧,我這老婆子可不用你哄。”陸王氏嘴裏是這麽說著,但是臉上的笑容可不少。


好話,誰還不愛聽呢?


“娘,咱家這日子是好過了。”陸學理笑著說道。


前幾次過來,那是家裏鬧分家,他心情也跟著沉重,哪裏還有什麽說笑的心思。


沒想到,這才這麽短的時間,這家裏的日子竟然好起來了。


“天佑可是個有本事的。”陸學理說道,“他竟然能打獵。”


“那可不,不光能打野雞……”提到李天佑,陸王氏也是情不自禁的驕傲起來。


“還能掏野兔子呢。”陸學理接口說道。


“誒,你怎麽知道的?”陸王氏驚訝的問著。


“天佑把野兔賣到鎮上的酒樓裏去了,還給我家鋪子裏送了兩隻。”陸學理笑著說道。


“還給你送去了?”陸王氏真的是驚訝了,“這孩子怎麽還……”


“天佑是個有心的孩子。”陸學理輕歎道。


陸王氏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也明白了天佑這麽做的原因:“是啊,分家的時候,你沒說什麽,還留下來幫忙,這孩子心裏惦記著,感激著。”


“他不愛說,直接就做了。”陸王氏感歎著,愈發的覺得天佑這孩子太貼心了。


她越是覺得天佑好,越是氣得牙癢癢:“你說說,這麽好的孩子,李大壯那一家,到底是怎麽想的?就這麽虐待!”


“娘、娘,別生氣,可別生氣,不值當的。現在天佑在咱家挺好的,這不就得了?”陸學理趕忙的勸著,他可是真怕自己娘被氣個好歹的。


“也是,不生氣。他們不要,我要。我這白白的得了這麽好的一個大孫子,讓他們嫉妒去吧。”陸王氏美滋滋的說著,“行了,我去做飯,你歇會兒。”


“我把柴給劈了。”陸學理也不能在家裏這麽幹坐著,讓自己娘忙呀,“我看水缸水還有嗎?我去挑回來。”


“娘,你們這離水井遠,挑個水也費勁。”陸學理輕歎著。


“不費勁。”陸王氏笑了,“這是你來了,你要是不來,明飛明躍那兩個小子過會兒就來給挑了。”


“他們倆?”陸學理愣了一下,隨後笑了起來,“行啊,懂事了。”


“懂事啦。”陸王氏欣慰的輕歎,“就你那個弟妹劉氏,也知道個好賴了。這不,前幾天還來給我賠不是了。我就跟她說了,分家啊,一方麵是為了防著她的那個娘家!”


陸學理聽完一笑,果然,他沒猜錯。


娘是有這麽個心思的,隻是,陸劉氏千不該萬不該的用那樣的手段來分家。


“娘,您也別氣,她就是眼皮子淺,倒是沒有太多壞心思。”陸學理勸了一句。


“這還用你說?她要是有壞心思,我早讓你弟弟休了她了。”陸王氏眼裏可不容沙子,小問題,她教訓教訓就完了,要是有大毛病,她這家裏可不留。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