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65章 不鬆口

第1065章不鬆口


張大娘不管不顧的一盆髒水就潑到了遠在京城的陸雲溪身上。


陸潔秀一聽張大娘這麽誣陷陸雲溪,她可是不幹了,她剛要開口,一旁的馬趙氏搶先一步說道:“親家,你這麽說話就不對了。”


“溪溪是個晚輩,她怎麽對你不好了?”馬趙氏不高興的質問起來,“你說溪溪對你不好,溪溪怎麽對你不好了?你們村裏到鎮上的那條路可是溪溪掏錢給你們修的。”


“有了那條路,你們來鎮上,不是方便多了?看看,溪溪為了你們,這可是花了不少的銀子。”


“修路有什麽用?那個是當吃還是當喝的?”張大娘沒好氣的嚷嚷起來,“現在我們這些活兒,旺安商行都不收。這就是坑我們!”


張大娘現在可是要心疼死了,要知道,這些布料什麽的都是他們花錢買的,這可是不少銀子呢。


“你外孫女好好的幹什麽坑你們?”馬趙氏可是聽不懂了,“溪溪這麽孝順的孩子。對自己村裏的人都照顧到了,你是她姥姥,她不照顧你,還坑你?”


“你是做了什麽對不起溪溪的事情,才會讓溪溪坑你?”


馬趙氏的話,讓張大娘一噎,她臉色難看的反駁道:“親家,你這話說的可就沒道理了。我怎麽知道她為什麽這麽做?反正啊,我這個活兒旺安商行不收,她就是在坑我。”


張大娘蠻不講理的話,引起周圍人一片的唏噓。


“親家,你也別這麽說。”馬趙氏擺擺手,根本就不上張大娘的當,“這活兒收不收啊,還是要看是不是合格。你們縫成那樣,你讓人家旺安商行怎麽收?”


“做人不能這麽不講道理。”


張家大姐在一旁可是聽得氣炸了:“你別說這些個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就知道,我們在旺安商行買了原材料,然後回家去做活兒了。現在我們做好了,他們旺安商行不收。”


“他們不收,就是要坑死我們!”


說著張家大姐雙手一拍自己的大腿,哭嚎了起來:“我們都是村裏的,在地裏刨食吃的苦命人啊。攢點兒錢容易嗎?這個黑心的旺安商行啊,這是要逼死我們一家啊。”


“你們家是在地裏刨食嗎?你男人不是在牙行做事嗎?你們家的情況,有那麽慘嗎?”陸潔秀冷哼一聲,馬上戳穿了張家大姐的謊話,“看看你們這臉色,有哪點兒像是你說的那麽慘的樣子?”


張家大姐的哭嚎聲一頓,隨後,氣極的跳腳罵道:“陸潔秀,我看你就是跟陸雲溪一夥的,故意的坑我們是吧?怎麽著?今天咱們就把話給說明白了。”


“陸雲溪為什麽這麽坑我們?還不就是因為她覺得我娘不偏心她嘛。她是個外孫女,我娘不偏心她怎麽了?這哪個當娘的不是偏疼自己的兒子孫子的?”


“我也是個閨女,我也有孩子,我娘不也不偏心我,不偏疼我的孩子,我說什麽了?”


“陸雲溪就因為這樣,故意的針對我們,針對我娘,她根本就是個壞種,沒良心的!”


張家大姐直接的罵了起來,罵得是口沫橫飛,同時雙手還不停的拍了拍自己的背簍:“大家夥看到了嗎?我們做了這麽多的活兒,這是多少本錢啊。”


“現在說不要就不要了。這讓我們可怎麽活呀?”


“放屁!”陸潔秀毫不示弱的罵了起來,“給你們村裏修的路不算了?為了讓你們出來進去走的方便一些,都不算數了是吧?那些不是銀子嗎?”


“你問問的大夥,修一條路要多少錢?他們想不想自己村口的路好走一些?”


周圍的人連連點頭,他們大部分都是村裏的,走的都是土路。


那一刮風就是一身的土,夏天下點兒雨的話,那可是深一腳淺一腳的泥濘得很。


眾人看向張大娘張家大姐的眼神有著深深的譴責,這兩個人也太不知足了吧?


“看什麽看?少提那些事情!”張家大姐將背簍給拿了下來,往地上重重的一放,蠻不講理的開始撒潑,“反正這些東西,你們就得收,這都是我們辛辛苦苦做的。你們要是不收的話,今天咱們就沒完了!”


“你怎麽這麽不講道理?”馬趙氏氣得渾身直哆嗦,她這性子還是要軟一些。


但是,陸潔秀可不是那種好說話的,她冷笑一聲說道:“沒完就沒完。你今天想輕輕鬆鬆的完事啊,我還不幹呢!”


“咱們今天就把話給說清楚!”陸潔秀指著那個他們交上來的縫製的亂七八糟的活兒,高聲的說道,“大家夥都看到他們的活兒是什麽樣子的吧?我相信,這裏肯定有在旺安商行拿活兒回家去做的人。”


“我就問問大家夥,你們做的活兒是這個樣子的嗎?能拿活兒回家做的,都應該看得出來,他們這是好好做的還是糊弄事兒的。”


周圍的人連連點頭,這個時候的女人,誰不在家裏縫縫補補的,那手上的針線活兒是有好有壞,但是,認真做的跟敷衍做的,誰還看不出來?


“怎麽就不行了?這怎麽就不行了?”張家大姐怒叱一聲,“我讓你看外麵,你總翻過來看裏麵幹什麽?”


“外麵看著行不就得了?”張家大姐“有理有據”的反駁著,“我看啊,這分明就是陸雲溪故意的設計我們,讓我們虧錢。那孩子真的是太缺德了。沒得到自己姥姥的偏疼,就這麽欺負我們,這是什麽孩子啊?”


“心腸太壞了!”


“滾!”陸潔秀怒斥道,“溪溪要是真的討厭你們,就你們還想拿活兒?做夢去吧!”


“她就是故意的,為的就是坑我們的錢!”張家大姐就是咬死了這個不鬆口,“你要是覺得陸雲溪不是那樣的話,你就把我們的活兒給收了!不然的話,就是她故意害我們。”


“她可真是喪良心啊。我這麽大一把年紀了,老了老了還要被這麽欺負啊……她在京城吃香的喝辣的,還要這麽欺負我這麽個老婆子啊。這日子真的是沒法過了,沒法活了。”張大娘適時的拍腿哭嚎了起來。


“可憐我們這一家子啊,想掙點兒錢都被人算計啊……老天爺啊,這是要逼死我這個老太婆呀!”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