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九章 焉壞的江楓(書推薦收藏)

江家祖宅門口。


江家第二代和三代,有不少成員在原地等待。


為首一位四五十歲的男子,略生華發,正是大舅伯江傳厚。


身旁一名謝頂中年,是他二弟江傳德,容貌有幾分相似,但更年輕些。


“什麽貴客讓我們這麽多人等待?”


“聽說是老爺子斷絕關係多年的二女兒?”


“不至於有這個規格吧?上次大姑回娘家,沒見派人迎接。”


人群中第三代的晚輩們,低聲議論道。


江楓站在第三代的人群中,位置比較靠前。


“楓侄兒。”


一個年輕小胖子,拍著江楓的肩膀。


“你說老爺子為啥派這麽多人迎接,就為了修複當年的父女之情?”


江楓看向小胖子,臉上有種淡疼的別扭感。


“小叔,我哪裏知道老爺子的想法,可能是姑姑家混得不錯吧。”


江楓佯裝無奈道。


小胖子叫江威,比他還小2歲,卻是江家排行老三的小叔。


還是親叔叔!


江爺子早年生了兩兒兩女,老奶奶三十年前就撒手人寰了。


但在十八年前。


江爺子續弦了一位二十來歲的美貌女子,就是如今江家的“年輕奶奶”。


江威,是江爺子和當年那個美貌女子所生的小兒子。


“楓侄兒,你可別忽悠人!”


江威輕哼一聲,老氣橫秋的道:“我媽講過,當年二姐漫琴嫁給了一個普通人,過得好像不如意。”


江楓按捺住心頭的厭惡,卻不敢得罪這位。


江威比他大輩分,江家又很論資排輩,不能表現出不敬。


關鍵是。


江威天賦很高,深受老爺子喜愛,還有一個“年輕奶奶”撐腰。


江家三代裏,誰敢得罪這位小太歲?


江楓正要解釋。


“咦!那不是三葉劍-星官號嗎?”


“好像是限量款,要三千多萬呢。”


第三代年輕人望向降落的寬大豪華飛車,露出驚訝豔羨的表情。


江威抬頭打量那輛星官號,不禁有些眼熱。


這是他的夢想座駕之一。


“楓侄兒,車上的人應該不是你姑姑家吧?”


江威咂嘴道。


“咦!還真是姑姑家。”


江楓瞳孔一縮,吃驚道。


前些日參加羅亮升學宴,明明記得姑姑家沒飛車的。


不過,想到那日升學宴的“大場麵”,江楓立即釋然了。


升學宴過後。


江傳厚叮囑江楓不要往外亂說,回家後直接找江爺子密談。


江爺子本來不太信。


但隨後被升學宴當晚的恐怖“公關手段”震住了。


經過分析。


江爺子和江傳厚一致認為,羅亮家裏結識了大貴人,那個中間紐帶可能是羅亮。


江楓基本認同這點。


到目前。


江家隻有老爺子、江傳厚、江楓等極少數人知道這個“秘密”。


……


江家祖宅門口,三葉劍星官號平穩落地。


羅德成夫妻見到門口迎接的眾人,神色激動之餘,多少有點意外。


“大哥,二哥。”


江漫琴眼眶紅潤,望著昔日玩戲打鬧的祖宅,麵前熟悉或陌生的一個個江家麵孔。


“二妹,歡迎回家。”


江傳厚、江傳德兩兄弟,麵帶欣慰,含笑迎了上去。


“德成。”


大舅伯江傳厚衝羅德成點頭,沒像之前給臉色看。


二舅伯江傳德也向羅德成露出善意;他聽大哥隱晦提過,二妹家現在很不同尋常。


羅德成有點受寵若驚。


想當年,他把江家女兒肚子搞大,還挨過一頓毒打。


結婚後。


江家的大門,他都不敢踏進,心裏留下了陰影。


難以想象。


今天第一次來嶽父家,能享受這種待遇。


“二姐好。”


一個稍顯突兀的稚嫩聲傳來。


江威大大咧咧走過來,跟江傳厚兄弟兩人並列站在一起。


哪來的小胖子?


羅亮心裏嘀咕,怎麽跟大舅伯二舅伯站在一起?


