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09章 不能出事

第1009章不能出事


定國公的話,讓不少大臣連連點頭,定國公的顧慮不無道理。


現在他們手中卷宗是有不少的證人,占據了縣城、村裏以及衙門,代表了三方,已經算是做到了公正。


但是,就看旺安商行這勢頭如此之猛,等到過個幾年,當地旺安商行掌櫃的若是都培養出來自己的勢力。


憑著他們手中的錢財,還有什麽人是不能收買的?


不能收買的,以勢壓人……反正是有得是辦法讓一個人低頭。


那些大臣的臉色不太好看。


溍帝反倒是笑了起來,說道:“定國公無需多慮。”


“旺安商行的掌櫃的,是輪換的。”溍帝說道,“每年,每個地方的掌櫃的都會換一輪。沒有人事先知道他們下一個地方會去哪裏,接替他們的人是誰。”


溍帝的說法,可是讓朝堂上的眾人大吃一驚,這一家店鋪的掌櫃的,還能這樣輪換?


他們是真沒聽說過。


不是應該店鋪在哪裏,就找當地的人來做掌櫃的嗎?


這樣輪換著,掌櫃的家人怎麽辦?


“陛下,這是陸雲溪說的?她這樣說,陛下就相信嗎?”定國公好笑的問道,“若是掌櫃的在輪換的話,那麽,家裏人怎麽辦?”


“當了旺安商行的掌櫃的,就要與家人長時間分離嗎?畢竟,一年搬一次家,也不太現實。”


“這個朕就不清楚了。”溍帝搖頭說道,“反正,旺安商行就是這麽個情況。”


“眾位愛卿不用擔心旺安商行的掌櫃的會在當地培養出來什麽勢力。若是,旺安商行有威信,也僅僅是他們這個商行,跟當地的掌櫃的沒有半點關係。”


溍帝的意思很明顯,說白了,有能力的是旺安商行,不是商行裏麵的個人。


當地人就算是想巴結旺安商行的掌櫃的,最後等到一輪換,也是一場空。


“至於他們怎麽安排家裏人,那就是旺安商行的事情了。朕就不操心他們那個。”溍帝話裏的意思很明顯了。


那是人家陸雲溪的事情,他們管得著嗎?


反正,旺安商行的舉動可以保證監察的事情做到公正公平就行了。


至於其他的,怎麽運作的問題,是他們這些人該管的嗎?


那是人家旺安商行自己人手安排的問題,跟他們沒有半點兒關係。


下了朝之後,溍帝感慨著:“天佑那小子,真的是準備的夠周全。”


早早的就將這些卷宗給送來了,就是估摸著,這兩天定國公會發難。


沒想到,還真的是用上了。


朝堂上的事情,李天佑並不知道,也不關心。


他該做的都做了,他在灰山的作坊裏還有很多事情要忙。


至於袁玉山這個沉不住氣的,下朝之後,急匆匆的跑到了王府,然後,在知道了李天佑沒在府上,轉道去了灰山。


他見到了李天佑,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天佑,你是沒看到,今天定國公的臉色……太精彩了。我琢磨著,這麽多年,他就沒吃過這麽多虧。”


根本就不用等李天佑發問,袁玉山就將朝堂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李天佑說了一遍。


李天佑含笑的聽著,點頭說道:“他太自信了。”


“可不!”袁玉山一拍桌子,讚同的點頭,“他就是以為大溍的朝堂是他的天下,也不想想,這怎麽可能?”


“父皇不糊塗。若真是對大溍有好處的事情,必然是不會阻止。但是,定國公做的事情,已經偏離了正路。他已經是為了排斥我而排斥我,完全沒有道理可言。”李天佑緩緩搖頭。


“他若是再繼續這樣下去,早晚會出事。”


“嗨,你管他出事不出事?”袁玉山道,“他這麽對付你們,他出事了,你該高興才是。”


“他現在不能出事。”李天佑說道。


袁玉山一聽,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天佑,你可不能這麽心軟。他是一直針對你,你現在要是同情他了,以後你們可怎麽辦?”


“我看他不像是會收手的樣子。”


“他現在若是出事了,大溍會亂。還是要等到我這邊足夠掌控之後,他再出事比較好。”李天佑的話,讓袁玉山微微一愣,不解的問道,“你說的足夠掌控是什麽意思?”


“就是定國公的人全都突然的撤走,對大溍沒有絲毫影響。”李天佑平靜的話語,讓袁玉山倒吸了一口涼氣,“天佑,你知道你這話代表著什麽嗎?”


定國公門生眾多,更別說還有其他關係聯係在一起的勢力。


若是全都被取代的話……那豈不是大溍有不少的臣子世家都要被取代?


對於袁玉山的問話,李天佑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淡淡道:“所以,現在定國公還不能出事,以後……再說以後吧。”


袁玉山緊張的吞了吞口水,雖說天佑沒有明說,但是,他總覺得,天佑剛才說的話,並不是開玩笑。


天佑這孩子……袁玉山可是坐不住了,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我有點兒事情要忙,先回去了。”


“袁叔慢走。”李天佑並沒有挽留,他自然知道,袁玉山是去找齊博康了。


他隻是有些奇怪的想了想,自己剛才說的事情不是挺明白的嗎?


怎麽袁玉山還理解不了,非要去找齊博康商量去呢?


算了,也許他們商量商量會更安心吧。


李天佑並沒有將剛才的事情放在心上,他拿起了圖紙來,繼續研究。


袁玉山那邊則是跑去了找齊博康,火急火燎的把剛才的事情跟齊博康一說,被齊博康鄙視的瞪了幾眼:“天佑跟定國公之間的問題,根本就沒有辦法調和。最後的結果也隻能是天佑所說的那樣,取代定國公。”


“不然的話,你覺得是讓天佑自盡比較好,還是讓大溍換個姓氏比較好?”


“齊叔,這話可不能說啊!”袁玉山驚得汗毛都立起來了,趕忙往門外緊張的瞅瞅,生怕被人將這話給聽了去。


這話若是傳出去,可是要被殺頭的。


“你也知道這不能說?但是,現在定國公要辦的事情就是這樣的結果。定國公的做法已經觸到了不該他觸碰的底線。天佑的做法,也是迫不得已。”


齊博康說完了之後,突然的愣了一下,然後神色複雜的感歎了一聲:“天佑那小子,真是……厲害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