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零四章 帝國踏浪,付出代價(十六)

“羅公子,聽聞你的事跡。其實淩燕對你……”


薑淩燕緊張羞怯的抬頭,臉靨泛紅,鼓起勇氣。


“六公主,小心腳下!”


羅亮忽然出聲,打斷薑淩燕的曖昧話語。


薑淩燕下意識看去。


一條黑不溜秋的蜈蚣,正爬到她的衣裙下。


畢竟是溫室長大的金枝玉葉。


薑淩燕麵色一變,嬌軀輕顫的往後一退。


以薑淩燕的修為,根本不用畏懼、避讓,隻是習慣此地禁用超能力量的規則,出於女性的本能反應。


“淩燕殿下,你沒事吧?”


羅亮抓住對方分神的破綻,語氣關切的伸手。


一把摟住薑淩燕的小蠻腰。


薑淩燕猝不及防,曼妙高貴的身軀,碰撞到羅亮的肩膀和胸膛。


霎時,一股男子陽剛的氣息,撲麵而來。


“你……”


薑淩燕麵色羞紅,羞惱不已,淡金眼瞳裏閃過一抹冰冷。


這個混賬!


竟敢明目張膽占她便宜?


薑淩燕是帝國最尊貴的公主,大帝的掌上明珠,身份何等高貴。


放眼這片星空,何人敢對她不敬,更別說當麵輕薄。


這一刻,薑淩燕有出手的衝動。


直接給羅亮一耳光。


但念及此刻的局麵,她按捺住這種衝動。


第一,羅無量不好惹。


其擁有的保護力量,連9級星主級的星空大能都折戟沉沙。


第二,她沒忘記此行的目的。


若是現在動手,就功虧一簣了。


“羅公子,你對每一個女子,都是這般貼心的嗎?”


薑淩燕淺淺一笑,眼波柔媚,聲音羞怯。


她強忍背後一隻溫熱的大手,隔著白色裙子,貼在光滑緊致的腰部肌膚處。


一種強烈的屈辱,以及某種酥麻心跳的觸感,衝擊著她的感官。


“不!是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羅亮搖頭微笑,聲音充斥一種霸道總裁的磁性。


聞言,薑淩燕羞怒之餘,心弦不由撥動,有些不敢直視羅亮的目光。


羅亮說得沒錯。


是她主動接近羅亮,想吸引對方上鉤。


遠處的亭閣旁。


千秋無痕和白發老人麵無表情,正在下棋。


羅亮和薑淩燕此刻的狀況。


他們理解為郎情妾意,或者是逢場做戲。


反正是你情我願。


便是皇室出身的白發老人,也當作沒看見。


以他的眼界,對皇室貴族的各種亂象,早就見怪不怪。


“難道,羅無量看出了我的意圖?哼!他既然主動與我這般親近,那便脫不了幹係。”


薑淩燕思念轉動,很快有了定奪。


“那羅公子喜歡我嗎?”


薑淩燕噗嗤一笑,明動耀眼,美得驚心動魄。


羅亮炙熱的目光,俯視近在咫尺,精美如畫的臉靨,將這位帝國第一美女的公主,更進一步的摟在懷中。


薑淩燕被剛強烈的男子氣息熏染,麵色酡紅,耳墜晶瑩如血。


更過份的是,羅亮在背後的那隻手不老實,從挺翹的臀部掠過,一種電流般的觸感襲來,幾乎令她忍不住口齒輕張。


在這種感官侵襲下。


她並未察覺,羅亮撫過的那隻手,將一層褐黑色的晶粒,沾染在其臀後的白色裙子上。


留下一個淡黑手掌印。


一種略顯涼意的神秘氣息,融入薑淩燕的身體。


“九公主這般傾城美貌,哪個男人不欣賞?”


在薑淩燕羞澀期許的目光下,羅亮理所然當的答道。


薑淩燕柳眉微凝,對這個回答不算太滿意。


羅亮說的是欣賞。


如果回答“喜歡”,就更加直白,成為鐵的證據。


她不知道,羅亮出於某種習慣,在沒坐實關係前,是不會說出真正表白的話語。


“那我與昭雪相比,誰更漂亮?”


薑淩燕眼波飄忽,鬼使神差,問出不在她原計劃中的話。


“六公主雖然有傾城姿容,不過與昭雪相比嘛,卻要差那麽一丟丟。”


羅亮輕笑一聲,實話實說。


他對薑淩燕沒有想法,此刻目的已經達到,不用顧忌什麽。


薑淩燕雖美,可終究沒有昭雪給他的那種心動感。


而且,薑淩燕頗有心計,有種渣女的潛質,不是他的菜。


“你——”


薑淩燕胸脯起伏,怒容滿麵,玉顏上隱隱有一層陰冷的底色。


顯然沒料到,羅亮占了便宜不認賬,還當麵打她的臉。


薑昭雪美貌氣質略勝她,一直是薑淩燕的逆鱗,對此她很不服氣,甚至成為心結。


嘭!


