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三章 不愧是鬥之氣

小山坳幾百米開外,有一條溪流。


這條溪流是周邊區域的重要水源。


陳立奎三人走過去,發現溪流被四夥人霸占了,總共十六人。


四夥人每一方都有拔尖生。


四大拔尖生聯手,威懾力強大無比。


其它新生想來溪流取水,不是不可以。


但是,要拿出少量食物交換。


前來取水的新生怨聲載道,可是不敢反抗。


“怎麽,陳班長要過來取水?”


一個寬肩少年走過來,帶著玩味語氣。


“於鋒。”


陳立奎麵色微變。


占據溪流的四大拔尖生,其中之一就是自個班的於鋒。


先前競爭臨時班長,於鋒敗給了他。


“於鋒,咱們是同班,行個方便,讓我們取點水唄。”


梁學全協商道。


“好說,我個人贈送你們一小袋水。”


於鋒麵帶微笑,一副好商量的樣子。


“不過,這條溪流不是我個人占據的,不能破壞規矩。你們正常取水,還需以食物交易。”


於鋒表麵上和氣,心中一陣冷笑。


這次荒島實訓,他巴不得陳立奎出洋相,乃至準備出手打壓。


不過二人畢竟是同班,不能做得明顯。


新生實訓雖然沒有規定,不能對同班出手。


可若真正這麽做,名聲影響不好,還會讓輔導員不喜,不利於競爭班長。


於鋒說罷。作勢盛了小半壺水,準備“饋贈”給陳立奎。


“免了,正常交易吧。”


陳立奎三人被於鋒的姿態惡心到了。


就那點水,不夠塞牙縫。


於鋒的表情似有一種打發叫花子的嘲弄,讓陳立奎很不舒服。


陳立奎用幾顆野果換了幾壺水。


輕哼一聲,三人不爽的原路返回。


“嗬。”


於鋒輕笑一聲,目送陳立奎三人去往山坳的方向。


就近的水源,隻有這條溪流。


島上穩定的水源並不多,都被各方團夥占據了。


其中最好的一處水源,被這屆新生中唯一的先天級王者霸占。


“老於,陳立奎就駐紮在那個山坳裏,他們想取水源,就要任我們拿捏。”


“島上人這麽多,等過兩天水源緊缺,我們切斷他們的源頭。”


兩位室友眉飛色舞的道。


於鋒淡笑點頭,讚同室友的看法。


水源都被霸占,陳立奎幾人不可能舍近取遠。


去遠處打水,風險高,容易被其它新生伏擊。


今天是實訓第二日,不少學生缺食物,搶掠爭鬥很常見。


“但是,這些壓力還不夠。”


於鋒目光厲然。


如果隻是讓陳立奎難受,不足以動搖他的班長位置。


於鋒的目標,是要把他從班長位置上踢下去。


“我不方麵親自出手。”


於鋒沉吟片刻,想出一個對策。


他從食物中取出七八條魚兒,大約兩三斤,用藤蔓編織的網兜著。


這條溪流中偶爾能打撈到一些小魚蝦,被四大拔尖生瓜分了。


隨後。


於鋒找到霸占溪流四大拔尖生中的一位狠人。


“於鋒,你找我什麽事?”


一個短發少年懶洋洋靠在溪邊岩石上,瞥了一眼網兜裏的魚兒。


“鄒冬,有件事需要你幫忙……”


於鋒說明來意。


他想請鄒冬出手,搶掠陳立奎山坳裏的食物。


如果食物、水源都被掐斷,陳立奎這次實訓恐怕要失敗,哪坐得穩班長位置?


鄒冬的職業是血脈鬥者,通過血脈傳承,天然覺醒的鬥氣。


戰鬥力非常猛!


先前爭奪溪流,二人交過手。


正麵作戰,於鋒都沒把握打過鄒冬。


“除了這些魚,我事後欠你一個人情。”


於鋒知道單憑幾條魚,打動不了對方,還拋出一定利益。


“而且我聽說那山坳裏昨晚烤肉,燉湯,還有野菜,應該有些食物。”


“野菜?”


鄒冬眼眸一亮。


這兩天他不是吃幹糧,就是沒調料的無味肉食,很是乏味。


新鮮蔬菜在荒島上很稀缺。


“嗯,以你的實力,一般拔尖生根本不是對手。就算不成,我之前的承情還算數。”


於鋒心中一樂,知道鄒冬動心了。


至於野菜的事,是道聽途說來的,於鋒並不肯定。


……


山坳裏。


羅亮看到麵色陰鬱的陳立奎帶頭返回。


“這算不了什麽。”


羅亮得知事情經過,無所謂的樣子。


荒島上,弱肉強食。


強強聯手霸占飲水資源,在情理之中。


“我是擔心後麵水源緊張,於鋒給我們使絆子。”


陳立奎憂心忡忡。


他總覺得於鋒不懷好意,還有什麽招式對付自己。


“無需擔心,我掐指一算,明天要下一場大雨。島上水源不會緊缺。”


羅亮鎮定自若,笑眯眯的道。


他們已經建好棚屋,有肉有菜有調料,戶外生活,怡然自得。


隻要別人不主動來犯,羅亮懶得參與打打殺殺。


萬米高空的監控大廳。


“嗬嗬,還想獨善其身的過田園生活?”


