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五十一章 助教人選

北辰星,主校區。


一棟簡約敞亮的大樓內。


陽光從穹頂的玻璃透射在一樓的大廳。一群青年身影,洋溢著歡聲笑語。


這些人多是俊男靚女。男的麵容英俊,身材高挺;女士衣裙飄舞,美貌動人。


這些青年男女,有二十多人,都是通過這次考核的新助教。


“蘭馨,真是太好了!我們一起通過了考核,以後不會分開,永遠是好朋友,好閨蜜。”


銀鈴般的女子聲響起。


一名身著職業裝藍裙,苗條清瘦的漂亮女孩,笑容明媚,眉間流露喜意。


“小晴,小聲點。上麵有導師在看呢。”


袁蘭馨身穿白色辦公套裙,體態豐韻頎長,眼眸閃爍,瞳孔中略帶一絲蘭色。


聲如銀鈴的漂亮女孩,是袁蘭馨的室友,名叫柳晴。


袁蘭馨和柳晴,明眸看向二樓。


在二樓天井的欄杆處,出現幾位導師的身影。


北辰總院的導師,德高望重,身份崇高。


一樓大廳裏,這些青年新助教,目光裏流露崇敬、向往。


“導師們一會要挑選助教,我好緊張,不知會被哪位導師看中?”


柳晴白皙的臉蛋,泛起一抹紅潤,忐忑期待的樣子。


“蘭馨,你說我們可不可能被同一個導師挑中?”


“基本不可能。很少有導師會缺兩名助教。就算有這種情況,也不會同時挑兩個沒經驗的新人。”


袁蘭馨搖頭道。


如果一名導師的兩個助教都是新人,工作展開可能不那麽順利,容易出現紕漏。


“那倒也是。”柳晴吐著舌頭道。


“小晴,你這次考核發揮不錯,比我預想中好得多。”


袁蘭馨若有笑意,打量標準清瘦身材的漂亮女室友。


按照她以往的評估? 柳晴的成績比自己差一截,通過考核的機會不超過三成。


但這次考核,柳晴竟然超常發揮? 成績與她差不了多少。


女室友心態其實一般? 在學校同班幾年? 隻見過她發揮差,從沒見過超長發揮的情況。


“哼!在北辰這麽多年,就不能允許我爆種一次?”


柳晴明眸輕翻? 一臉傲嬌的樣子? 隻是神態稍微點僵硬。


袁蘭馨抿唇微笑,沒再說什麽。


在二人聊天的當口。


二樓欄杆處,已經到十幾名導師。


這些導師? 大多是年長者? 再不濟也是青中年。


導師人群中? 一名俊逸挺拔的少年? 引起眾人的注意。


即便是幾名資深導師? 也時而打量他? 或是含笑示意。


“那就是北辰史上最年輕的導師?”


“真是年輕的過份,比我們這些助教,都要小好幾歲。”


一樓大廳內,那些青年助教們,交換眼神? 麵色驚奇。


“要是被這位新助教挑中怎麽辦?”


“我們這些新助教? 沒有任何資曆? 可不好拒絕。”


一些助教略感擔憂。


原則上說? 助教和導師之間,是雙向自由選擇。


按照慣例。剛考核通過的新人助教,學校尚未安排工作? 又沒有經驗資曆,沒有挑剔的資格。如果被某個導師選擇,一般不敢拒絕。


如果拒絕,不僅得罪人,且會在學校導師心中留下惡劣的印象。


但這僅指一般的情況。


一樓大廳內,少數助教心裏在琢磨,萬一被羅亮選中,要不要拒絕?


……


“倪教授,您看中哪位學生?”


