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13章 防患於未然

第1013章防患於未然


“嗯,你沒把二姐當個人看。”李天佑的直言不諱驚得李天成差點沒原地蹦起來。


“天佑,你這說的是什麽話?我可就這麽一個妹妹,從小我就心疼她。我怎麽可能不把她當人?”李天成感覺自己都要委屈死了。


天佑按在他頭上的罪名可是太重了。


“心疼是必須的,但是,前提是要尊重。”李天佑麵色淡淡的說道,“二姐是獨立的人,並不是一個被人隨意擺布的物件。”


“公主聽著高貴,但是,二姐身上的束縛何其多?”


李天成聽完了李天佑的話,突然的沉默了,他腦海中閃過以前他們小時候的種種,似乎……真的被天佑給說中了。


他可以隨意的出門,可以大聲的說笑,好像,他妹妹一直都在宮中學規矩,還要笑不露齒。


以前,他沒覺得有什麽。


但是,將李靈雙跟陸雲溪放在一起的話,就能感覺出來了。


李靈雙好像是一個瓷娃娃似的,完全沒有陸雲溪這麽鮮活。


“可是,天佑……這不是我能說了算的,這是祖上傳下來的規矩。”李天成期期艾艾的說道。


李天佑沒有說話,隻是微微的勾了勾唇角。


這種事情,又不是他自己就能改變的。


該說的話,他說到了,具體的李天成怎麽做,那就是李天成的問題了。


在李天成沉思的時候,陸雲溪已經在帳篷裏跟李靈雙好好的聊了起來。


李靈雙聽得是一愣一愣的,等到最後陸雲溪說完了,她才有些心驚的問道:“溪溪,這、這樣行嗎?”


“為什麽不行?”陸雲溪奇怪的問道,“他們是你宮裏的人呢,為什麽你不把他們給收服了?”


“而且,公主,你要知道呀,你以後是會要招駙馬的。”


“溪溪,你、你怎麽說到這個了?”李靈雙被陸雲溪這麽一說,臉騰地一下就紅了起來,目光不好意思的左右瞟著,不敢與陸雲溪對視。


“這有什麽呀?”陸雲溪滿不在乎的說道,“我們村裏姑娘家一過了十一二歲,就有人提親了,他們自己都早早的給自己做新嫁衣呢。”


“在村子裏,娶媳婦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呢。要是看好了姑娘,一定要早早的定下,不然的話,可是會被人搶先的。”


陸雲溪隨口說道:“我們很小的時候,村裏的嬸子有時就會開玩笑的說,誰誰誰,以後長大了給他們家兒子當媳婦兒吧。”


“村裏人日子普遍過的不富裕,反正在家境差不多的情況下,自然是提早聯絡聯絡感情,更容易娶媳婦呀。”


“哎呀,那些事情都不重要。”陸雲溪擺擺手,意識到自己跑偏了,趕忙將話題給拉了回來說道,“其實公主,我的意思是說,以後,你不會一直在宮裏。要招駙馬的。”


“雖說駙馬會敬重你,但是,你自己的性子不立起來,到時候可是會被人欺負的。”


“要是駙馬啊,你婆家做了什麽逾矩的事情,然後用什麽孝道啊,什麽道德來束縛你。難道你就要繼續受委屈嗎?”


陸雲溪好奇的問著李靈雙:“你自己不爭取的話,陛下跟皇後娘娘可是不能天天跟在你身邊,為你出頭的。”


“他們、他們不敢吧……”李靈雙遲疑的開口,她真的沒想過這個問題。


“嗬嗬……”陸雲溪無奈的輕歎,“公主,你可真的是太天真了。”


“這是陛下跟皇後娘娘關心公主,這才沒有造成仆大欺主的事情發生。”陸雲溪問道,“要是說,皇後娘娘不時刻的關心公主,讓那些教公主規矩的宮裏人弄個欺上瞞下。”


“暗中苛待公主,公主哭訴,皇後陛下不聽,反倒被那些宮裏人告狀,說公主不服管教,不學規矩。公主,你想想你的日子。”


陸雲溪的話,可是把李靈雙給嚇到了:“他們……他們……”


“公主自己想想吧。”陸雲溪聳了聳肩說道,“公主,你是一個人,手中明明拿著底牌,可不要隨便的被人欺負了去。”


“公主該有的威嚴就要有,有的時候嘛,不要太縱容手下人了。”陸雲溪輕笑道,“剛才我要跟公主單獨聊聊,那兩個宮女可還對你的命令有所遲疑。”


“他們是皇後娘娘放在公主身邊照顧公主的,並非是監視控製公主的。很顯然,無論是公主也好,還是他們也罷,都沒把這關係啊,給弄清楚。”


“那兩個人還是皇後娘娘安排的,對公主沒有惡意。若是以後,公主招了駙馬,出宮之後……公主身邊的人被婆家給收買,公主,你到時候是在自己的府中還是在牢籠中?”


陸雲溪的問話,實在是太過犀利,讓李靈雙胸口猛地一痛,雙眼微微的泛紅,染上了恐懼的怒意:“他們敢!”


“就是啊。公主,就要拿出這個氣勢來。”陸雲溪笑著說道,“公主能拿出自己的私房錢,當時來投給天佑哥哥,說明公主還是有自己主見的。”


“既然如此,公主為什麽要將自己的人生交到別人手裏呢?”


“何不趁現在,一切可怕的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時候,先掌握主動。”


陸雲溪又笑著說道:“當然了,我這個提醒隻是防患於未然。也許以後,公主的駙馬是一位處處以公主為重的良人,公婆更是對公主無比的敬重疼愛。”


“那我剛剛說的話,都是一些廢話了,公主就當沒有聽過便是了。”


“不。”李靈雙快速的搖頭,“溪溪,你說的對。我的人生,我要自己把握。”


李靈雙的反應,並沒有出乎陸雲溪的意料。


當初李靈雙肯拿出來自己的首飾銀子給天佑,這份情,她是認的。


所以,在觀察了這麽長時間之後,她決定提醒提醒李靈雙。


果然,李靈雙也不是一個會被人隨意左右擺布的人,心裏有著屬於她的主意的。


反正,通過一番交談,陸雲溪知道,李靈雙是想要改變的,並不想被人那樣安排欺負,這就足夠了。


李靈雙有幫天佑的心,她當然希望以後李靈雙能過得更好一些。


陸雲溪的話可是打開了李靈雙的思路,她好奇的問著陸雲溪平日裏是怎麽做的。


陸雲溪當然也不會吝嗇,那是有什麽說什麽,把李靈雙聽得是如癡如醉,兩個人一聊起來就忘記了時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