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五十五章 吾名無天

藍菲靈俏容苦澀,對羅亮的托大感到無語。


麵對這種必死之局,她心念轉動,打算使用一種代價頗大的時空係逃命秘術。


藍菲靈欠羅亮一個承諾,可沒有到賣命的程度。


她隻是一個協助者,不是死士。


“呃,飛船盡量別受損,咱們出去迎敵吧。”


羅亮自顧自的說著,直接抓住藍菲靈的小手,一步跨出了飛船外。


藍菲靈猝不及防,準備醞釀的逃命秘術被打斷。


“你……”


她體內氣息紊亂,麵色忽白忽紅,差點反噬吐血。


藍菲靈風中淩亂,目光幽怨,嘀咕道:


“飛船,比我們的性命還重要嗎?”


“嗯?”


羅亮麵帶疑惑,發現藍發女孩狀態異常,由於進入真空,沒聽清楚她在說什麽。


羅亮沒時間詢問。


這時,兩股勢力的四名超能強者,襲殺過來。


讓藍菲靈心中稍暖的是,羅亮護在了她前麵,主動迎敵。


她扔下羅亮逃命的想法,出現了短暫猶豫。


“主動應戰?勇氣可嘉!”


來自鋼鐵城堡的皮衣青年,稍顯詫異,露出憐憫無知的眼神。


嗡嗤!


皮衣青年率先凝聚出一條粗長如巨蟒的念力藤條,卷向前方的一男一女。


他是一名4級高階精神念師,實力接近楓葉國軍方的林宇寒。


轟!噗嗤!


一股震爆心靈的念力碰撞炸開。


皮衣青年有些吃驚,望著前方一個黑晶魔鎧的神秘男子。


神秘男子的體表包括五官,都被烏黑鱗晶覆蓋,散發一種雄渾霸道的氣息。


唯一露出的雙目,深邃冷峻。


魔鎧男子手臂隨意一抬,魔氣肆虐,一層烏黑漣漪光瀾,將皮衣青年凝聚的念力藤條震得粉碎。


“好古怪的戰鎧,這是什麽職業?”


皮衣青年精神震顫,感覺自身的精神念力,在對方麵前顯得不堪一擊。


唰!


神秘男子身上魔晶光華一閃,一步踏出,從視線中消失。


“小心!”


皮衣青年汗毛戰鎧,肌體發寒,聽到另外三人的提醒聲。


那神秘魔鎧男子,速度快得超出想象,絕對超出4級鎮國級的層次。


呼!


高大的黑晶身影已然近身,一團烏黑晶鱗流轉的拳頭,仿若黑暗磨盤,在他瞳孔中放大。


“糟糕!”


皮衣男子有種無法喘息的壓抑,周身凝聚的念力護罩,如同紙片一般,沒有堅持半秒就破裂開。


嘭!哢!


4級高階的皮衣男子,麵色慘淡,吐血倒飛幾百米,胸口的骨骼傳來碎裂聲。


為了護住心口,皮衣男子一條抵擋的手臂,寸寸碎裂,化為烏有。


這還是羅亮下手有保留。


他之所以動用天樞魔鎧,主要是為遮掩身份和麵容。


畢竟,羅亮執教星之奇跡這支奪冠熱門戰隊,在自由聯邦也算半個公眾人物。


這種私底下裏的奪寶廝殺,最好還是低調一點。蠍甲族的刺殺,就是前車之鑒。


羅亮哪怕暴露六七成的實力,就妥妥的是文明級天驕。他可不想被異族文明的高手盯上。


“此人可怕,聯手攻殺!”


襲殺小隊的另外三人,麵色凜然。


羅亮一個照麵打殘4級高階的皮衣男子,也是嚇了他們一跳。


羅亮由於近身攻擊,也陷入對方的圈子中。


襲殺小隊,為首一名棕膚老者,職業是5級-洲陸級的星際武者。


“哼!靠寶物達到5級戰力?”


棕膚老者眼中厲光掠過,看出羅亮身上魔鎧的些許端倪,冷哼失笑。


呼嘩!


他形體豁然拔高,鍍上一層金銅光膜,宛若一個銅像巨人,散發5級-洲陸級的超能偉力。


“在真正的洲陸級麵前,你會明白二者的差距。”


棕膚老者衝撞過來,引發一場超能旋風,僅憑餘波,就能撕碎飛船的裝甲外殼。


同時,另外兩名4級超能者,也從側麵攻殺羅亮。


魔鎧覆蓋的羅亮,漂浮在宇宙虛空,以一對三,眼神毫無波瀾。


他暗運雙職業的力量,手臂上黑鱗流光包裹,魔光纏繞,作為掩飾。


一拳揮去,散發蠻荒魔主的睥睨氣息。


硬撼5級星際武者!


嗙轟!


棕膚老者斷碎山河的恐怖一擊,將羅亮籠罩。


金銅光華,刺目耀眼。


那股超能偉力,讓遠方兩方勢力觀戰的高手心潮澎湃。


5級洲陸級,相當修真者的元嬰老怪,放在這片星空的任何地方,都算得上高端戰力。


“鎮山館主親自出手,很讓人放心。”


這些高手不禁點頭。


“確實,在周邊幾十顆移民星中,鎮山館主可是一方武道巨頭,罕逢對手。”


“這……”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很快,那些觀戰者們張大嘴巴。


棕膚老者的偉力一擊,席卷羅亮之後,再無法前進一寸。


噗嗤嗤!


