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28章 不是吃醋

第1028章不是吃醋


這兩個小家夥還跟他玩這種把戲呢?


真當他傻呢?


“那本來這事情也沒有要避諱陛下的呀。”陸雲溪聳了聳肩,說的那叫一個坦蕩。


“陛下,你放心吧,剛才我們真的就是隨口一說。當然了,陛下若是能直接的給長寧侯定個罪,我們也沒意見。”


陸雲溪的話,可是把溍帝生生氣笑了,抬手,虛虛的點著她:“長寧侯那是隨便能定罪的嗎?你真當朕是昏君了?”


“那樣可是會寒了其他大臣的心。”溍帝說道。


“好吧。”陸雲溪無奈的長歎一聲,沮喪的說道,“其他大臣會覺得陛下隨意鏟除異己,他們沒有安全感。”


“當皇上真是累人呢。想對付一個自己討厭的礙眼的人都這麽麻煩。”


溍帝默。


為什麽被溪溪這麽一說,他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很可憐?


溍帝快速的在心裏搖頭,將這個奇怪的感覺給甩出去。


他可不能被陸雲溪這個小家夥給影響到。


朝堂上的事情哪裏是這麽簡單的,就算是皇上,也不能隨便的按著自己的喜怒來行事。


一切還是要以大局為重。


“陛下,你不用擔心哦,我跟天佑哥哥保護你。”陸雲溪笑眯眯的瞅著溍帝說道。


溍帝笑了起來,問道:“你怎麽對我這麽好呢?”


“因為陛下對天佑哥哥好呀。”陸雲溪說著,笑彎了眼眸,“天佑哥哥剛回來,陛下就過來看天佑哥哥了。”


溍帝聽完,心裏一震,溪溪這孩子……


說著,溍帝看向了李天佑,然後,就看到自己兒子笑得臉上就跟開了朵花似的,那叫一個……傻。


溍帝默默的轉頭,真的是沒眼看。


平日裏,沒有什麽表情冷靜自製的天佑哪裏去了?


這是被什麽髒東西附身了吧?


“你們做事小心一些,他們可不是好對付的。”溍帝語重心長的叮囑著。


“沒關係呀,我們有陛下給我們撐腰。”陸雲溪相當有底氣的說著,“而且,我跟天佑哥哥做的事情,都是為了大溍百姓好的。我們的背後站著的不光有陛下,還有大溍千千萬萬的百姓。”


溍帝眼底含笑點了點頭:“行,算你們厲害。”


“那是天佑哥哥厲害。”陸雲溪笑眯眯的將功勞全都推到了李天佑的身上,“要是沒有天佑哥哥的話,旺安商行肯定做不了這麽多的事情。”


“你倒是光為他說話了。你呢?”溍帝好笑的問道,“你的功勞就不算了?”


“我沒什麽功勞的。”陸雲溪擺擺手,“再說了,天佑哥哥好了,我就好。快點兒把麻煩事情解決完了,我就可以天天的在家裏攤著,什麽都不用做了。”


溍帝唇角抽搐了兩下,她還能再懶點兒嗎?


溍帝跟李天佑陸雲溪說了會兒話,然後直接的回去自己的帳篷了。


至於狩獵之後的篝火宴會……誰愛參加就參加吧。


那邊是野味也烤起來了,酒水也被倒上了,隻可惜,這次的狩獵宴席是這麽多年來最讓人食不下咽,最安靜的一次。


以前每次都是大家大聲的說笑,那些勳貴世家的公子們說著白天打獵的趣事,還有拚酒的。


就算是貴女們無法參與,但是,也會興致勃勃的看個熱鬧,跟著笑一笑。


隻可惜,這次……安靜的吃著肉,真的是味同嚼蠟一般。


在這裏枯坐,每一個呼吸都是難捱的。


誰讓剛才陛下起身,直言要去看看李天佑,臨走的時候還讓他們慢慢的吃慢慢的玩。


就這樣的氛圍之下,尤其是知道陛下動怒了,他們還吃什麽?玩什麽?


反正大家是強忍著將盤子中的野味吃完了,又擺出來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待了一刻鍾,這才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慢慢的散去。


這一段野味吃的眾人是心裏犯堵,胃裏發脹,回去之後,倒是讓不少人難受了半宿。


至於他們怎麽輾轉反側的睡不著了,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反正陸雲溪睡得很好。


次日起來,陸雲溪用過了早飯,這才換好了衣服,被丫鬟扶著,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小姐,那邊已經比試上了。”丫鬟低聲的在陸雲溪耳邊說著。


狩獵來,當然不可能隻是打獵,若是那樣的話,有什麽意思。


關鍵是,男人去打獵了,把一群貴女留在營地,這還讓他們怎麽相看?


當然要有不少的活動是在營地裏進行的。


比如說,射箭,切磋武藝。


還有吟詩作對這種。


文的武的都有,這樣才好讓貴女們看看他們的本事,同時也讓陛下知道誰家的小輩如今有能耐了。


若是入了陛下的眼,那還愁沒有好兒媳?


別說是男子如此展示了,就是女子,等到過兩天也會比試比試的。


陸雲溪到了的時候,那已經是圍了不少的人,幾個年輕的男子正在彎弓射箭。


前方可是立著靶子的,叫好聲是不絕於耳。


陸雲溪算是看出來了,如今最得意的人,可是莫興鵬。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丟了人的關係,今天的莫興鵬可是格外的賣力。


別說,他一箭一箭的,還真的是比別人射的好,射的準。


就連跟他比試的男子,都忍不住對他稱讚不已。


李天成自然是沒有下場的,至於惠王世子也是安靜的坐在一旁。


李天佑見到了陸雲溪過來,立馬起身,快步迎了過去,說道:“我給你安排好位置了。”


陸雲溪抬頭一見,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的位置就是在李天佑的旁邊,與男子那邊隔了一段距離,但是,絕對不是歸屬於女子那邊的。


因為要安排這個位置,所以說,李天佑找的不是特別好的地方,畢竟,若是按著他原本的位置,他旁邊應該是其他大臣家的公子。


如此一來,要安排的話,就會讓陸雲溪跟其他男人坐得距離近了一些。


這樣的事情,李天佑怎麽會允許?


咳……他當然不是吃醋,完全就是為了溪溪的名聲著想。


有些人就是愛沒事亂嚼舌根,他可不想讓有些人沒事的在溪溪跟前說閑話。


“天佑哥哥,你安排的還挺齊全的。”陸雲溪笑嗬嗬的說道。


她的位置那邊,早就撐開了大傘,將陽光給遮住,不會曬到她。


更別說,小桌上早就擺好了吃食,省得她幹坐著無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