情緒激怒下,薑淩燕一把將羅亮推開,氣呼呼的離開。


羅亮不以為意,望著薑淩燕的背影,白色千水裙的臀部區,那個淡黑手掌印,已淡化至難以察覺。


“這是什麽情況?”


不遠處,常宏郡王和薑昭願,從附近走過,剛剛看到這一幕。


薑常宏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如果沒記錯。


羅亮剛才好像摟著六公主,也不知道說了什麽,後者突然氣呼呼的離開。


……


狩獵遊戲進入尾聲。


在場的宗族成員,匯聚在之前的亭閣裏。


“淩燕殿下,你不是跟羅無量一組,怎麽分開了?”


一名宗室青年問道。


羅無量不僅是分開了,此刻甚至不在現場,中途退場了。


“羅無量……他……”


薑淩燕眼睛泛紅,聲音低顫,一臉委屈。


“羅無量他怎麽了?”


“六公主,羅無量是不是欺負你了?說出來,大家為你出氣。”


眾人齊齊望向六公主,一片維護之意。


薑淩燕咬牙,難以啟齒的道:


“羅無量人品有問題。他剛才言語間對我有輕薄之意,還動手動腳……”


“什麽!羅無量竟敢輕薄公主?”


在場的宗室成員震驚了。


薑淩燕乃是帝國最尊貴的公主,是大帝和皇後的掌上明珠。放眼這片星空,誰敢對她有半點不敬,更別說當麵輕薄。


羅無量膽子也太大了!


“難怪羅無量中途退場!原來是心虛啊。”


“常宏郡王,你是這裏的主人,還不配合我們將這個登徒子拿下。”


一個不明內幕的皇女憤怒道。


“算了。羅無量是昭雪妹妹的客人,淩燕不想影響姐妹間的感情。再者,我又沒有被他真正占到便宜,這件事且作罷吧。”


薑淩燕強顏一笑。


“怎麽能就此放過?”


“羅無量是昭雪的朋友,我們去找她說道一下,揭露此子的真麵目。”


幾名宗室成員,義憤填膺的道。


“先回去吧。”


薑淩燕心情不佳的樣子,帶領幾名宗室成員離開郡王府。


“哼!羅無量!你剛才占我便宜,表達曖昧的視頻,如果交到昭雪妹妹手中……”


座駕內,薑淩燕嘴角勾起冷意。


總歸來說,她這次接近羅亮的目的基本達成。


薑淩燕拿起手中的水晶項鏈,查看裏麵的影像內容。


“這……怎麽回事!”


薑淩燕驚咦一聲,瞪大了美目。


水晶項鏈裏麵確實有影像。


隻是,裏麵關於羅亮的一切信息,被憑空抹除,好像本就不存在。


關於薑淩燕的畫麵聲音倒是在。


“羅公子,聽聞你的事跡。其實淩燕對你……”


“羅公子,你對每一個女子,都是這般貼心的嗎?”


“那羅公子喜歡我嗎?”


……


剩下一半記憶影像,仿佛是薑淩燕的自作多情,一廂情願的癡迷羅無量。


“羅……無……量!”


薑淩燕麵凝寒煞,一字一頓,銀牙緊咬,氣得渾身發抖。


她此行目的是讓羅亮傾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留下鐵證,彰顯自身的無上魅力。


為此,薑淩燕六公主的高貴之軀都做出了犧牲。


可最終結果告訴她:


“你被羅無量白白占了便宜!”


“你被白嫖了!”


作為帝國最耀眼的明珠,薑淩燕何曾受過這種屈辱?


“薑常宏!”


薑淩燕當機立斷,聯係郡王府的主人。


郡王府,肯定有嚴密的監控。


“六公主!我府上沒有任何關於羅無量的監控視頻。”


常宏郡王苦笑道。


“此人很是詭異,自從入住府上,所有的監控設備,包括那些魔法水晶的記憶道具,都記不住關於他的信息。”


掛斷常宏郡王的電話。


薑淩燕深吸一口氣,沉默許久。


她自然知道,這種情況是有一種強大的信息抹除力量,將羅亮的隱私信息屏蔽,那些記憶設備和道具,無法將其記錄下來。


“薑昭願,你是否記得,當時羅無量輕薄我的情景。”


薑淩燕又叫來隨行的薑昭願。


“我……殿下請放心,昭願發誓,不曾見那一幕。”


薑昭願支支吾吾。


她以為薑淩燕是來封口的。


“別緊張。這麽說,你記得剛才發生的事囉?”