耀眼浩蕩的金銅光芒,外表層層剝落,被一條魔氣繚繞的黑麒麟臂,給硬生生的撕開搗碎。


黑麒麟餘威不散,衝向這名5級超能者。另外兩名4級鎮國級的攻擊,剛進入二人的交戰圈,就化作烏有。


“這,怎麽會——”


棕膚老者眼皮直跳。


噗!


他身體震退幾十米,感到一股針刺般的反噬,嘴角溢出一口血。


“鎮山館主居然被一擊打退受傷?”


“此人到底是何等層次。難道是6級-行星級的大佬。”


商隊和鋼鐵城堡上的觀戰者,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鎮山館主,是這片星空有頭有臉的巨擘,武道大師。


星際武者的體魄強橫無比。


結果,鎮山館主卻被神秘魔鎧男子,簡單的一拳震退受傷。


這證明,雙方的實力不是一個層次。


“閣下是何方人士?在這片星空地域,從未見多你這號人物。”


棕膚老者眼中流露驚駭,運氣鎮住身上的傷勢。


隨著皮衣男子的傷殘,棕膚老者的震退受傷。


這支四人襲殺小隊,完全被鎮住,眼中流露忌憚,沒有出手的勇氣。


宇宙中。


以一己之力,挫敗四大高手的魔鎧男人,仿若魔王降世。


“吾名‘無天’。”


高大的魔鎧男子,聲音淡漠的道。


“無天?”


在場兩方勢力,眾多超能高手,默念這個名字,被強大的氣場震住,感到極大的壓力。


這支襲殺小隊,是兩方勢力的高端戰力,占據他們總實力的四分之一。


這般豪華的陣容,都不夠“無天”一隻手打。


“退下,你們不是對手。”


鋼鐵城堡裏,傳來一個沙啞的男子聲。


棕發老者暗鬆一口氣,帶著襲殺小隊快速退去,並警惕“無天”的追殺。


羅亮沒有追殺的想法。


他看向身後,一臉懵逼震驚、小嘴張大的藍菲靈。


“你剛才說什麽?我沒有聽清。”


羅亮回頭問道。


“啊,我……我是說,你保護飛船是應該的。我們得靠它星際遠航返回。”


藍菲靈美眸一轉,笑容溫柔恬靜,強壓下心頭的駭浪。


她剛才有些埋怨,羅亮出門探險,不帶高手,這般的托大,將她拖下水。


誰能想到,羅亮單憑個人,就能力壓5級-星際武者。


藍菲靈甚至懷疑,此刻的“羅亮”,隻是一張偽裝的皮囊,裏麵的核心,被高能世界的魔頭奪舍了。


“是嗎?”


羅亮半信半疑,感覺藍菲靈剛才有點小情緒,不過也懶得探究。


“過去吧。”


羅亮無視隕石帶的兩方勢力,飛向時空異象的所在區域。


藍菲靈“嗯”了一聲,施展時空法術,緊隨羅亮的腳步。


商隊和鋼鐵城堡上的人,陷入短暫靜默,再沒有人殺出來。


顯然,無天的可怖實力,對他們的震懾足夠大。


……


兩方勢力的領頭人,暗自交流了一小會。


最後,商隊裏一名白袍發福老人,飄飛出來,作為代表交涉。


他臉上堆笑,抱拳道:“無天閣下,剛才出手有所冒犯,還請見諒。”


白袍發福老人頓了下,解釋道:


“這處時空異象的區域,是由我們‘紅信商會’和‘鋼鐵真理’發現,並共同把持。為避免消息外漏,這才采取封殺消息的行為。”


“不過,無天閣下這樣的偉力大能,贏得我們的尊敬。我們兩方一致決定,邀請閣下與我們一同掌握維護這處時空異象的利益。”


白袍發福老人,很客氣的做出讓步。


兩方勢力,倒也不是真怕了羅亮二人。他們還有實力更強的高手沒有出動。


隻是,在星際社會,向來是實力為尊。


在時空異象的共同利益下,他們不想節外生枝,去跟實力深不可測的無天火拚。


“算你們識相。本座不想大開殺戒。”


羅亮語氣平淡的道。


白袍發福老人眼神一顫,麵帶賠笑,不敢反駁。


“哼!這個無天聽到我們‘鋼鐵真理’的名號,還敢這麽囂張?他以為表現出5級高階左右的戰力,就真能吃定我們?”


鋼鐵城堡,一張鋪就獸皮的金屬大椅上,一個麵容英俊的卷發男子,麵色陰沉,有些惱火的道。


鋼鐵真理,是雲墨國內赫赫有名的超能組織。在非官方的超能勢力中,可以排進前十,是附近一片地域的霸主。


“少主,莫要意氣用事,也就多一個參與者。那無天這般肆無忌憚,顯然有底氣。他剛才出手顯得猶有餘力,誰也無法斷定他的真正上限。”


年輕人的身後,一個佇立的黑袍男子,麵孔如黑炭,露出兩點猩紅的眼瞳,聲音低沉嘶啞。


“‘紅信商會’這麽快妥協退讓,我才不會貿然出頭。”


卷發男子冷笑道。


紅信商會,在自由聯邦頗有名氣,影響力遍布附近幾十個國家,其勢力勝過鋼鐵真理這種2級文明國的地頭蛇。


眼下的這支商船,隻是紅信商會的一隊精銳人馬。


“咦!‘無天’二人直接飛向時空異象的內部。”


外麵有人驚歎,不可思議的道。


卷發少主查看畫麵,先是一愣,隨後咧嘴笑了。


“時空異象區域充滿時空變數和莫測風險,我們隻敢在邊緣試探,這無天直接往裏麵闖?哈哈,他這是在以身幫我們排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