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39章 穩妥

第1039章穩妥


李靈雙則是目光熱切的盯著陸雲溪。


溪溪他們的想法真的是很多呀。


李天成深深的看了陸雲溪跟李天佑一眼說道:“主動權掌握在咱們手中,咱們的籌碼又多了一個。”


“沒錯。”陸雲溪笑著說道,“這望遠鏡買的時候麻煩,需要登記的。但是,核對起來方便。”


溍帝問道:“每個地方采買了幾個望遠鏡全都記錄在冊,到時候,哪邊的望遠鏡要是少了,就可以直接的找回來?”


反正,不流落到有心人的手裏就成了。


“嗯。”李天佑點頭。


李天成微微皺眉,問道:“那樣的話,範圍會不會太廣了?”


“少了一個望遠鏡,要去整體調查,有點兒太繁瑣了吧?”李天成試探的問道,“天佑,你們沒想著在望遠鏡上做個什麽記號嗎?”


“有的。”李天佑說道,“在中間的位置。”


李天佑這麽一說,李靈雙趕忙的在自己手裏的望遠鏡上查看:“有,在這裏。”


李靈雙舉著望遠鏡,遞給了皇後娘娘,讓她看。


皇後娘娘看了一眼之後,交給了溍帝。


溍帝看了看,上麵的符號有點兒奇怪,但是,確實是標記。


標記奇怪無所謂,隻要天佑他們能看懂就行。


“這樣的話,也不是太保險。”溍帝摸了摸那個標記說道,“要是有心人想要打磨的話,也是能打磨下去的。”


“嗯。”李天佑點頭,“所以,每個望遠鏡的裏麵也都有標記。那個要是想清除,除非是毀了望遠鏡。”


“若是望遠鏡出現在不該出現的人手裏麵,州府所在的旺安商行就會立刻清點當地所持有的望遠鏡。”


“看看具體哪個地方的望遠鏡對不上數。”


“當然了,還有一個預防的辦法。半個月就給所有的望遠鏡保養一次,順便來檢查當地的望遠鏡數目對不對得上。”


“不管是什麽情況的造反,半個月的時間,應該是不夠的。”


溍帝看著說得輕描淡寫的李天佑,忍不住連連點頭。


他可是對天佑的安排相當的滿意。


李天成在一旁沉默的看著自己的這個弟弟,天佑考慮的真是太周到了。


“父皇覺得兒臣這個方法還算穩妥吧?”李天佑問著溍帝。


溍帝點頭:“很穩妥。”


這種事情能防範到這個地步已經是很不錯了。


“如此的話,兒臣也就放心了。”李天佑微微的勾起唇角說道,“兒臣已經送了一批望遠鏡到邊境,交給了跟戎北作戰的將士。”


“至於其他需要望遠鏡的地方,相應的數量已經運過去了。此時,就算是有人知道我們會運送望遠鏡過去,也晚了一步。他們就算是想半路打劫,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溍帝聽完李天佑的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天佑,你真是準備的夠仔細的。”


李天佑隻是唇角微微的彎了彎,露出了一個靦腆的淺笑來:“兒臣隻是以防萬一。”


誰能保證望遠鏡的消息不被泄露呢?


等到朝廷采買完,然後再運送過去,萬一半路被某些有心人士給打劫,搶了望遠鏡怎麽辦?


在望遠鏡還沒有麵世之前,就已經運送到需要的地方。


到時候,隻需要當地的將士去那邊領取就可以了。


除非那些打劫的人瘋了,才會在將士手裏去搶望遠鏡。


那可就不是打劫這麽簡單的了,而是直接開戰。


相信,沒有哪個打劫的有這樣的實力,可以跟大溍的大軍對上。


李天佑跟陸雲溪他們在這裏用過了午膳之後,陸雲溪要回自己帳篷午睡了。


“天佑,你留下來,跟戶部尚書一起說一說望遠鏡的事情。”溍帝說道。


李天佑幹脆的拒絕了:“該說的事情,兒臣已經跟父皇說過了,具體的銀子跟數量,直接跟旺安商行去談便是了。”


“做買賣還是公事公辦比較好。”


溍帝無奈的擺手:“行了,那你回去吧。”


天佑說不摻和還真的是不摻和朝中的事情。


他也就不勉強天佑了。


等到下午的時候,本來是要比試武藝的。


那些人這才發現,溍帝跟太子殿下都沒有過來,隻有皇後娘娘跟公主到場了。


仔細再看的話,就發現戶部尚書也沒在。


不出意外,應該是在商談望遠鏡的事情了。


那些世家子弟並沒有因為溍帝不在場就偷懶,依舊是賣力的比試著。


陛下不在這裏觀看,皇後娘娘跟公主可是在的,意思一樣,他們依舊有展示的機會。


就在外麵熱熱鬧鬧的比試的時候,戶部尚書已經聽完了溍帝說的話,他忍不住興奮的說道:“齊王殿下考慮的真是周全,這樣一來,省去了咱們運送的時間跟費用,還減少了出事的風險。”


“隻是……”戶部尚書麵露難色的看著溍帝,問道,“陛下,這望遠鏡到底怎麽賣?”


“朕沒有打聽。”溍帝笑著說道,“不過,是賣給朝廷專門使用的,價格應該不會貴。天佑他們一向厚道,估計也就是收個成本跟辛苦錢。”


“是是是……”戶部尚書苦著臉應著。


就是成本錢辛苦錢,是不是也能再便宜一點兒?


他一想到陸學理那個家夥,他的腦袋可是痛得不行。


陸學理太會賣東西了,所有東西的價格,他在陸學理的手裏,根本就壓不下去什麽價。


這邊望遠鏡的事情才發生,就有人悄悄的將消息傳遞回京城了。


畢竟這次溍帝過來,朝中還是需要有人坐鎮的。


比如說定國公齊博康這樣的重臣根本就沒有離開京城。


他們也很快的就收到了消息。


定國公眉頭緊皺,看著傳遞回來的消息,他的心情很是複雜。


望遠鏡這個東西對大溍有多少好處,他是能看出來的。


但是,為什麽這樣的好東西偏偏是旺安商行弄出來的?


為什麽要跟李天佑扯上關係?


萬一要是哪一天,李天佑將這個東西給了戎北呢?


那豈不是成了大溍的心腹大患?


定國公心裏很是不舒服。


同時也在為大溍的未來擔心。


京城那邊怎麽想的,狩獵的眾人是不知道的,男兒們比試完了,可是到了姑娘家展示自己本事的時候了。


當然了,姑娘家的比試可是秀氣文雅多了,書畫、女紅等等這些東西。


最多的就是彈奏個樂器。


當眾跳舞,那是萬萬沒有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