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四十三章 打賭

羅亮凝目看去。


逃竄過來的五六名年輕人,身上氣息紊亂,體表可見燙傷痕跡。


有兩人不停咳嗽,口吐淺墨色的藥液。


這些人的修為,大多是2級巔峰,甚至準3級。


羅亮發現其中一個長臂男子有些眼熟,臉上沾染了藥液。


“李兄,你沒事吧。”


羅亮走過去,扶住李雲傑,拍打他的背部,將藥液逼出來。


藥王浴中的藥液,不適宜口服。


一方麵是藥力猛烈,容易傷髒腑。


另一方麵,不怎麽衛生,畢竟上千人“下餃子”,不排除素質低下的人在藥池裏……


“羅兄,你怎麽也來了。”


李雲傑喘著粗氣,麵色鬆緩


羅亮正要問他話。


“礙手礙腳,還不滾開!”


李雲傑身後,一名白人青年,奔躍而來,冷聲嗬斥。


呼蓬!


白人青年一掌推來,藥液下湧來一股剛猛的暗流,堪比一輛汽車的衝力。


李雲傑猝不及防,身形踉蹌。


還好羅亮扶住他的肩膀,沒有跌倒。


“詹姆斯!你之前撞了我一下,我並未追究,現在又來惹事?”


李雲傑憤怒的看向白人青年,眼神裏卻露出顧忌。


“中心區藥流迸發,我被迫撞你,要不是你擋路,我不會喝藥汁。現在又來礙事?我不會客氣。”


白人青年冷笑一聲,肆無忌憚的衝撞過來。


呼噗噗!


大片的淺墨色藥液,濺到羅亮二人臉上。


羅亮擦拭臉上藥汁,見白人青年衝撞過來,麵色一沉。


“給我下去!”


他冷不丁的抬手,按住白人青年的頭部。


“啊!嗚!咕嚕……”


白人青年的頭部,被按在藥池裏,灌了好幾口藥汁。


十幾秒後,羅亮鬆開手。


“你,咳咳……哇!”


白人青年臉色漲紅,又嗆了好幾口,勉強站定。


待他認清羅亮的麵孔,麵色一變。


又想到被羅亮按住頭部時,仿佛被一頭巨獸鎮壓,動彈不得。


“算你狠!”


白人青年朝藥王池的外圍區域,狼狽逃去。


“羅兄,你確實夠狠。”


李雲傑一臉解氣。


白人青年修為是準3級,實力比他強,來頭比他大。李雲傑被衝撞了,最多口頭譴責幾句,不敢還手,更別說把對方頭按在藥浴中。


“那人好像是羅亮!”


“不要招惹,保持距離。”


附近另外幾個撤離的年輕人,麵露忌憚,果斷繞路跑開。


羅亮前天在晚宴上的威名,藥王浴的參加者,就算沒親眼目睹,大多也聽說過。


“李兄,你們為何逃出,藥王池中心區是什麽情況?”


羅亮這才問道。


李雲傑道:“藥王池的中心區,藥效極好,藥液成份也更精純。不少人去那裏,爭取更好的待遇。”


“我剛才不自量力,想過去嚐試。結果才接近核心範圍的一百米,身體就有些受不住,好似被火爐烘烤。”


“這麽說,你還沒進入真正的核心區。”


羅亮麵露異色。


李雲傑今年二十多歲,是2級巔峰修為,並且是體魄強大的武者。


“沒錯。我在靠近核心一百米的位置,吸收了一會,準備撤離。結果中心區有不穩定的藥力迸發,很多人倉惶逃竄,引發騷動。”


“當時那個詹姆斯撞中我,喝了幾口藥汁,惱羞成怒,對我很有意見。”


李雲傑陳述事情的前因後果。


羅亮點了下頭,對藥王池中心區的情況,有所了解。


中心區的地底下方,畢竟是有巨大丹爐,以及地火的存在,有機遇收獲,也有困難風險。


“你先去外圈緩一下吧。”


羅亮對李雲傑道,後者體內氣息不紊,充斥了暴躁的藥力。


李雲傑下意識點頭,往外圈走去。


很快,他一愣,頓住身形。


自己去外圈,羅亮走的方向,怎麽相反……


“羅兄,你最好不要去中心區。”


李雲傑直言勸說道。


羅亮的修為實力不如自己,去中心區隻會更狼狽。


羅亮剛才製住白人青年,李雲傑以為是出其不意的效果,以及對方忌憚羅亮身份,不敢反抗。


“沒事,我去試試看。”


羅亮輕鬆自如。


李雲傑欲言而止,知道攔不住羅亮。


或許,隻有等羅亮吃了教訓,才能體會中心區的可怕。


藥王首徒林東來說得沒錯,沒有3級修為,最好不要去那裏。


羅亮不緊不慢,走向藥王池中心。


藥浴的溫度,不斷攀升,好像在一點點邁入岩漿區。


“嘖,這藥效果真越來越好,難怪一些女子非要來公共藥池。”


羅亮麵露笑容,欣然點頭。


一路上,不時有些年輕男女,從中心區逃竄出來。


羅亮閑暇之餘,打量一些濕身的漂亮女孩,那些玲瓏美滿的嬌軀輪廓,近乎半透明,形狀清晰可見。


可惜,公孫琴好像沒來公共池。


“咦!那不是羅亮?”


