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八十九章 帝國踏浪,起航

天藍星,天雲莊園。


羅亮把玩手中玫瑰金的邀請函,嗅到一絲殘留的典雅幽香。


他略顯遺憾,又陷入深思……


與薑昭雪溫存道別的情景,此時還曆曆在目。


這次在空間見麵的“感情升溫”,10分白富美的深邃星眸中,蘊含別味的情緒。


似乎,有什麽事隱瞞著他?


以薑昭雪的驕傲和矜持,就算應允與羅亮突破最後一層關係,也絕不會那般的主動,幾乎於獻身。


雖然薑昭雪有一番說辭,但一些反常的細節,並不能完全說得通。


這些變化的苗頭,好像是從薑昭雪完成組織“進階任務”開始的。


“反正要去帝國麵基,有什麽問題,到時一並解決吧。”


羅亮搖頭微笑,眉頭舒展,不再深入多想。


在最初,他打算前往赤龍帝國,是為了彌補缺憾和虧欠,跟薑昭雪“禮尚往來”。


如今。


羅亮多出一個重要意圖——破壞摩河王子和薑昭雪的聯婚,以防自己被“戴綠帽子”。


就算羅亮最終無法與薑昭雪在一起,豈能讓異族之人染指?


……


自從辭去北辰導師的職務。


羅亮整個人清閑下來,沒有緊要的事。


去帝國的相關籌備,這幾日差不多完成了。


羅亮在天雲莊園交代一些事宜,跟阿諾德、鄭喬柏,女校長等人打好招呼。


同時,他留下一具“數據化真影”在天都城,陪伴父母,跟同學們聯絡感情。


以上種種,為帝國之行,做好充足準備,沒有後顧之憂。


在羅亮的考慮中,此趟赤龍帝國之行有兩種出行方式:


第一種,乘坐飛船,通過躍遷,穿梭蟲洞前往帝國。


這種方式,旅途遙遠,有一定的時間成本。


第二種,直接通過組織任務的方式,更便捷的進入赤龍帝國疆域。


當然,通過任務的方式前往,往往有一定的條件約束,不是百分百的shij自由。


羅亮決定用第一種方式,乘坐飛船前往。


按照薑昭雪所給邀請函上的時間,他手中的天機族飛船,性能足夠,時間完全充足。


趁這段時間。


羅亮正好溫習【禦主剝奪】,提升幼鯤禦靈的能力種子。


該能力種子,相當於一種全新職業,跟【鯤之軀】,以及時間、空間之道息息相關。


在獲得這種職業能力的初期,修為能力躍進,羅亮自然要把握好這段時機。


……


幾日後。


一艘偽裝的天機族民用飛船,抵達晨光星係所在的蟲洞附近。


飛船修煉室內。


羅亮得到智腦的導航提示,緩緩睜開眼睛,身上縈繞淡淡的時空波動,一閃而逝。


啵~


體內的禦靈種內,那誕生的全新超能源泉,散發鯤之禦靈的厚重蠻荒氣息,仿佛能包容吞並萬物。


前後一周時間。


羅亮時空禦靈係的職業能力,踏入2級超能者的層次!


“通過【禦主剝奪】獲得的職業能力,在初期有一定轉化汲取過程,果真是進階神速,近乎於頓悟。”


羅亮讚歎道。


等於說,羅亮現在擁有第三超能職業,而且還是強大稀缺的時空係。


目光轉向舷窗外,注視不遠處的蟲洞。


時而有飛船從蟲洞中穿梭進出,在寂靜宇宙中散發各色迷離光芒。


想當初,赤龍皇室的艦隊使團,抵達晨光星係,就是從這個蟲洞出現的。


曾經在這裏,羅亮與薑昭雪有過一次擦肩而過。


在羅亮的授權下。


偽裝的天機族飛船,宛若一隻矯健的灰色靈貓,鑽進蟲洞中。


蟲洞,適用於超遠距離的航行,往往能跨越星係。


據說,在高級文明中,有一種人造蟲洞技術,稱之為“星門”。


某些尖端技術的星門,甚至可以跨越超星團。


約莫小半日。


羅亮乘坐的天機族飛船,在自由聯邦邊疆的一處蟲洞中穿梭出來。


飛船繼續航行、躍遷,趕往下一處蟲洞。


出發前。羅亮通過北辰基金會的關係網,辦理好了飛船的各項通行證,甚至有抵達赤龍帝國的“簽證”。


由於聯邦和帝國處於半封閉的外交狀態,辦理這種簽證的難度可不小。


甚至沒有旅遊簽證的選項。


羅亮簽證方式,是代表聯盟某個上遊國的文化交流。


……


時間推移,飛船即將駛出自由聯邦的星空疆域。


隻要穿過下一個蟲洞。


羅亮的飛船,就能抵達赤龍帝國的邊疆。


這時,他左臂處傳來輕微的燒灼感。


羅亮意識碰觸印記,收到了一位2階成員的訊息。


“來的很及時。”


看完訊息,他微微一笑,進入了源點空間。


現代化的私人空間。


客廳,沙發區。


“冷月閣下。”


一身黑袍披風,頭戴暗銀麵具的“暗夜君王”正襟危坐,匯報道:


“暗網收到可靠消息:‘摩河文明’的使團,將在近期抵達赤龍帝國首府‘天陽星’,與赤龍皇室進行某方麵的合作。”


“摩河的使團?這麽快?”