薑淩燕薄唇抿起,目光閃爍。


“羅無量!你抹除了鐵證,可人證卻在。”


她暗自冷笑。


雖然無法暴露羅無量的真正麵目,讓薑昭雪傷心欲絕,感受奪愛之痛。


但眼下的影響,足以給二人之間的關係,產生難以彌補的裂痕。


……


當天下午。


赤龍皇宮,九公主薑昭雪的寢殿裏。


“昭雪妹妹,你邀請的那個羅無量,簡直膽大包天,竟敢輕薄淩燕公主。”


“是啊,沒想到羅無量是這種人!”


“淩燕殿下顧忌姐妹之情不好說道,我們卻忍不住過來討個公道。”


“昭雪殿下,這種登徒浪子,我建議你與他斷絕關係……”


麵對一眾“狀告”的宗室子弟,薑昭雪措手不及。


混亂的叫囂中。


她略顯茫然,心裏卻有些亂。


總不會這些人,都是來誣告羅亮的吧?


這些宗室子弟她都認識,其中不乏忠厚之輩。


“眼見為實,我不相信。”


薑昭雪心裏默默道,這般說服自己。


“各位請回。關於此事,昭雪會親自查明。若是屬實,會親自向淩燕姐姐道歉,廢除那人的邀請函資格……”


她儀態優雅,不卑不亢,略表歉意,送走這些人。


不過,還有一位古典長裙少女沒有走。


“昭願姐姐,你有什麽話要說?”


薑昭雪看向薑昭願。


在聖鋒學校的時候,這薑昭願曾受命暗中監視她。


“昭雪殿下。今天在郡王府發生的事,我曾親眼目睹——羅無量摟著淩燕公主,被後者推開。”


“如果您不信,可以去找常宏郡王求證。他當時也看到了。”


薑昭願語氣平靜,說完便起身離開。


她沒發現,話說一半時,薑昭雪的臉色已有異常。


空蕩蕩的寢殿裏。


薑昭雪身形搖搖欲墜,鮮活明動的臉靨,泛起一抹蒼白,冷汗從潔白如玉的額間滲出,仿若大病一場。


“咳……”


她捂著起伏的胸脯,呼吸緊促,強壓逆湧的氣血。


薑昭雪大腦嗡鳴作響,思維出現短暫空白。


“羅無量摟著淩燕公主……羅無量摟著淩燕公主……”


她腦海中隻剩下這句話,好似魔咒般在心頭反複徘徊。


薑淩燕,是她最討厭的人。


而羅無量,是她在這裏唯一寄托,難以割舍的人。


羅亮……摟著薑淩燕?


薑昭雪輕咳中,咽喉忽然一甜。


……


不知過了多久。


薑昭雪感到一股清涼之意,從那種渾噩狀態掙紮過來。


夜幕初臨,星月的淡淡光斑,落在她絕美無暇的蒼白麵容上,激發某種神秘力量。


呼!


薑昭雪長舒一口氣,心緒平靜下來,發現自己嘴角略帶血跡,一身宮裝裙裳被汗浸透。


“我不屬於這裏。”


她眺望無限星空,淺藍雙眸由暗到明,仿若點綴夜空的星淚。


“也能忘卻這裏的一切。”


薑昭雪記得,在羅亮抵達帝國前,自己曾有一個心願。


成人禮後,獨自一個人去宇宙流浪。


反正,這裏不屬於自己,更多的記憶屬於寂寥孤零,傷痛與遺憾。


“羅亮。我遵守承諾,在成人禮等你。最後一麵,我要認真的看清你。”


薑昭雪相信眼見為實。


這是她給彼此留下的最後一線機會。


“我薑昭雪,豈能輕易言敗?”


衣裙蒸幹,薑昭雪白裙飄擺,青絲飛舞。


她眼眸燦若繁星,麵龐微微揚起,露出一截優雅雪白的脖子。


“羅亮,若你真這般欺騙、玩弄感情。待到星神歸來時,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薑昭堅決的眼神裏,凝起一抹讓人心顫的淩冽寒光。


嘩呼!


一抹銀藍色的光甲羽翼虛影,雷電光紋繚繞,散發威嚴神聖的星輝,好似女聖鬥士的戰袍,在她背後若隱若現,又轉瞬間隱匿虛空。


……


距離帝國公主的成人禮,還剩最後一天。


赤龍皇宮發生的小波折,並沒有驚動身在郡王府的羅亮。


在羅亮看來,帝國公主被人輕薄這種事,隻會努力封鎖,哪會去聲張。


那天下午與薑淩燕過招後。


郡王府恢複平靜。


薑常宏突然玩消失,讓管家招待羅無量和千秋無痕。


“這個薑常宏,好像有什麽事瞞著我?”


當天晚上,羅亮不禁嘀咕。


直至次日。


赤龍帝都熱鬧非凡,帝國境內各方權貴勢力的代表,以及周邊文明的賓客,匯聚赤龍皇宮。


九公主的成人禮在當天下午、晚上舉辦。


羅亮找不到薑常宏,隻好自己出發前往赤龍皇宮。


“終於送走了……”


帝都中心的別墅裏,某個男子如釋重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