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八十一章 任務開啟

“愛蘭天使集團,是否無償幫助羅江公司,並不重要,貴公司沒有這個義務。”


羅亮公事公辦的樣子。


“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正義或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羅亮目光投向董事長喬鬆德。


花須老人神情一顫,慚愧低頭,有種接受正義審判的錯覺。


“喬鬆德,你身為董事長,批準支持‘陳福中’的犯罪計劃,是幕後的一員,難咎其責。諒在你不是計劃的策劃者,並未釀成大禍,我允許你去自首——接受法律的製裁。”


“自首?”


喬鬆德眼珠子瞪大,一臉懵逼。


羅亮一番正義凜然的宣布,大家以為有什麽特殊操作和嚴厲懲罰。


結果就是自首。


在場其他人,米諾·愛蘭,羅亮父母,都是麵色愕然。


“沒問題,我去自首,坦白所有情節,讓法律製裁我的罪行。”


喬鬆德如蒙大赦,擦拭額頭上的冷汗。


隻要不是讓他自裁。


自首、製裁什麽的,都可以接受。


陳福中的犯罪計劃,畢竟沒有得逞,他大方去自首,可能會判幾年,但至少性命無憂。


“至於你!米諾·愛蘭——”


羅亮麵色嚴肅,直視這位一米七五的金發眼鏡大美女。


米諾·愛蘭心裏咯噔一聲。


她如果也去自首,進入牢獄,愛蘭天使將會群龍無首,被同行勢力吞並掉。


而且,她感覺羅亮貪圖自己的美貌,與大多正常男人沒區別,興許會提出“過份”的要求。


“米諾·愛蘭,你雖然沒有參與批準陳福中的罪行,卻有縱然、默許犯罪的行為。”


羅亮說到這裏,發現江漫琴在給他使眼色。


“阿亮,這個姑娘漂亮能幹,聽起來沒有大的罪責,情有可原。強行將她送進牢獄,愛蘭天使可能會崩離解析,對行業產生衝擊,帶來無數的失業……”


江漫琴傳音道。


母親說的這些話,羅亮基本沒聽進去,隻記住了“漂亮能幹”四個字。


“嗯,既然我母親為你求情。”


羅亮嘴角勾勒一絲淡笑。在他的計劃中,本就沒打算將愛蘭天使兩個首腦都送進牢獄。


在這個世界,性別美貌的優勢,很多時候是人之常情。


“看在你漂亮能幹的份上,暫且免去你牢獄之災。”


呼!


米諾·愛蘭長鬆一口氣,雙腿有點癱軟。


從4級虛擬大師甘願為羅亮當司機,可以看出,其人背後的勢力能量,恐怕要超出洛克家族、李家、林宇寒。


她原以為,是羅亮攀交到這些大人物,事實可能恰恰相反。


這樣的大人物,一言一行可決定愛蘭天使的存亡。


米諾·愛蘭不敢違逆,甚至做好了為家族偉大獻身的思想準備。


“罪責可原,小罰難免。為了提高你的思想覺悟,我罰你去一個莊園當清潔工。為期一個月內,每天寫檢討十遍,且要將莊園辦公樓的每個角落,洗得一塵不染(必須穿上你身上這件包臀裙,父母在場暫且不念出來)。”


羅亮宣判結束。


“寫檢討,打掃衛生?”


米諾·愛蘭美眸一凝,小嘴微張,難掩心中的驚喜。


相比牢獄之災,這個懲罰太簡單了,是不幸中的萬幸。就算在當清潔工期間,她可以遙控指揮公司。


“羅公子放心,我會好好寫檢討,反思罪行,提高覺悟。”


米諾·愛蘭態度誠懇。


陳福中那件事,她當初之所以是默許,沒有支持,是因為本能排斥這種下作的事。


隻是出於集團利益的大局考慮,沒有去反對。


“您讓我做清潔工,應該是想讓我做心靈上的清潔工,掃清思想上的糟粕、汙穢……”


莫名間,米諾·愛蘭對羅亮的印象,有了很大改觀。


她略加琢磨,理解到羅亮這番懲罰的深意。


虧她之前做好了獻身的準備,誤以為羅亮貪圖自己的美色。


羅亮這個層次的人,哪會真正缺美女?


資料中他的女友比自己還要漂亮。對方先前的輕浮,最多是玩世不恭,不拘世俗的欣賞。隻要是正常男人,哪個不愛看美女?


米諾·愛蘭一番腦補,羅亮在他心中的形象,顯得光輝正大。


“嗯,你明白我的用意就好。”


羅亮麵龐微抽,一副孺子可教的樣子。


他的本意,是讓米諾·愛蘭穿著包臀裙,彎腰蹲身,在莊園辦公樓各個角落擦拭地板。


懲罰她的同時,滿足前世的某些趣味情節。


對於米諾·愛蘭本身的美色,羅亮倒沒有想法。


“不錯,這個懲罰很恰當!寫檢討,做心靈上的清潔工。”


“阿亮長大了,懲罰人也有思想深度。”


羅亮父母二人相視,頻頻點頭。


隻有羅妃萱小嘴張大,麵露狐疑。


她暗忖道:“堂哥什麽時候有這麽高的思想覺悟?我不信……”


