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32章 如此甚好

第1032章如此甚好


“她可真是好樣的,暗示陸雲溪為了攀上李天佑,是想爬上李天佑的床。”禮部侍郎越說越是生氣。


吳夫人一聽,直接的笑了出來:“老爺,我還以為咱們女兒說了什麽呢。她說這個事情有什麽不對的?”


“你看看那陸雲溪,整天的扒著李天佑的模樣,不就是想要跟李天佑扯上關係嗎?”


吳夫人用帕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底藏著濃濃的譏諷冷笑:“一個鄉下來的女人,除了仗著自己是個女人的優勢之外,還有什麽?”


“那樣的女人,妾身見得多了。”


吳夫人自然知道,男人嘛,總是喜歡拈花惹草的。


別說是他們在外麵找樂子了,就是府裏,哪個隻有一個妻子的?


誰家不是好幾房妾室?


不然的話,那勳貴世家中的庶出子女是哪裏來的?


“放肆!”禮部侍郎氣得臉色發白,厲聲嗬斥,“女兒就是有你這麽個娘,才被教壞的!”


吳夫人被罵得是莫名其妙,她不解的看著禮部侍郎,問道:“老爺,你這是怎麽了?這些話有什麽不對的?”


“那個陸雲溪自甘下賤,她齷齪的事情都做出來了,咱們女兒怎麽就不能說了?”


禮部侍郎氣得渾身直哆嗦,伸手指著吳夫人問道:“咱們女兒還沒有出閣,我就問問你,她是從哪裏知道,女人往男人床上爬的事情?”


“你是在哪裏見到的?在咱們府上嗎?”禮部侍郎怒問道,“我什麽時候跟府裏的丫鬟不清不楚了?”


吳夫人心裏那個委屈。


是,他是沒跟府裏的丫鬟不清不楚的,但是,這麽多年往家裏抬進來的小妾可是不少。


那些女人出身低賤,還不就是因為爬上了他的床,才做到了一步登天嗎?


“你讓她說這個?你什麽意思?你是不是想告訴京城所有的人,我府上別的事情沒有,整天就是這些個丫鬟爭寵往我床上爬的事情?我還來者不拒?”禮部侍郎氣得真的是想吐血。


他是有不少女人,但是,他也不是什麽女人都要的。


更別說,就算是他收了幾個女人,那也是他自己房中的私事。


如今倒好,讓他的那個寶貝女兒一嚷嚷,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知道他的府上有這種事情。


不然的話,他女兒怎麽會說起來說的這麽熟練?


吳夫人被禮部侍郎這麽一通嗬斥,這才意識到事情不妙。


她是不高興,後宅的那些女人,但是,她很滿意自己的夫君的。


她夫君就是她的依靠,她的天,若是讓她的夫君厭惡了她,以後她還怎麽在後宅立足?


“還有,咱們女兒,一個沒出閣的姑娘。腦子裏沒別的事情,就整天的琢磨這個嗎?見到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她就隻想到這個嗎?”禮部侍郎氣得要死。


“陸雲溪才多大?還沒有十歲!咱們女兒腦子裏能有點兒正常的想法嗎?怎麽就這麽的齷齪?”


“齷、齷齪?”吳夫人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瞬間慘白,“老爺,你可不能這麽說咱們的女兒。你要是這麽說了的話,咱們女兒的名聲可怎麽辦呀?”


“名聲?你以為她現在還有什麽名聲?”禮部侍郎最頭痛的就是這個問題。


“她是看不過去陸雲溪那樣的討好李天佑,所以才這樣說的。”吳夫人為自己女兒辯解著,“老爺,你可不能讓陸雲溪毀了咱們女兒的好名聲啊。”


“陸雲溪是李天佑的救命恩人,還是一個小孩子,她這樣說陸雲溪,你覺得大家會站在誰那邊?”禮部侍郎冷笑著質問道。


“更別說,她一個大家閨秀,到底是怎麽想出來那樣的話,怎麽會那樣看待李天佑跟陸雲溪的關係……這事情是隨便能說的嗎?”


“就當咱們女兒沒說過就是了。咱們不承認,誰能說出個什麽去?”吳夫人快速的說道。


不管怎麽樣,她可不能看著自己的女兒名聲被毀了。


女兒家要是沒了好名聲,別說以後說個好婆家了,就是想要好好的活著都難。


“你別想了。”禮部侍郎冷笑著說道,“剛才在陸雲溪他們附近的人全都作證了,指出來她說了什麽東西,現在整個營地的人應該都知道了。”


“知道咱們的女兒,那樣的想齊王殿下跟他的救命恩人。”


“她為什麽會有這麽個齷齪的想法,現在是大家最好奇的事情。”


吳夫人聽完禮部侍郎的話,腳下一個踉蹌,噗通一下癱坐在地,雙眼失神的喃喃道:“怎麽會這樣?那、那咱們的女兒可怎麽辦呀?”


“送莊子上去吧。”禮部侍郎垂下了眼眸,低聲說道。


“不!”吳夫人一聽,慘叫一聲,“不能送咱們女兒過去。”


送去了莊子上,那就是被舍棄了。


她嫡出的女兒憑什麽被舍棄?


難不成,以後家裏的東西要便宜給妾室所出的幾個丫頭?


吳夫人肯定是不甘心的!


“不送過去又能怎麽樣?”禮部侍郎氣得要死,“讓她以後在屋裏,一步都不出門?讓京城裏的人議論她?”


“可、可是……”吳夫人說不出來更好的辦法,但是,她又舍不得女兒,隻能是不停又抗拒的搖頭。


“放心吧,咱們有一個莊子,可是跟定國公在外麵的莊子距離不遠。”禮部侍郎目光閃爍了一下,“咱們女兒不是跟崔妍婷是好姐妹嗎?正好送過去,讓他們兩個人好聯絡聯絡感情。”


吳夫人一聽,心裏重新的燃起了希望:“老爺,你的意思是說……”


“崔小姐也不容易,咱們女兒過去了,他們兩個同病相憐,也可以互相的開導開導。”禮部侍郎低聲說道。


“好,好,如此甚好。”吳夫人連連點頭。


有了這句話,她可算是放心了。


她知道自己的女兒沒有被徹底的放棄就行。


“行了,事不宜遲,等到回去之後,立刻把女兒送過去。還有,其中的利害關係你跟她說清楚。”禮部侍郎叮囑道。


好在當初為了親近定國公,他特意的在定國公莊子附近買的莊子,沒想到,真的有發揮作用的一天。


看著好像他這邊輸了,但是,這正好是送給他一個跟定國公拉近距離的機會。


他還就不信了,定國公那樣的人,真的會舍棄崔妍婷。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