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三十八章 抵達聖鋒,靈犀玉動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視線定格某人左擁右抱的畫麵。


“羅亮,如果你是冷月無聲……”


薑昭雪眉線似月牙,淺藍眼瞳凝縮,泛起一抹淩冽的星芒。


身在赤龍帝國,尤其是上流權貴圈,薑昭雪其實見慣了一夫多妻。受製度和傳統的製約,帝國的女性地位相對較低,遠不如聯邦女孩的自由。


但是,這不意味著她對此欣然接受。


薑昭雪心裏其實很排斥,對圈子裏的渣男、海王天然缺乏好感。


如果羅亮是海王。


無論他是不是冷月無聲,薑昭雪都會敬而遠之。


視線定格幾秒。


薑昭雪黛眉很快舒展,不禁莞爾。


她不難看出,剛才的視頻畫麵,是兩名女生勝利後欣喜激動的自然舉動,並無真正的曖昧親密。


對剛才的緊張和認真,薑昭雪感到好笑。


“在現實裏,我是一個萬人迷,喜歡我的女孩不要太多。可是高處不勝寒,身邊那些女孩的喜歡,不過是被我的才貌和家世吸引,無法達到心靈上的共鳴。”


此時,薑昭雪想起在組織裏,冷月無聲回答她現實裏是否單身的問題。


毫無疑問。


羅亮所處的環境,與冷月無聲的回答較為契合。


這些日,薑昭雪搜集整理過少年導師的資料,包括一些不靠譜的小道消息。


即便排除他是冷月無聲的可能性,這也是褒貶不一,很有意思的人。


羅亮身上那種不拘泥世俗的自由隨性,令她暗自羨慕。


收回心緒,薑昭雪伸手托起香腮,認真分析星之奇跡剛才一戰的經過。


“星之奇跡,又變強了!”


薑昭雪神色凝重,立即將相關數據結論整理好,發送給燕教官一份。


“這支戰隊,好像有無盡的潛力。無論個人能力,實戰配合,一直在成長。若是讓星之奇跡適應了線下賽,下次相遇,燕雲戰隊未必能再次獲勝……”


薑昭雪星眸閃動。


盡管是對手的立場,她對這支不斷創造奇跡的美女戰隊充滿期待,好似寄托了自己的心願,一往無前的開拓。


參加完戰隊的會議,薑昭雪返回住所。


忽然,薑昭雪伸出一根蔥指,點在眉心上。


“恒川伯伯。”


霎時,薑昭雪意念進入一個莊嚴宮殿的虛擬空間。


她語氣尊敬,略微欠身,對一名古袍長者道。


薑恒川是赤龍皇室本族的一位族老,是這次帶隊來自由聯邦的領隊長者。


上次發掘林清清這個天陽真傳血脈,便是由薑恒川接引傳授。


“見過九公主。”


薑恒川麵色溫和,躬身行禮道。


“恒川伯伯,您聯絡我,有什麽事?”


薑昭雪身著華貴宮裝,優雅淺笑,維持帝主公主的神聖禮儀。


“九公主,帝國那邊來消息,我們要回去了。”


薑恒川一臉正色。


“要回去了?”


薑昭雪神色一呆,星淚般的眸光,流轉點點漣漪。


她內心一沉,仿佛看到無數的璀璨流星墜落,最後沉淪於暗淡死寂。


薑恒川目光閃爍,他首次在九公主臉上看到這等的失態。


“這是陛下的意思,希望你能盡快回去。”


薑恒川補充道。


薑昭雪呼吸稍禁,胸脯起伏,一隻粉拳背手按握。


“恒川伯伯,能否拖延幾日。我在聖鋒學校有重要的工作,寄托了這段時日心願,希望能看到成果。”


薑昭雪懇切的請求。


她知道,薑恒川在赤龍皇室,是一位比較好說話的族老。


“也罷。原定後天出發,我盡量幫你拖延幾日。”


望著這位傾城絕世的少女,尤其是那星夜雙眸中的央求之意,薑恒川長歎一口氣。


“希望九公主能處理掉在聯邦的首尾。這裏的一切經曆,注定與你的人生軌跡毫無關聯……”


虛擬通訊的最後,古袍長者略有深意的道。


這位九公主,向來乖巧,不與人爭奪,服從聖意。


今日的表現一反常態。


“謝謝恒川伯伯,我明白。”


薑昭雪感激道。


薑恒川的身影從虛擬世界消失。


薑昭雪長鬆一口氣,意識返回現實。


這位族老的明睿目光,讓她有種心思被洞穿的錯覺。


“父皇,為什麽讓我回去?”


