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三十一章 眼看他起高樓

在羅亮跟隨唐曼月辦理手續的時候。


“北辰史上最年輕導師”的消息,在總院中上層的小圈子裏不脛而走。


一個個學院領導和資深導師,被這個消息震驚到。


一些保守派的資深老人,對此表示質疑和憤慨,要求徹查考核過程。


尤其是,有心人在消息中“加了點料”。


有小道消息稱:在特聘考核前,部分考官和評審接到“老校長”電話的關照和授意。


消息幾經轉變,形成了多個版本的說法。


“那個少年雖然有點本事,但距離成為導師,差不少火候。是老校長的強大能量和影響力,‘內定’此人的導師職務。”


其中一個版本的說法,相對“靠譜”,得到大家的認可。


老校長的人脈和影響力深入人心,本身是星空大能,就算是現任北辰的掌舵人,都會賣他麵子。


……


北辰主校區,一棟充滿曆史氣息的行政樓內。


“……最終,孩兒雖然不甘放棄,卻隻能眼睜睜看著羅亮奪取導師的職務。”


付先鋒一臉慚愧,低頭向一位氣質儒雅的青衫中年匯報。


儒雅青衫中年是付先鋒的爺爺‘付文宗’,北辰總院異能係的主任。


“聽你這番敘述,羅亮幾乎是憑硬實力奪得導師特聘考核的第一名?”


付文宗深邃黑亮的目光,閃爍不定。


“差不多。”


付先鋒稍顯無力的道:“羅亮那隻擁有真龍血脈的上古異獸,讓我的異能血脈受到壓迫,便是一對一,也難以戰勝。”


“此外,羅亮在學識考核那關的表現,著實太妖孽,連擔任副考官的‘徐芸容’教授,都被他折服。”


“看來,的確怪不上你。”


付文宗對孫子的怒火和不滿,消散大半。剛進屋時,他可是一頓劈頭訓斥。


“羅亮的那隻強大異獸,看似取巧,但符合規定。戰力考核上,不可挑剔。”


付文宗負手背轉身,看向窗外一片鳥語花香、城市花園般的龐大北辰校園。


“不過? 學識考核這一關很有蹊蹺。羅亮隻是一個十八歲少年,能擁有這般淵博的知識?甚至讓徐老欽佩震動?”


付文宗平靜的麵容,浮現一絲冷意。


在他漫長的閱曆中? 沒見過這種通曉多領域的妖孽少年? 除非是轉世重修。


可羅亮的舉止言行? 沒有那種重修老妖怪的穩重和城府。


“爺爺,您的意思是?”


“兩種可能。第一,羅亮是真正的天驕妖孽? 不可匹敵。第二? 老院長影響買通了兩名考官,或者暗中以特殊手段幫忙作弊。”


付文宗分析道。


“那我們該如何反製?”


付先鋒眼底掠起一抹喜意和期待。


他也不相信羅亮有那種淵博的學識,感覺很不真實。


付先鋒知道爺爺作為係主任? 在學院高層有關係後台? 至少是副校長級別。


且付主任擅長權術? 從一名助教走到如今? 擊垮過不知多少對頭。


付先鋒期待爺爺運籌帷幄? 揭露羅亮的不光彩手段? 將其拉下台。


付先鋒對羅亮的敵意,除了被奪導師職務,還源於羅亮試圖搭訕、接近他心目中的女神老師唐曼月。


“反製?不!”


付文宗搖頭,嚴肅的看著孫子。


“先鋒你記住,無論羅亮是哪種情況? 短期內不要招惹這個來曆不明的小子。”


“是。”


付先鋒點頭? 又不甘道:“可難道就放任他踩著我上位? 風光無限……”


付主任冷眼道:


“眼看他起高樓? 坐等樓榻的那一天。”


這是付主任,留給付先鋒的最後一句話,揮手讓他退去。


“眼看他起高樓……”


付主任走出行政樓? 仔細體悟這句話。


某一刻。


他豁然恍悟,撫掌而笑:


“羅亮!在這種風頭上,你當上‘導師’之位,可別想輕鬆。”


