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51章 最省事

第1051章最省事


“有這個閑工夫,你們好好的想想,為大溍做點兒正正經經的事情不好嗎?”陸雲溪譏諷的瞅著定國公說道。


“能不能有點兒重要的事情,再來找我?我天天很忙的,不跟你們似的,整天閑的沒事幹。”


陸雲溪的話,讓定國公這樣不容易情緒外露老臣都氣得是臉紅脖子粗的。


他是整天沒事幹,閑的?


陸雲溪反倒是天天忙得不行?


陸雲溪到底是哪裏來的這麽大的臉,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


“陸雲溪,若不是你們旺安山灰山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你以為我們會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管這件事情嗎?”禮部侍郎怒斥道。


定國公在這裏,他這個時候不表現什麽時候表現?


總不好讓定國公下場跟陸雲溪這麽個小丫頭對上吧?


“我們做出來的事情有什麽問題?”陸雲溪毫不客氣的罵了回去,“人家改嫁關你屁事?你可以一房一房的納妾,人家都沒管你。你管得著別人嗎?”


“你、你、你簡直不可理喻!”禮部侍郎怒斥道,“這種事情,怎麽可能一樣?”


“怎麽不一樣?”陸雲溪冷笑道,“怎麽?你看不起女人嗎?看不起女人,有本事回家把你娘給打死再說這話。不然的話,你看不起的女人裏就包括你的老娘。”


“既然在你的眼裏,女人都不是人,你娘還活著幹什麽?那不是給你丟人現眼嗎?”陸雲溪嗤笑道,她就看不上這樣傻叉男人。


“胡鬧!簡直是胡鬧!”禮部侍郎氣得是渾身發顫,根本就不知道說什麽才好,隻能是抖個不停的重複著這兩句話。


“胡鬧你個屁!”陸雲溪冷笑道,“別以為女人不搭理你這樣的白癡男人,就真當女人沒本事。你老娘但凡當初要是看出來你是這麽個玩意兒,估計你剛生下來就把你給掐死了!”


“誰受得了自己辛辛苦苦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生下來的玩意兒竟然看不起自己。你這才真的是端起碗來吃飯,放下碗罵娘!”


“你娘生你的恩情全都不顧,就知道看不起女人,有本事你別讓女人給你生孩子啊!”陸雲溪罵得興起,猛地笑了一聲說道,“既然你們都看不起女人的話,以後你家的兒子可千萬不要娶親。”


“我現在就讓我們旺安商行的人去告訴整個大溍的人,你禮部侍郎的吳家根本就覺得女人不是人,是個可以讓你們隨意擺弄的畜生!”


禮部侍郎氣得眼睛一翻,差點沒暈過去。


這事情要是真的被陸雲溪給宣揚出去的話,他們吳家還怎麽做人?


以後誰家的貴女肯嫁給他的兒子?


他家的姑娘就算是嫁人了,那還不是要被婆家給折磨死?


“陸雲溪,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戶部侍郎看不下去了,出聲叱問道,“吳大人不過就是看不過那些寡婦再嫁,這樣違背女子節操的事情罷了。”


“是嗎?”陸雲溪冷睇著戶部侍郎,問道,“既然這樣的話,那他還能教出那樣‘懂事’的女兒來?若是他的所作所為是節操的標準的話,我看啊,大溍也快完了。”


“我就問你們一句,你們納妾的時候,大家都沒說什麽,你情我願的,誰也不會幹涉。人家沒了男人的女人嫁人,也是你情我願的,你們憑什麽手伸這麽長,去管別人家裏的事情?”


陸雲溪冷著臉問道:“無論是從人家個人意願,還是從大溍的發展來看,那都是不能幹涉的。尊重人家自己的想法就是了。”


“改嫁不改嫁,全憑人家自願。大溍不能因為什麽所謂的好名聲,不許人家改嫁。也不能因為需要增加人口強迫人家改嫁。”


“你真是太年輕了。”戶部侍郎冷笑一聲道,“你以為你做的這些事情,整個大溍就會處處按著你所想的那樣?”


“就算是朝廷明說了,你所言的改嫁條件,什麽帶著孩子離開,要留有夫君的姓氏這些東西。你信不信,那些宗族不想讓那些女人改嫁,他們依舊是改嫁不了!”


戶部侍郎冷睇著陸雲溪:“你真的是想的太天真了。”


“是我想的太天真,還是你整天的無所事事屍位素餐。”陸雲溪冷笑,“明知道那些宗族有問題,你這樣當大臣的不想著辦法解決問題,為大溍的百姓做事,反倒在朝堂上各種唱衰,大溍要你這樣的大臣有什麽用?”


戶部侍郎一噎,雙眼怒瞪著陸雲溪:“我是說你的這個想法根本就是胡思亂想,大溍國土遼闊,要想照顧到每一個寡婦,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困難?”


“廢話。”陸雲溪直接開罵,“這麽點兒困難你就害怕的?一天不行,兩天,兩天不行一年,一年不行兩年,總有能做成的時候。”


“就像陛下一樣,大溍還有不少地方的百姓在餓肚子,陛下有沒有不管他們?不還是一直在努力嗎?”


“要是按你這麽說的話,那大家全都別努力了。還對付什麽外敵啊?這麽多年了,也沒對付完,就這樣吧。讓外敵進來,大溍改朝換代得了。這樣最省事。”


陸雲溪的話,讓戶部侍郎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他甚至都不敢抬頭去看溍帝的臉色。


陸雲溪這個混賬,那張嘴到底是怎麽長的?


真的是黑的都能說成了白的,實在是太能狡辯了。


果然,女子刁鑽起來,完全不可理喻。


“定國公,你們要說的就是這樣的大事?”溍帝終於是開口,慢悠悠的問道。


定國公臉色變了變,但還是回答道:“是。”


溍帝笑了,道:“朕以為,溪溪說的沒錯。女子改嫁,並非什麽傷風敗俗之事。”


“至於當地的宗族若是阻攔,違背女子意願……”溍帝頓了頓,聲音微微一沉,說道,“大溍各地這麽多官員,難不成連這點兒小事都辦不好嗎?”


溍帝的話,已經透露出來一個消息了。


若是當地的官員連這種事情都辦不好,也就沒有坐在那個位置的必要了。


“溪溪,你們安排的很好。”溍帝對著陸雲溪和顏悅色的說道,“這件事情,應該好好的管一管了。”


溍帝的話,可是讓戶部侍郎禮部侍郎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