薑昭雪沉思不解,心情有些亂。


一種惆悵和不甘的情緒,湧上心田。


她好不容易借助機會,來到自由聯邦,渡過了一段自由快樂的校園生活,並且尋到了冷月無聲的線索下落。


二人的緣分約定,正在一步步靠近。


薑昭雪有種直覺,要不了多久,便能與現實中的冷月無聲見麵。


偏偏在這個時候,她將要返回帝國。


“最後幾天。無論如何,我不能放棄,一定要完成約定。”


薑昭雪深吸一口氣,精美如畫的臉靨,浮現一種前所未有的堅定。


這些年,她首次沒有乖乖順從父皇的旨意。即便隻是一時的拖延。


“冷月前輩,請你上上心。我真的要走了……”


薑昭雪眉間浮現憂愁,輕輕撅嘴,抬起筆用潦草不算好看,卻充滿天馬行空的字跡,在小本本上寫道。


……


三四日後。


超級天才聯賽的小組賽,進入第三輪的對決。


比賽熱度持續攀升,觀賽的粉絲越來越多。比賽的精彩程度,也在逐步提升。


現實對決,不少強隊發揮失常。


一些傳統強隊跌落神壇。又有一批新興戰隊強勢崛起。


這屆聯賽,最大的黑馬當屬星之奇跡。


進入線下正賽,很多業界人士唱衰星之奇跡。


結果,這支黑馬新戰隊,首戰就打了一個漂亮仗,無情碾壓九州學院的“閑雲野鶴”戰隊。


首戰告捷,僅僅是一個開始。


在小組賽的隨後兩輪對決中,星之奇跡又取得勝利。


第三輪對決裏。


星之奇跡客場作戰,擊敗暗月超能學院的王牌戰隊“黑索爾”。


黑索爾是妥妥的超級強隊,擅長刺殺和黑暗能力,實力至少比肩燕雲戰隊。


這一戰,星之奇跡客場獲勝,人員沒有嚴重的損傷。


有心人發現。


這場對決中,星之奇跡仿佛料到黑索爾的戰術安排和人員分布,將這些機動靈活的黑暗獵手逐一擊破。


某些專家權威分析,這可能是薇薇安的特殊能力,包括寧夜鶯血脈眼瞳的作用。


羅亮最為清楚,薇薇安的《心靈鏡湖》小有成就,在這場對決中發揮莫大作用。


線下賽麵對超級強隊,一些實力底牌不可避免要拿出來。


星之奇跡畢竟沒有候補選手,一旦出現傷亡,短時間內沒有人手。


“聯賽近十年最大的黑馬誕生!”


“正賽實力不減反增,星之奇跡輕鬆擊敗王牌戰隊‘黑索爾’。”


“星之奇跡的人氣熱度,殺進聯賽前三,位居第二。作為純新人戰隊,開創聯賽百年記錄……”


聯賽的各種報道,對星之奇跡稱讚有加。


小組賽三連勝,擊敗超級強隊,將星之奇跡的人氣推動到一個新高度。


……


晨光星係。


一艘豪華商務飛船,在星空中穿梭。


“a組第四輪,焦點之戰——星之奇跡vs燕雲戰隊。勢不可擋的奇跡美女戰隊,能否在聖鋒的主場複仇成功……”


套間內,羅亮關掉手中的虛擬電子雜誌,目光投向舷窗外的宇宙星空,心思有些飄忽。


“明天就要迎戰‘燕雲戰隊’,你看上去和平時不太一樣?”


唐曼月遞上一杯果汁,認真凝視眼前這個少年,或者說是男人。


眼下這艘飛船,承載著星之奇跡的全部成員,前往十大超能學校第一的聖鋒。


“燕雲戰隊是唯一擊敗過我們的戰隊。對明日的一戰,我自然要重視。”


羅亮收回視線,隨口說道。


“你說謊。”


唐曼月目光冷冽,唇角微微上揚。


“從始至終,你將這次聯賽當作一場小遊戲,不曾將那些超級強隊放在眼裏,包括燕雲戰隊。”


“這有什麽?我來北辰當導師,也是一時興趣,組建戰隊同樣。”


羅亮喝了一口果汁,撇嘴道。


“確實,你身上有種遊戲人生的輕鬆愜意。”


唐曼月頓了頓,思索道:


“不過,你帶隊比賽,似乎懷有某種用意。燕雲戰隊或者其中的某人,對你具有特別的意義?”