付先鋒想到一個形容,符合羅亮此刻的情況。


那就是“德不配其位”。


首先是輿論的風波,將會為羅亮帶來壓力。


十八歲的北辰總院導師,外界無論如何都會質疑。


搞不好,還會連帶影響老校長的名譽和威信。


其次。


羅亮將要擔任的導師職務,接替“洪真奇”導師在“天冥樓”的位置——那裏本就有一個爛攤子。


北辰高層是想要一個能力和背景兼並的資深導師,去穩定局勢,解決問題。


一個備受質疑的少年導師,人情世故尚未通明,麵臨這個爛攤子,隻怕會發生令人期待的化學反應……


……


袁蘭馨返回接待大廳。


一路上,她麵色恍惚,神情低落。


袁蘭馨回想起,在接待大廳那個曾被自己指責的懶散少年。


考核前。她和羅亮之間有些不愉快。


羅亮對她的斥責視若不見,還出言頂撞,對身為總院高研班的她毫無敬意。


袁蘭馨當時內心冷笑:羅亮這種驕縱之輩,在北辰總院遲早會栽一個跟頭。


然而。


她還沒等到羅亮栽跟頭的一天,不到半天時間,雙方的身份發生戲劇化的逆轉。


袁蘭馨依舊是實習的高研班學生,為成為助教努力。


而羅亮已成為總院的導師,身份地位上全麵超越她,成為她名義上的上司。


這讓袁蘭馨極度不舒服,對羅亮嫉妒,又充斥莫名的敵意。


“蘭馨,怎麽了,你好像有心事?”


一個銀鈴般的女孩聲響起。那是一個明媚的職業裝女子,她的同班同學,兼室友閨蜜,關係很好。


“唉!之前在考核區,我們提到的那個少年,你還記得吧?”


袁蘭馨哀歎一聲,正好找女室友傾訴內心的鬱悶。


“那個參加導師考核的分校少年?”


“嗯,就是他!這小子不知道有什麽背景關係,居然真讓他競聘通過,成為北辰曆史上最年輕的導師。”


“不會吧?這麽年輕的導師?你別拿我開玩笑!”


銀鈴聲的女同學,驚訝無比。


“是真的!張青楓組長確認過!不然我心情也不會這麽糟糕。”


“嘻嘻,你為什麽心情糟糕,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女同學樂道。


“少拿我開涮。”袁蘭馨沒好氣的道。


“我是說真的!那可是北辰史上最年輕的導師,潛力造化無窮!如果哪個助教能抱上這條大腿,嘖嘖……”


女同學分析道。


聞言,袁蘭馨一雙略呈蘭色的美眸,閃過一絲亮光。


可忽然想到什麽,袁蘭馨又搖起頭。


且不論她和羅亮關係不好。


羅亮成為導師,未必能坐穩位置,可能麵臨一係列麻煩。


袁蘭馨的政治嗅覺很靈敏。


她早先聽聞,付主任的那個天才優異孫子,將會通過特別招聘進入北辰總院,接任天冥樓‘洪真奇’導師的位置。


這個消息,在北辰內部被認為是板上釘釘。


付先鋒這位能力出眾,資曆背景強大的年輕俊傑,袁蘭馨有所關注,曾向往能當對方的助教老師。雙方年齡相差不大,或許有攀上高枝的可能……


今日,羅亮異軍突起,奪取原屬於付先鋒內定的導師職務。


袁蘭馨覺察到不簡單。


以羅亮的年齡能競聘成功,背後鐵定有北辰高層的關係。


而付主任在北辰總院,權勢強大,有深厚的人脈關係,據說有副校長級別的後台。


“如果誰成為羅亮的助教,可能陷入學院高層‘派係爭鬥’……”


想到這點,袁蘭馨不寒而栗。


沒有任何一個助教,願意卷入這樣的漩渦,稍有不慎,就會成為大人物博弈犧牲的棋子。


“蘭馨!你之前可是說過:那小子要是能競聘成功,考取助教職務後,甘願為他打下手麽?”


女同學瞪眼看向她,打趣道。


“我那是開玩笑!”