不過。


見到眾人都一致讚成,羅妃萱隻好露出“深以為然”的表情。


……


就在當天。


愛蘭天使董事長喬鬆德,乘坐飛船返航,前往楓葉星自首。


在臨行前。


喬鬆德和米諾·愛蘭做出共同決定:愛蘭天使集團,依然願意無償幫助羅江公司開拓星外市場,不收取任何費用。


二人還提出無償注資50億宇宙幣,但被羅亮拒絕了。


他讓愛蘭天使的高層受到懲罰,卻不會去借機敲詐,這麽做有違底線。


同時,鄭喬柏成為羅江公司的虛擬技術顧問。不過,大多時候會坐鎮天雲莊園。


羅亮將一些從紫天星購買的特產拿出來,帶給父母和堂妹。


“謝謝哥。”


羅妃萱收到一件璀璨明亮的鑽石掛墜,裏麵有內置的微型智腦芯片。


“喜歡就好。”


羅亮笑眯眯的道。他自然不會說,這個鑽石掛墜,就是純粹的工藝科技品,在紫天星不值錢,同類產品,他買了十幾件。


當天晚上,羅亮在北湖大院過夜。


還有兩天就要開學,羅亮留在這裏陪父母,暫時不回天雲莊園。


至於米諾·愛蘭。


在傍晚前,鄭喬柏開著飛車,帶她去了天雲莊園。


夜晚時分,天雲莊園的某個辦公室裏。


“什麽!我要一直穿著這件包臀裙,在莊園裏做擦洗工作?還不準動用超能力量……”


米諾·愛蘭麵色羞紅,咬牙切齒,望著麵前的莊園管家。


她內心咆哮:“天殺的羅亮!虧我以為你是一個思想高尚的人……”


穿著這樣的裙子,蹲在地上,撅著屁股擦拭地板……這太難為情了。


這是什麽畜生想出的齷蹉主意?


如果羅亮聽到她的內心吐槽,會表示“這個鍋我不背”。


他這個惡趣味,純粹是舶來主義。


“少爺說,如果你不想做這份工作,可以選擇去自首,接受法律的製裁。”


阿諾德將一塊抹布,一個臉盆,放在她麵前。


“自首?不不……我願意做這份工作,每天努力做檢討。”


米諾·愛蘭麵色一變,露出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她主動拿起抹布和臉盆,彎腰蹲身,去擦拭辦公樓裏的桌椅、地板。


本來是正常的工作,可由於穿著包臀裙,讓她有種裙底兜風的嗖冷感……


……


北湖大院,別墅的臥室裏。


羅亮躺在床上,觀看天雲莊園那邊的監控視頻,露出愉悅的表情。


可漸漸被一絲回憶思鄉的惆悵取代。


“小初,咱們組織這麽強大,滲透諸天萬界,我為什麽就不能回到前世的地球。”


羅亮歎聲道。


“您口中的地球,可能是主宇宙多元化的一麵。不過,我想搜尋關於地球所在宇宙時空的信息,卻發現相關信息被加密,所以無能為力。”


小初答道。


類似的問題,羅亮以前問過,答案是不能。


“什麽樣的加密信息,連我都不能查閱。”


“這個絕密檔案,權限級別是8階,是前任‘原始者’加密的。”小初道。


“8階嗎?太遙遠了……”


羅亮不禁搖頭。


到了他現在的7階權限,再想提升,著實太困難。


組織裏的7階任務,幾乎不存在,至少羅亮目前沒有見過。


他見過一些4、5階的任務,難度堪稱逆天,且多是涉及高能世界。


本質上,是為阻止“源點之力”的流失,或者收回更多的源點之力。


羅亮見過難度較低的4階任務,扼殺某個世界等同宇宙至尊級別的可怕人物。


5階、6階往上的任務,難以想象。毀天滅地這類的形容詞,遠遠無法形容。


……


一晃眼,兩天時間過去。


北辰超能學院正式開學。


鄭喬柏駕駛飛車,分別送羅亮和羅妃萱去北辰、天藍學院。


在路途中。


羅亮左臂處的令牌印記,給出提示。


他操作的新任務【營救菲蘭亞公主】,剛才正式開啟。


“終於要來了嗎?”


羅亮麵露笑意,意識進入組織空間。


他關注這個1階任務,界麵上的狀態顯示是“已開啟”。


過了片刻。


狀態又轉變為“進行中”。


很顯然。肖千桐選擇進入了任務世界,即是“西婭諸神世界”。


而另外一邊。


阿諾德在莊園裏,靜靜等待他的0階任務【探刺情報-西婭諸神世界】。


這是掌權者委托給他的個人任務。


內容是,探索西婭諸神世界裏大陸帝國間的戰鬥格局,以及土著神靈們的陣營態度。


任務的完成度,取決於掌權者本人。


羅亮通過灰白視界,掌握阿諾德的的生命狀態,一舉一動。


飛車裏。


羅亮收到阿諾德的信息。


“少爺,等會我就要啟程了,莊園裏的一些事務,我跟鄭喬柏交代好了。”


“好,放心去。”


羅亮回複道。


在前晚,阿諾德向他匯報過,說要遵循羅亮師祖的命令,執行一個秘密任務,要離開一段時間。


羅亮當時的回答是,自己知道此事,已得到師祖的授意。


兩個小時後。


阿諾德的任務開啟,身形從天雲莊園一個秘密倉庫裏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