羅亮口中的果汁差點嗆到。


不得不承認,女人的直覺很厲害。


“如果是真的,姑姑會不會吃醋?”


羅亮沒有否認,似笑非笑,伸出一隻手,摟住女神老師的小蠻腰。


“姑姑怎敢吃醋?隻要能在你心中占據一個角落,我便心滿意足,不敢奢望……”


唐曼月麵部緋紅,體質應激,曼妙倩軀鬆軟,坐在羅亮的腿部。她眸含柔情春意,似哀怨似撒嬌的樣子。


羅亮暗自感歎,打開身體魔咒後,唐曼月身心對他的依戀不斷加深。


甭管在外麵如何高貴矜持,在私下相處時,近乎一個臣服主人的女仆,甘願當一個地下情人。


出乎預料。羅亮隻是將唐老師摟抱在身前,手指掠過辦公裙子和修長筆直的絲襪大腿,沒有再進一步動作。


剛不久。


他收到一條組織好友的消息。


宇文昭雪:前輩,我明天就要離開聯邦了。


羅亮心頭一沉,有種強烈的緊迫感。


薑昭雪的離去,比他預期要快一些。


難道,雙方的緣分約定,就要戛然而止?


這個時候,羅亮不知道該不該攤牌。他不能百分百確認,那個薑雪就是薑昭雪。


最穩妥的方案是,去聖鋒確認一二。


萬一,這隻是宇文昭雪的詐,目的是讓他盡快顯露身份。


冷月無聲:等我,很快就到。


另一端的薑昭雪沒有回應。


羅亮就當她默許了。


……


半日後。


星空中,一座堪比大陸板塊的龐大星際建築,映入飛船內眾人的視線。


“這就是聖鋒超能學校?”


寧夜鶯幾個女孩,麵色驚奇,打量這所一直在宇宙中漂浮移動的聯邦最強學校。


在座的人,大多是第一次來聖鋒。


若非有訊號對接,一般的飛船都找不到聖鋒的具體坐標。


聖鋒方很快給予登陸權限。


羅亮所在的豪華商務飛車,在對方智腦的引導下,降落在龐大的星際建築內。


整個聖鋒學校,充斥一種肅殺的軍旅氣息。該校也是采取軍事化管理,在十大院校中是出了名的嚴苛。


“羅導師,唐導師,貴戰隊的比賽,在明天上午。今晚,請隨我們在客房休息。”


一位軍裝中年教官,出麵接待星之奇跡戰隊。


由於聖鋒學校的位置不算近,且坐標處於飄忽移動的狀態,羅亮等人是提前半日過來。


聖鋒學校實力強大,打入64強的隊伍有好幾支。每天來聖鋒客場的隊伍,往往不止一兩支,不限於a組。


“咦!這不是星之奇跡?她們也是來聖鋒客場作戰?”


“真是美女如雲。堪稱聯賽百年來實力最強的美女戰隊。”


羅亮等人前腳剛到,又有一支客場挑戰的戰隊,乘坐飛船降落下來。


這支戰隊的幾名學生,嘻嘻哈哈看向星之奇跡,評頭論足,並無敬意。


“千山盡戰隊?雲瀾學院的王牌戰隊?”


宋橋聞言,眉頭微皺,打量這支身穿藍黑隊伍的戰隊。


“千山盡”戰隊的教練,是一個身背挺直、麵色淡漠,約莫三十歲左右的長袍青年。


長袍青年目光掠過羅亮,以及星之奇跡的幾大美女,臉上毫無波瀾,也沒有打招呼的意思。


千山盡戰隊不是a組戰隊,羅亮沒有關注的興趣。


他帶領隊伍進入一輛接待的綠皮飛車內。


綠皮飛車內,星之奇跡的人剛剛坐定。


羅亮心頭驀然一跳。


他伸出手,觸摸貼身佩戴的一塊青藍晶瑩美玉。


此時,這塊狀似月牙的靈犀玉,正正在頻頻跳動,傳遞來一絲清悅的電流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