羅亮眉頭微凝。


暗夜君王沒有停頓,繼續道:


“據情報分析,摩河王子‘魯狄斯’可能會在九公主薑昭雪的成年儀式上,與赤龍皇室訂婚。那位九公主的成年禮,隻怕是一場訂婚儀式。”


訂婚儀式?


羅亮眼皮一跳,沒想到事態發展的這麽快。


但也不超乎情理。


隻是……


羅亮暗暗一歎,為薑昭雪的人生劇本和命運感到同情和悲歎。


對普通少女具有幸福和意義的成年日,於她而言,卻是作為政治犧牲籌碼的交易場。


若非在那個冠軍之夜,羅亮向薑昭雪隱隱展示了不俗的能量。恐怕,薑昭雪在至今還會對他隱瞞,更不可能在剛臨別的最後一次“考驗”後,送上那封邀請函。


在這種情況下,薑昭雪願意與他相見,不知醞釀了多大的勇氣,承擔何等的心理壓力。


“還有什麽事?”


羅亮望向暗夜君王,後者沒有立即離開。


如果隻是一則消息,暗網之王直接與他傳訊便可,無需在組織裏會麵。


“近日,在主宇宙情報界,發生了一件大事……”


暗夜君王緩緩開口。


“大事?”


羅亮饒有興趣看過來。


“不知道冷月閣下聽說過‘星神族’現世的消息沒有。我們暗網,在近日得到高等文明上頭大人物的‘懸賞令’,讓我們協助抓捕‘星神族’,尋找其蹤跡線索。”


“該懸賞令的獎賞,數額巨大驚人,便是星空大能都要眼紅。甚至隻要提供一絲線索,獎賞對我等2階成員來說,都是無比誘人。”


說到這裏,暗夜君王一貫幽深冷靜的雙瞳裏,亦是隱隱透出一絲心動神往。


“星神族?”


羅亮心中一動,這幾日一直在潛修,對外界關注甚少。


當即,他關注組織裏的動態和相關任務。


很快,羅亮發現有一超、四霸主文明的掌權者,在組織裏裏發布了懸賞任務。


不過,關於星神族相關的線索,幾乎沒有明確提示。


任務描述中,隻是說有星神族在中央星海驚鴻一現,信息非常的模糊、籠統。


要抓捕星神族,或者尋找其線索,隻能依靠該種族的某些外顯特性。


“星神族,畢竟是7級神級文明的神話種族,關及整個主宇宙格局。發布任務者就算知道具體訊息,也不會在公開懸賞中明說。”羅亮心中暗想,對此不意外。


還有一點。


這些任務的發布,並非組織的“天命算盤”派發,而是主宇宙的掌權者所發布。


此中緣由,羅亮大概有些猜測。


“你對這個懸賞有興趣?”


羅亮若有笑意,目光落到暗夜君王身上。


“在下對這件事有些疑惑,心裏拿不準。所以才向冷月閣下請教。”


暗夜君王老臉微紅,有些不自然的道。


羅亮哪裏看不出,這位暗夜君王,對星神族的巨大懸賞有些動心了。


那巨額的懸賞,包含了星空級的珍寶資源,還有“一超、四霸主”的種種承諾,甚至可以打動10級-宇宙級。


羅亮了解之後,也是無比動心。


暗夜君王所謂的“請教”,可能是考慮到羅亮的強大背景,想得到一些提點。


“星神族的秘辛,關係甚大,連組織的上層都在關注,這件事不是你能插手的。縱然你僥幸獲得懸賞,隻會帶來災禍。”


羅亮語氣豁然加重,表情嚴肅起來。


“是……我明白了。”


暗夜君王驚出一身冷汗。


從羅亮的話語中,他隱隱感知到,星神族的水恐怕很深。


……


暗夜君王的身影消失。


羅亮目光閃爍,低喃道:


“曾經的星神族,與組織的目標利益是一致的,甚至得到組織的扶持。如今,星神族複蘇,不知組織處於怎樣的立場,‘天命算盤’是否參與運作……”


正是因為知道一些真相,羅亮才不建議暗夜君王參與此事。


“小初,以我的權限,能否獲知‘星神族’下落?需要多大代價?”


羅亮心神一動,試探道。


他相信,以組織滲透諸天的恐怖影響力,想知道星神族的下落,不是什麽難事。


“若能通過元祖的特權,弄到星神族的下落,獲得那筆龐大的懸賞……”


羅亮想到這裏,心頭一熱。


他現在手頭上雖然不差,可是那頭鯤獸,就是一個無底洞,成長的過程中需要消耗巨大的力量。


羅亮的禦靈職業力量,源自於幼鯤禦靈,在未來的修行中,也是一個巨大的缺口。


小初很快回應道:


“天命算盤說,它知道星神族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