奇怪的是。


大舅伯、二舅伯習以為常的樣子,沒有出聲訓斥。


“你就是江威吧?”


江漫琴笑吟吟的打量道:“當年我在家裏最小,這次回來,沒想到能多一個弟弟。”


弟弟?


羅亮驚呆了。


這貨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大,居然是自己的小舅舅?


“外甥好,我是你舅舅江威,你叫什麽名字?”


江威笑嗬嗬的望向羅亮。


我擦!


羅亮心裏別提多膈應了。


關鍵是這貨還故意點明雙方的身份關係,擺明要占輩分的便宜。


讓我喊他舅舅?


羅亮前世三十歲的人了,心裏很抵觸。


另一邊。


江楓見到羅亮吃癟的樣子,暗自笑了起來。


這種感受,江家三代子弟都體會過。


江威在家族就喜歡拿輩分壓人,享受那些年齡比他大得多的人喊叔叔。


現在來了一個小外甥,江威怎麽會放過?


“阿亮,還不給你舅伯、舅舅們打招呼。”


江漫琴提醒道。


“大舅伯,二舅伯,各位長輩,表姐表哥,我叫羅亮,這次是來認門的。”


羅亮客氣的道。


他不想喊小胖子舅舅,以“各位長輩”帶過。


“原來是亮外甥啊。”


江威見羅亮沒喊舅舅,麵色有些難看。


在家族三代子弟裏,還沒人敢當眾掃他麵子。


羅亮喊了兩個兄長舅伯,唯獨沒有喊他。


這明顯是沒把他當人看。


江威在家族受老爺子喜愛,有“年輕奶奶”庇護,哪裏受過這種氣。


兩位舅伯笑了下,沒放在心上。


羅亮一家跟隨引導,進入江家祖宅。


“我們江家向來家教嚴格,講禮數。亮外甥等會見到老爺子,可要注意點。”


江威陰陽怪氣的道。


言下之意,諷刺羅亮家沒有教養。


“祖宅裏的環境不錯啊。”


羅亮自知理虧,環顧四周,裝傻充愣。


“這家夥是故意的……”


江威麵色一沉,有些生氣了。


江楓在一旁偷樂,看好戲。


這兩人他都不喜歡,甚至有些厭惡、嫉恨。


江威自然不用說,膈應人,家裏驕橫慣了。


羅亮上次在升學宴整得他當眾丟臉,說沒有一點嫉恨是不可能的。


隻不過。


這兩人江楓都不敢招惹。


“怎麽了小叔?”


江楓笑眯眯的走過來。


“這個外甥很囂張,沒有禮數,瞧不起人!”


江威氣呼呼的道。


“他最多跟我同齡!當初大姐家的外甥女比我大幾歲,還不是客氣喊我一聲舅舅。”


“這個確實有點過分。”


江楓讚成道。


“你參加過羅亮的升學宴,他一直這麽囂張的嗎?”


江威不傻,打探羅亮的虛實。


“他這個人我隻見過一麵,不好評價。”


江楓搖頭道。


他就算要使壞,慫恿人,絕對不會留下把柄。


“不過,他考上了北辰,的確有傲氣的資本。”


江楓輕描淡寫補充道。


他選擇性隱瞞升學宴那天的大場麵,這也是爺爺和父親告誡不要外傳的。


“北辰?”


江威麵色一變,神情顯出一絲陰鷙。


今年高考,他就差一點考上北辰超能學院。


江威是江家兩代人裏天賦最好的。


上個月,晉升1級超能者。


可惜剛剛錯過北辰複試的時間,抱憾考入聖徽超能學院。


“嗬,原來是考上了北辰,心高氣傲,不把我這個舅舅放眼裏。”


江威笑了,強壓心裏怒氣。


“成了。”


江楓心裏暗樂,這是小叔真正生氣的表現。


江威絕逼會對羅亮發難。


江楓自個不敢下場招惹羅亮,但這個小太歲不一樣。


“這兩人,五五開吧。”


江楓心裏道。


雖然羅亮認識大貴人,有些神秘莫測,讓他很忌憚。


可羅亮畢竟是理虧。


這裏是江家地盤,小太歲受爺爺疼愛,又有年輕奶奶庇護。


當然。


不管誰勝誰負,他江楓穩賺不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