袁蘭馨否認,稍帶圓潤的姣好麵容,白瑩肌膚上泛起一抹惱怒的紅暈。


“如果我成為助教,會選擇一位性格沉穩、資曆深的導師。”


“這可是你說的喲,到時候別和我爭搶……”


女同事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伸手去捏她白瑩透紅、宛若玉盤的臉蛋,比那種單純的瘦臉更水嫩,有肉感。


“咯咯!別鬧!你要是喜歡就讓給你!可別怪事先我沒提醒……”


……


北辰星,四點半。


北辰主校區,人事部大樓的一間辦公室內。


“……雖然不知道你用什麽方法取得考官的信任,通過特聘考核,但那不是我職責範圍內的事。簽下這份合同,你就是北辰總院的一名導師。”


一名麵容冷峻的棕發中年,銳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羅亮,毫不掩飾那種質疑、挑剔的意味。


“實習期,三個月?”


羅亮在簽合同時,注意到相關條約的字眼。


“這是標準合同,每個新導師在入校後,都有三個月的‘考察期’,通過三個月的實習考察後,就能順利‘轉正’,到時候會重簽訂一份正式合同。”


“在三個月內,如果導師能力不夠、凡響比較差,或者做出嚴重違紀、人品敗壞的事,北辰有權解除合同,免除其導師的身份!”


棕發中年說到最後,聲音鏗鏘,有種殺伐果斷的冷厲。


羅亮聽出強烈警告的味道。


顯然。北辰的人事部門,相關領導對羅亮通過考核的情況,非常的不滿。


“不要這麽嚴肅嘛。”


羅亮簽完合同,伸了一個懶腰,點起一根煙,慢悠悠的道:


“說不定某一天我想走,北辰學院不舍得,求著要留下我呢。”


聞言。


一旁俏立的唐曼月,麵容略滯。沒想到羅亮這麽自戀,連人事部的領導都敢頂嘴。


人事部,可是掌握著到導師的考評,尤其是對實習期的新導師,具有較大的影響。


“這個冷笑話不好笑!還有,這裏不能抽煙,念在你初犯,暫不計入考評,不公開批評通報。”


棕發中年不怒反笑,看向羅亮的目光,有種憐憫的冷意。


“合同簽完了,我出去抽。”


羅亮不以為意,拿著相關手續,跟唐曼月一起離開。


簽完合同,羅亮已經是北辰學院登記在冊的導師,哪怕是在實習考核期。


“唐導師,你說我這三個實習期,會不會出變故,導致沒法轉正。”


羅亮吐出一口煙氣。


唐曼月柳眉輕皺,跟他拉開點距離,冷淡道:“一般而言,通過招聘考核的導師,三個月實習期隻是走過場。在實習期內被開除的情況,非常罕見。”


“原來是走過場,看那位人事部領導的臉色,我以為隨時可能會被開除呢。”


羅亮笑道。


“你現在的情況,是個例外。不排除這個可能!”


唐曼月鮮豔的飽滿唇線,勾起一抹玩味。


羅亮臉上笑容微僵。


……


人事部大樓,辦公室內。


棕發中年在羅亮離開後,點起一根香煙。


思忖幾秒,他慎重撥打一個電話。


電話接通後,傳來一個女子聲,示意他等候片刻。


直到他一根煙快抽完。


電話那邊才有回應,響起一個平易近人的老者聲音:


“小金,見過那個少年了?”


“詹校長,見過了,我替您把好關了……”


棕發中年冷峻的麵容不再,臉上堆滿笑容。


他匯報道:“初次見麵,羅亮給我的印象不好,為人輕浮自大,在我辦公室隨意抽煙,隨意頂撞上司。拋開能力不談,我覺得他的品性,不足以擔當北辰導師。”


“而且,羅亮剛才還說過一句很猖狂的話……”


棕發中年略顯猶豫的道。


“他說了什麽話?”詹校長問道。


對於這名有老校長支持,打破北辰學院曆史記錄的少年導師,即便是他的身份也被驚動,百忙中投來關注。


“羅亮說:說不定哪天他想走,北辰學院會求著留下他。”


棕發中年小心翼翼得答道。


電話另一端的詹校長,沉默數秒,才有回應。


“我知道了。”詹校長的電話掛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