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零九章 青銅火槍

天雲莊園。


羅亮通過虛擬大師的手段,關注女校長後續追殺的情況。


最終的結果,符合他的預期。


這一戰,要的就是立威。


事情塵埃落定。


羅亮環視一片狼藉的天雲莊園,超過一半建築倒塌。行政樓那裏,留下幾百米的深坑。


來自仙界的4階大陣,在交鋒中崩潰,需要修複。


羅亮打算等以後積分充足,將天雲莊園的陣法和科技防護量,提升一兩個層次。


“羅少爺,這些毀掉的建築,可交由我處理,最多半個月便能複原,且能重新設計,加強防護強度。”


阿諾德躬身道。


加入天雲莊園,已有半年,阿諾德完全融入管家的角色。


對於眼前的少主人,阿諾德隨著了解,越發敬畏。


剛不久,羅亮麵對爆種發揮準5級戰力的女星盜,輕描淡寫的化解,令其功敗垂成。


阿諾德雖然晉升4級鎮國級,卻感覺自己和少爺的實力差距,進一步拉大。


要知道,少爺隻是一個將滿18歲的少年,其成就堪稱人類文明的天驕。


“嗯。”


羅亮點頭,忽然抬頭看向夜空。


咻!


一道藍色光影,從星外穿梭而來,落到天雲莊園。


“羅少爺!雨桐辦事不利,沒能留下無麵人和血瞳屠星,請少爺責罰。”


白衣美貌的女校長,欠身匯報。


羅亮啞然失笑:“行了!別來這套。你今日表現不錯,讓仙界大仙出手幫你化解禁忌金丹,還算有些成效。”


“仙界大仙?”一旁的阿諾德,心頭駭浪滔天。


對於女校長成功碎丹,一飛衝天,他本就震動驚奇。


怎麽也沒想到? 是由仙界的真仙大能,親自出手,為李雨桐解決問題。


天雲莊園的背景跟腳? 再次超出他的預期。


“有羅少爺這番點評? 我心安不少。”


女校長嫣然一笑? 顯得乖巧溫婉,不複戰鬥中的霸道。


李雨桐踏實安心不少。


羅亮背後的神秘掌權者,請動仙界大仙出手? 這份情麵著實太大了!


要是她表現的價值? 入不了掌權者的眼,會深感壓力。


“今日一戰,你的名字隻怕會名揚星際? 接下來有什麽打算?”


羅亮笑著道。


他估計會有不少大勢力? 想拉攏女校長。


李雨桐沉吟道:“我會打磨、沉澱一段時間? 然後衝擊6級-行星級。”


6級-行星級? 相當於修真境界的化神期。


如果李雨桐今日有這般修為? 以她禁忌金丹的底蘊? 完全有機會將無麵人的主分身滅殺,甚至留下血瞳屠星。


“不久後,北辰總院可能會召我回去。具體去留,雨桐會聽從少爺,以及您師門的意見。”


“好? 你放心去修煉吧。”


羅亮擺手道。


……


女校長離開後。


羅亮取出一顆赤色光球? 內中隱隱流轉血澤? 散發一股奇特的靈性波動。


“這? 就是傳說中極為罕見的‘血脈精魄’?”


羅亮饒有興趣的打量著。


這顆赤色光球,是紅刹莉莉燃燒血脈身體形成的產物。


據小初說,血脈精魄的誕生? 非常不宜,都是在苛刻特殊的情況下形成,且具有一定偶然性,沒法穩定獲取。


隻有血脈比較純正的超凡種族,燃燒自我,奉獻生命,才有一定幾率誕生。


血脈精魄有什麽作用?