“哈哈!倪教授提前說出來,咱們不跟你搶。”


二樓欄杆處,一位麵容枯瘦,約莫四五十歲的黑袍女法師,站在一眾導師的中心c位。


倪教授,是場上唯一的中級導師,是一名強大的黑暗魔法師。


在場的導師,都對他敬畏三分。


“公平競爭,無需謙讓。”


倪教授眼眶凹陷,聲音略顯嘶啞,身上有種森冷的氣息。


“我還沒有確定人選,目前覺得盧真、袁蘭馨、威廉三人,綜合素質不錯。具體選誰,等會再麵談。”


倪教授報出了三個名字。


“喔!倪教授眼光不錯。這三人的確是助教裏麵很出色的幾個。”


一名年邁導師道。


“各位導師,那些新人助教的資料,你們已經得到。接下來,各位導師可以與下麵的助教接觸談話,選擇適合的助教人選。”


工作人員的聲音,在廣播裏響起。


同一刻。


一樓大廳裏,那些新人助教們,也得到了相應的提示。


按照規則。他們可以等待導師們點名,上去談話,抉擇去留。


如果有自信,可以毛遂自薦,去拜會上麵的某位導師。


羅亮居高臨下,掃視一樓大廳內二十多名新助教。


這些年輕助教,都是北辰總院的學生考核而來的,大多來自高研班。


羅亮是新導師,除了袁蘭馨,全是陌生麵孔,一個都不認識。


他所能了解的,隻是紙麵上的資料。


羅亮目光在袁蘭馨身上逗留了一下。


依舊是白色強迫症的衣裝,白色辦公套裙,小腿處穿著白色長襪,鞋子也是銀白高跟,配合瑩白的肌膚,顯得明燦亮眼。


袁蘭馨二十五六歲,眼瞳帶蘭,容顏五官姣好。她不是那種常見的瘦美類型,臉型略帶圓潤,身材高挑豐韻。雖然不是公孫琴那種絕美姿色,卻有種嫻淑得體的風韻。


袁蘭馨和柳晴,都感應到羅亮投來的打量目光。


袁蘭馨微微低頭,內心有些複雜。前些日,正是她負責接待羅亮等來自天藍分校的師生。


那時,她彰顯出總院高研班的驕傲和矜持,甚至出言嗬責出去亂逛的羅亮,被後者不鹹不淡的頂了回去。


今時今日。


她呆在1樓大廳,是一名新任助教,等待命運的抉擇。


而羅亮在二樓居高,以導師的尊貴身份,準備挑選一名“幸運兒”。


二者的身份,有著天淵之別。


羅亮看得出,袁蘭馨有些尷尬,所以低下頭。


倒是袁蘭馨身旁的藍裙女孩,帶著一絲好奇,迎向羅亮。


藍裙女孩身段苗條,一張瓜子臉,清瘦漂亮,眸光亮澈,睫毛濃密,看起來明媚陽光。


感受到羅亮的目光打量,藍裙女孩清美的臉蛋,飄過一抹紅暈。


羅亮目光稍亮,卻有點詫異。


其餘助教麵對他的打量,多少有點躲閃。唯有此女,有幾分少女般的天真明媚,還主動迎向羅亮的目光。


羅亮看了下資料,藍裙女孩名叫柳晴,25歲,高研班的學生,城邦級中階修為。


單看覆曆,在這些新人助教裏算是中遊。


羅亮猜測,這名叫許晴的女孩,應當願意當自己的助教。


當然,這隻是羅亮的感覺猜測。他不會這麽快鎖定助教的人選。


這些新人助教裏,綜合最優秀的,應該是倪教授提到的三個人:


盧真、袁蘭馨、威廉。


盧真是一個光頭大漢,修為最高,達到3級巔峰,看上去沉穩冷靜。


威廉,是一個金發獅子頭的帥氣青年,帶著自信的笑容。


在羅亮打量時,威廉咧嘴一笑,沒有回避。


羅亮無法確定此人的笑意是否有暗示,或許是習慣性的動作。


他查了下威廉的資料,竟然是雙職業,一個是3級中階,一個職業是2級高階。


盡管第二副職業,修為不高。但雙職業終歸有優勢,可以應對更多複雜的局勢。


“倪教授,我曾經聽過您的課……”


“張導師……”


在羅亮考慮的時候,1樓大廳有些年輕助教,鼓起勇氣,主動來到2樓,向某位資深有名望的導師問好,毛遂自薦。


隻有部分導師,享受到這種待遇。


羅亮不是資深有名望的導師,目前還沒人主動過來跟他打招呼問好。


“很抱歉,你不符合我的助教要求。”


倪教授直言不諱,拒絕了一個慕名而來的年輕助教。


“你實力不錯,不過,我要先考慮下。”


