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16章 有原則

第1016章有原則


劉福吃驚的看著溍帝:“陛下,您的意思是說……王爺他……”


後麵的話,劉福不知道要怎麽說了,要是真的是他想的那樣,王爺是不是厲害的有點兒過分了?


“聽玉山說過,天佑這孩子打獵很有天賦。”溍帝笑著說道,“他隻要是進山去打獵,從來就沒有空手而歸的時候。”


“這次去,應該就是,溪溪想吃什麽,他就去打什麽。”


劉福呆呆的瞅著溍帝,沒有說話。


他這呆滯的模樣,讓溍帝忍不住笑了起來,問道:“你這是怎麽了?嚇到了?”


劉福無奈的扯了扯唇角,輕歎道:“是啊,陛下。奴婢是真的嚇到了。”


“那地方這麽大,王爺是怎麽準確找到想要的獵物的?”


溍帝笑著搖頭:“那就要問天佑了,朕怎麽知道?”


“朕就知道,反正這次去狩獵,天佑不會吃虧就是了。”


溍帝最近一直在忙著朝中的事情,要處理好了才能放心的去狩獵。


朝中都在準備著這件事情,那些勳貴世家裏麵的人,也都卯足了勁兒,想要跟著過去。


除了各家的公子之外,那女兒們也全都忙碌起來。


要知道,太子妃的位置可是還空著呢。


現在誰要是能被太子看上了,以後,便是一步登天。


能跟太子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這麽好的機會,誰想錯過?


除了各家的嫡女,就連庶出的女兒都在用著各種手段,爭取機會。


反正,各家還沒有去狩獵,先在自己的後宅裏鬥了起來。


比起其他家,陸雲溪家裏可是風平浪靜的:“哥,你不去呀?”


“不去。”陸明磊堅決的搖頭,“我有那個時間還跟著老師多學點兒東西呢。”


“好吧。”陸雲溪自然不會強求什麽了,“不去就不去,反正那邊也沒什麽好玩的。”


“那我跟天佑哥哥去,哥,家裏就靠你照顧了啊。”


“放心吧。”陸明磊拍著自己的胸脯保證道,“咱家有我,你就放心去玩。”


“嗯嗯。”陸雲溪點頭,“回來,我跟你們說好玩的事情。”


“我感覺,這次一定會很有意思。”陸雲溪笑眯眯的說道。


狩獵場,那些獵物僅僅是那些野獸嗎?


不盡然吧。


她怎麽感覺,那些勳貴世家的人,把太子跟公主也都當成了他們的獵物。


而且她也是“狩獵”去的。


“唉……誰說站在權力頂峰就好了?也是身不由己啊。”


陸明磊聽著自己妹妹的感歎,無語的瞅著她,問道:“溪溪,你這麽感慨幹什麽?你又沒有站到。”


陸雲溪感慨的神情一僵,隨後氣鼓鼓的盯著陸明磊:“哥,你欺負我!”


“我哪有?我不過就是實話實說。”陸明磊要冤死了。


“怎麽了?”李天佑端著水果進來,正好聽到陸雲溪不高興的叫聲。


“天佑哥哥,我哥欺負我!”陸雲溪毫不客氣的指著陸明磊跟李天佑告狀。


“喂喂喂……你這太不講理了吧?”陸明磊冤死了,趕忙跟李天佑解釋前因後果,“……你說說,我不過就是順著她的話說一句,怎麽就成了欺負她了?”


“你說錯了。”李天佑說道。


陸明磊驚了:“我哪裏錯了?”


李天佑淡淡開口:“溪溪以後一定會站在權力的頂峰。”


陸明磊聽完李天佑這句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指著陸雲溪,笑得是前仰後合,那叫一個誇張。


“就她?就她還站在權力的頂峰?哎呦……可笑死我了!”


陸明磊笑得眼淚都冒了出來。


陸雲溪氣得叉腰質問道:“怎麽就不行了?你看不起我嗎?我就這麽沒本事嗎?”


陸明磊一邊笑一邊擺手:“你的本事,我是很認同的,但是吧……溪溪,就你這麽懶,你有那個時間,早就去躲懶了,怎麽可能會往頂峰上爬?”


陸雲溪茫然的眨巴了兩下眼睛,誒……好像她哥說的有道理誒。


但是、但是……那他也不能這麽說她!


“哼,你……”


“溪溪一定會站到那個位置的。”李天佑肯定的說道。


“你對溪溪也太有信心了。”陸明磊搖頭,“但是,天佑,你也不能睜著眼說瞎話啊。”


他還是溪溪的親哥呢,他都不會這麽盲目的信任溪溪。


別的他信,這條……他是絕對不信的。


自己妹妹有多懶,難道他會不清楚嗎?


“那是當然。”李天佑毫不猶豫的說道。


“天佑,不是我說自己妹妹,就她懶成那樣,她絕對是得過且過,她還能站在頂峰?除非是有人抬著轎子送她上去,不然的話,讓她自己來?半路,她就能躺下偷懶了。”


陸明磊真的是太了解自己妹妹的性子了。


年紀不大,怎麽就能懶成那樣呢?


無論是齊爺爺還是現在的老師,都不止一次的稱讚過溪溪的天賦跟聰明,但是,他們也同樣的惋惜,溪溪真的是懶得沒邊了。


“頂峰,我是一定會踏上去的。我站在那裏看風景,你覺得我身邊會沒有溪溪的位置嗎?”李天佑淡淡的問了一句。


陸明磊一噎:“還能這樣?”


“為何不可?”李天佑不解的問道。


“哼,臭哥哥,聽到了嗎?”陸雲溪得瑟的瞅著陸明磊搖頭晃腦,“我都不用自己走,天佑哥哥會帶我去。”


陸明磊無語的瞅著李天佑,伸手,指了指他:“你啊你,還能有點兒原則嗎?”


“為何沒有?”李天佑茫然的看著陸明磊,“隻要溪溪想,我就能辦到,這還不夠有原則?”


陸明磊猛地捂住了胸口,突然有一種想要吐血的衝動。


“你們兩個聊吧,我走了。”陸明磊匆匆的扔下這句話之後,轉身就走。


再不走的話,他真擔心自己會被氣得噴出一口鮮血來。


“耶,完勝!”陸雲溪在原地蹦躂著歡呼。


李天佑含笑看著陸雲溪,問道:“溪溪,要去狩獵,你要帶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都是丫鬟準備的,我沒什麽要帶的。”陸雲溪笑著無所謂的擺手,“我又不用跟他們去爭奇鬥豔,那些大小姐的目標都是太子,我跟他們沒有什麽利益衝突的。”


這場狩獵的主角是誰,她是知道的。


就算是有人是想討好公主,想要在跟公主麵前展示自己的實力,那也隻是在晚宴上才有可能,平時的時候,誰敢往公主跟前湊?


一個大男人在公主麵前晃,那是不想要命了吧?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