歐陽定暗自好笑。


通過監控畫麵。


輔導員們看到鄒冬在集結人馬。


不一會,氣勢洶洶的直奔山坳處。


除了鄒冬寢室四人,還有一個附近湊熱鬧的隊伍。


鄒冬不會傻傻的被人當槍使,他找人打聽過山坳裏的虛實,還拉到誌同道合的隊伍。


這樣一來。


人數和氣勢就壓人一頭。


更別說,鄒冬個人實力強橫,碾壓大多拔尖生。


“我早就說過,這次實訓的荒島生存,核心理念就是殘酷的競爭,與世無爭的鹹魚思想不可取。”


歐陽定輕歎一聲,對這種局麵樂見其成。


他並非討厭羅亮這個新生,相反還很欣賞對方的才能。


歐陽定是想改變羅亮不思進取的心理,激發他的鬥誌,變得更主動有狼性一點。


“歐陽老師用心良苦啊。”


李佩琪幾名輔導員笑著道。


羅亮這樣的學生,哪怕思想性格不符合北辰理念,可終歸是塊好璞玉。


“裏麵的人交出野菜。”


鄒冬大大咧咧的直奔山坳口。


大廳中間的3d投影,智能切換到這邊的畫麵。


“嘖嘖,是鄒家的血脈鬥者天才啊。”


蘇洪烈導師露出一絲興趣。


導師們紛紛看過去。


鄒家,是天藍星上一個血脈鬥氣世家,在超能界名氣頗大。


鄒冬這個鬥者天才,自入校以來就備受關注。


“先前看過鄒冬的戰鬥畫麵,鬥氣世家名不虛傳。”


“除了先天級的‘傅傳誌’,鄒冬隻怕是拔尖生裏最厲害的幾個之一吧。”


幾名導師討論道。


北辰的導師,至少是3級-城邦級以上超能者。


能讓他們產生驚豔的好苗子,到目前為止也就幾個。


鄒冬無疑是其中之一。


本屆新生確實強大,甚至出現幾十年一見的先天級新生。


在以往。


鄒冬這樣的強大天才,幾屆才能出一個。


……


“什麽人!敢闖入我們的地盤。”


陳立奎三人聽到動靜,連忙去山坳口防守。


如果讓人殺進山坳內部,就可能發現棚屋後的那塊小野菜地。


“聽不懂人話?我們是來打劫!”


鄒冬麵色不耐。


呼啪!


他一掌拍去,狂暴的鬥氣旋席卷塵沙,逼向三人。


“不好!是鄒冬……”


陳立奎麵色大駭,作為武者的他硬撼正麵,仿佛被巨浪打中的扁舟。


蓬!


陳立奎倒飛出去幾米遠,氣血翻滾,手臂震麻近乎失去感覺。


“好強!”


梁學全和大衛的職業不擅長正麵硬撼,被霸道的鬥氣旋逼退。


一擊震退三人。


鄒冬的實力稱得上恐怖如斯。


無論是萬米高空的監控大廳,還是現場觀戰者,不少人驚歎或震撼。


“成了。”


歐陽定麵露期待:“羅亮,希望這次‘劫難’能讓你獲得心靈上的蛻變。”


鄒冬的實力比預想中還要強。


搞不好,他一人就能橫掃羅亮四人。


血脈鬥者,不比武者前期的平庸。


這是一個前中期戰鬥力爆表的強大職業。


鬥氣和真氣有共同之處,但鬥氣更為狂暴霸道,缺點是職業的後期潛力不如武者。


“嘖嘖,不愧是鬥之氣。”


山坳裏麵,一個俊逸少年走出來,輕輕鼓掌。


“你就是那個拔尖生吧。”


鄒冬輕扭脖子,漫不經心的打量道。


發難之前,他自然摸清了對手的底細,知道有一個拔尖生的武者。


但前期的武者,怎麽打得過他這種強悍的血脈鬥者。


“老大小心……”


陳立奎和梁學全麵露擔憂。


鄒冬的實力有多恐怖,他們剛才有體會。


羅亮作為中庸的武者,對上這種世家血脈鬥者,隻怕勝算不高。


山坳口。


隨著二人身影靠近。


兩大拔尖生之間,一場激戰在所難免。


各方人馬暗中看好戲,尤其是萬米高空的某輔導員。


“是……是你?”


一聲驚訝低呼,在山坳口響起,打破壓抑的氛圍。


鄒冬滿臉驚詫,盯著羅亮的臉仔細看。


原本的輕慢和隨意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