它可以讓符合條件的人,繼承其生前的血脈力量,包括部分戰鬥技巧和經驗記憶。


一個普通超能者,如果得到紅刹莉莉的“血脈精魄”,堪稱是大機遇,將能快速獲取鎮國級以上的血脈力量和戰鬥技巧、經驗記憶等。


理論上說,羅亮也可以繼承這顆“血脈精魄”。


不過,紅刹莉莉生前對他有仇視敵意,正常來說,成功率比較低。


羅亮對此興趣不大。


以他的修煉進度,很快就能全麵超越巔峰時的紅刹莉莉。這顆“血脈精魄”,對他價值沒那麽大,除非是想多一種強大的血脈能力。


這顆“血脈精魄”,如果放在組織空間,估計能賣一筆不小數目的積分。


“你說,紅刹莉莉的血脈,是‘天陽大帝’血脈的分支之一?”


小初透漏的另一個細節,讓羅亮略感詫異。


女星盜擁有的雖然不是天陽真傳血脈,但血脈濃度不低,開發程度遠勝林清清。


不過,想到天陽大帝的風流傳說,羅亮覺得很好接受。


天陽大帝在宇宙間留下三大主族血脈後裔,幾百個分族支脈後裔,數不清的遺落零散血脈。


光是平生“閱曆”過的極品美女,以萬為單位,其中有不少還是異族女子。


……


聯邦中心,一片荒蕪的星區中。


一艘形似漆黑棺槨,表麵鑲嵌著一個個白色骨骸,散發陰森氣息的神秘艦船堡壘,漂浮在宇宙中。


“……辛巴副團長,以上便是事情的經過。”


一個麵孔模糊、明暗變幻的風衣男子,神情忐忑,帶有恭敬之意,匯報道。


森冷殿室的深處,一個白骨王座上,呈現一個腰胯雙劍、背負青銅火槍,身形高大如獅子的威猛金發男子。


這是一位名震星空,讓聯邦諸多商人、貴族喪膽的傳奇星盜。


“天雲莊園……”


王座上,獅子王般的魁梧金發大漢,睜開棕藍色的眼瞳,斂去心底深深的悲痛。


“這個勢力,隱匿幕後,透出的種種作風,包括肖千桐的死,讓我想到一個傳說中的組織。”


辛巴副團長聲音渾厚,話語忽然一頓。


傳說中的組織?


無麵人的這具主分身,琢磨這句話,卻不明寓意。


“但願是我想多了。”辛巴副團長,微微搖頭。


“天雲莊園這邊,我們要怎麽應對?”


無麵人問道。


“在沒摸清天雲莊園真正底細前,不宜再妄動。這次劫獄行動,讓我們黑骷髏處於風頭浪尖,聯邦軍方總部,一些星空獵手,正在加大對我們的通緝追捕……”


辛巴聲音低渾、冰冷。


“為避免損失,黑骷髏可以不再招惹天雲莊園。但女兒的仇,我這個做父親的,遲早會要個結果……”


辛巴副團長,緩緩取下背後的青銅火槍。


無麵人眼皮直跳。


他記得,這把古老的火槍,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動用了。


上次動用時,直接將一艘幾公裏長的星際母艦擊穿,殺死裏麵一位上遊國的貴族大人物。


“二當家……”


“放心,我會顧及大局,在這個關鍵眼,不會輕易出手。”


辛巴副團長取出一塊抹布,輕輕擦拭青銅火槍。


無麵人長鬆一口氣。


他知道,現在的形勢對二當家有些不妙。


為了救女兒,配合莉莉的行動,前後損失星盜團內太多高手,難以服眾。


而今,黑骷髏的高層,有一兩位大佬,以此攻訐辛巴副團長。


好在二當家威信尚在,又有團長的支持,否則現在的地位,必然受到動搖。


“對了,你說莉莉死前,凝聚了一顆‘血脈精魄’?”