其他導師就算拒絕,也會比較委婉。


倪教授的目光,在袁蘭馨和威廉的身上,逗留比較多。


三個最優秀的助教裏,沉穩冷靜的光頭男“盧真”,被一名資深導師選中,叫上來談話。


雙方一拍即合。盧真成為那位資深導師的手下。


如此一來。


最優秀的三名助教,隻剩下袁蘭馨和威廉。


羅亮估計,其它導師沒有點二人,可能是對倪教授的敬畏。


“怎麽還沒導師挑選我?如果再沒人挑選,我就要……”


袁蘭馨站在下麵,粉拳輕握,內心有點焦急。


她很期待,被一名資深導師挑中。隻要不成為羅亮的手下,她都感到滿意。


柳晴明眸流轉,偶爾偷偷喵一眼二樓那位少年導師。


開創北辰曆史的少年導師,這可能是一條超級大腿,上一位最年輕的導師,成就北辰史上最偉大的校長之一。


一旦押對寶,就能飛黃騰達,更何況……


就在這時。


金發獅子頭的“威廉”,麵帶微笑,從容淡定的踏上二樓。


作為三個最優秀的新助教之一。


威廉的動作,自然吸引了在場導師的關注。


倪教授麵無表情,掃了威廉一眼。


威廉或者袁蘭馨,是她綜合考慮過的兩個目標。


其它導師,現在沒點名二人,是出於對她的敬意。


倪教授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威廉主動過來問候,她就收下此人。


對於倪教授這個層次的導師,收一名優秀助教很容易,甚至可以進行一個小招聘,讓許多助教趨之若鶩。而且,中級導師的助教名額,足足有四個。


她今日來這裏,是碰巧聽到,隨性而為,哪怕收不到人也無所謂。


在眾多師生的關注下。


威廉並沒有選擇倪教授,也沒有走向任何一位資深有名望的導師。


“羅導師,我聽過您的第一節課《實戰與身法》,不得不說,您的綜合實力,包括教學能力,狠狠回擊了外界的質疑。”


威廉麵帶善意的笑容,走到羅亮麵前。


在場的師生,都大感意外。


威廉這位優秀的新人助教,居然選擇羅亮這個毫無資曆的少年導師。


一樓大廳的袁蘭馨,蘭色眼瞳閃過喜意,長鬆一口氣。


“僅憑這點,似乎不足以吸引你當我的手下。”


出乎預料,羅亮麵色平靜,沒有熱情的跟威廉談話,立即收下這名優秀的助教。


“據我所知,助教選擇導師,頗為看中導師的資源和人脈。這方麵我沒有任何優勢。而且,跟隨一名比自己小好幾歲的導師,對常人來說會很沒麵子。”


“告訴我,你選擇我的真實原因?”


羅亮平淡的目光,審視著威廉。


威廉一怔,很快露出燦爛笑容:“羅導師,我看中您的潛力!“


“十八歲的少年導師,擁有無限的可能,未來或許能開辟一個奇跡,正如曆史上那位偉大的校長。我作為新人助教,希望與您一起見證曆史!”


威廉語氣激蕩,鬥誌昂揚。


聽到這番話,一樓大廳的部分年輕助教,不由熱血沸騰,頗為異動,甚至產生悔意,沒有抓住這種機會。


倪教授等導師,微笑點頭,倒也理解威廉的選擇。


羅亮沒有資源人脈,但是有極大的潛力。


威廉的選擇,就是一次賭博。


賭對了,他有機會見證曆史,成為偉大人物的追隨者。


賭錯了,耽誤了助教的黃金時間,失去很多重要的資源。


“你的理由,合乎情理。”


羅亮嘴角微揚,認可威廉的這番話。


威廉心中一喜,正要說些效忠的話。


一些資深導師輕歎,這名優秀的助教,竟被羅亮收入囊中。


“但是很抱歉!你不是我助教的最佳人選。”


然而,羅亮話鋒陡然一轉,做出一個出乎全場預料得選擇。


威廉臉上笑容僵住,整個人愣住,不知所措。


在場師生吃驚,難以置信的看向羅亮。


羅亮這位少年導師,在坐穩位置前,應當沒幾個助教甘願主動跟隨他吧。


他怎麽會拒絕一名優秀新助教的毛遂自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