辛巴麵露沉思。


“沒錯,我親眼所見,八、九不離十。”


無麵人篤定道。


“那應該是一顆‘血脈精魄’,可惜被羅亮第一時間收走,不給我開口的機會。他應當也看出了此物的來曆。”


“嗯,等風頭過了,想辦法與天雲莊園交涉,將這顆‘血脈精魄’買回來。”


辛巴吩咐道。


“買回來?二當家您是想……”


無麵人有所猜測。


“血脈精魄,除了能讓人繼承血脈力量。還有小概率複蘇的可能,以另一種生命形態複活。雖然在屆時,延續的生命也不算真正意義上的莉莉。”


辛巴沒有隱瞞自己的想法。


複蘇的條件很苛刻,難度極大,不比讓修真界禁忌金丹突破容易多少。


縱然複蘇不成。


為女兒的血脈精魄,找到一個合適的宿主、繼承人,也是做父親的一份心意。


“據說,複蘇的最佳方法,最好要有高層次,傳承古老的‘禦靈師’出手。隻可惜,禦靈師在主宇宙太過罕見,一般都傳承殘缺,不成氣候。”


“禦靈師嗎?這件事我會和大軍師商議,想辦法解決。”


無麵人應諾道。


在他看來,這件事過於渺茫。


禦靈師這種令諸天禁忌的職業,何其超然高傲,一般都不屑來主宇宙,隻會入侵那些有更多神話物種的世界。


……


天藍星,天都城。


次日,莊園開始修複。


羅亮直接搬到北湖大院居住。


對於昨晚,6級超能者的太空戰鬥,天藍星的普通民眾和大部分低階超能者,並不知道具體情況。


一方麵,戰鬥比較短暫。


再一個,在漆黑宇宙裏交鋒,沒有波及到星球表麵。


倘若交鋒的火力,再激化,上升一個層次,就會波及影響星球,普通人有機會目睹戰鬥。


羅亮準備在數日後,啟程離開天藍星。


最後的時間裏,主要是陪伴父母,與林清清約會。


大戰後,接下來兩三日。


時而有些星際間的大勢力,派代表來天藍星北辰校區,向女校長示好,拋出橄欖枝。


跟羅亮料想的差不多。


女校長禁忌金丹突破,表現的恐怖戰力和潛力,引起星際間一些超級勢力和頂層大人物的關注。


然而。


女校長直接閉關,謝絕一切客人,並對外宣稱,已經有效忠的勢力。


除非是星空大能層次的強者親臨,否則就算有5、6級強者拜訪,女校長都不會現身。


那些星際大勢力的代表,一個個失望而歸。


對於女校長宣稱效忠的勢力,這些星際大勢力,能查到線索。


女校長的個人資料上,除了是北辰天藍星分校的校長,還掛著“天雲莊園”安全顧問的職務。


天雲莊園,逐漸進入少數星際大勢力和上層人物的視野。


但僅限於少數勢力和有心人知道。


大部分勢力和民眾,對天雲莊園一無所知,更別說羅亮這號人物了。


……


這兩天,女校長除了麵對星際勢力的拉攏示好,還麵臨組織中,自由頻道小圈裏幾名成員的詢問。


良藥苦口、暗夜君王、見習星官都向詢問她,是如何化解禁忌金丹的難症。


隨著女校長跟羅亮、天雲莊園的走進,這幾位組織成員,對女校長“水煙柔”的身份,基本確認了。


這些人,或明或暗的打聽,是否有某位掌權者或者宇宙至尊,為女校長化解難症。


暗網之王的詢問,最為直接。


暗夜君王:你見到掌權者大人了?


女校長不敢輕易回答,便向冷月無聲請示。


冷月無聲給她的指示是,隻要不透露那位掌權者大仙的來曆和具體細節就行。


女校長心中大定,底氣十足。


她直接來了一個群發回複。


水煙柔:非常感謝天雲莊園。有一位不能透漏身份得掌權者、宇宙至尊出手,為我完美化解了禁忌金丹。


回複過後。


女校長心情莫名的暢快、滋潤,想象這些大佬收到消息的精彩表情和心理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