撤離的各方人馬,見到羅亮,麵色詫異。


“這點修為,也敢靠近中心區,不自量力。”


“他看起來挺輕鬆?”


“我不信!演技倒是不錯,不知道能裝多久。”


……


羅亮無視這些人的異樣眼神,除非遇見濕身的美女。


不一會。


他接近藥王池“核心百米”區域,也就是李雲傑止步的地方。


羅亮感覺還算輕鬆,藥效是外圈的兩三倍。


核心百米的區域,藥液翻滾,一股股熱流從地底下方湧來。


那裏,是藥液的噴發出口。


核心區深處,霧氣很濃,隻能勉強看到一些人影,認不出是誰。


倒是在核心區的邊緣,羅亮見到了兩個熟人。


一名修長俊美的青年,約莫三十來歲。


一位柔美文靜的藍發女孩。


“羅亮?怎麽敢來中心區?”


肖風舟麵露訝色。


他修為達到3級城邦級,才能安穩呆在核心區的邊緣。


“我們能來,他為什麽不能。”


藍發女孩語氣平靜,恬靜如水的眸子看向羅亮。


羅亮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正“盯著”她看。


因為裙衫濕透,她那曲線柔美的身段輪廓,半透明的暴露在羅亮視野裏。


藍發女孩臉蛋微紅,好在附近霧氣濃鬱,不至於尷尬。


肖風舟暗自冷笑,羅亮隻怕要遭殃。


在此前,有些男子肆無忌憚的盯著藍發女孩看,眼裏充滿火熱、貪婪。


結果,那些男子吃到莫名的教訓,一個個在藥池中跌倒,被藥汁嗆到。


時空法師,不好招惹。


作為金字塔尖上的強大超能職業,天然克製各種職業。


藍發女孩沒有3級修為,卻能在核心區邊緣。


出乎預料的是。


直至羅亮靠近,踏入核心區邊緣,藍發女孩並未動手。


肖風舟眉頭一皺,想不通。


難道,藍發女孩忌憚羅亮的背景勢力?


但在此前,藍發女孩教訓的一些人,不乏背景勢力強大的年輕才俊。


藍發女孩作為時空法師,背後有星空大能,沒有勢力依托,反而不用顧忌太多。


怎麽到了羅亮這裏,就破格了。


因為羅亮帥?


事實上,羅亮沒有肖風舟俊美,在參加藥王浴的俊男美女裏,隻能算中等。


肖風舟並不知道。


上次釣魚時,羅亮釣到銀浮魚,一眼看透藍發女孩職業,且還有維度係寵物。


藍發女孩沒有把握對付羅亮。


羅亮踏入核心區邊緣,步伐放緩,伸了一個懶腰。


實在太舒爽了。


羅亮的武者體魄,真元,在藥力作用下得到淬煉,效果是外圈的幾倍。


以這種進度。


在藥王浴中心持續呆七天,羅亮的武者修為,要不了多久能晉升3級中階。


……


中心區溫度很高,近乎置身岩漿。


藥力猛烈,強到一定程度,不亞於毒藥。


而羅亮擁有【真龍之軀】、【異種寒力】兩大特質,再加上3級武者本身的強大體魄,完全能抗住。


不算輕鬆,但也稱不上吃力。


羅亮踏入核心區邊緣後,並沒有完全止步,還在緩慢的前行。


到了這個區域,藥池深度有六七米。


吸收藥力的同時,還得保證漂浮在藥池裏,泳技太差會增添難度。


羅亮經曆了邊緣世界的“海盜世界”,練就了一身非凡的泳技,很適應這種環境。


“他還往核心走?”


羅亮從肖風舟二人身邊慢慢經過。


這一次,藍發女孩亦是感到驚異。


羅亮看上去,沒有動用3級以上的超能力量。


“他應該具有什麽強大體質或者寶物,剛好適應此地環境,能抗住核心處的壓力。”


藍發女孩猜測道。


眼見羅亮的身影,即將被彩墨霧氣遮掩。


“羅亮。”


藍發女孩忽然出聲,喊住了他。


“怎麽?藍姑娘想與在下攜手同行?”


羅亮悠然一笑。


藍發女孩白了他一眼,淡然道:“我想跟你打一個賭。”


“打賭,是賭‘銀浮魚’嗎?你的賭注是什麽?”


羅亮饒有興趣。


藍發女孩道:“我的賭注,肯定比‘銀浮魚’價值更高,是契合武者或者精神類職業的珍材寶物。如果你不滿意,我可以承諾你一件事,隻要我力所能及。”


羅亮稍感意外,藍發女孩怎麽看出自己有精神類職業,難道是從山頂小圈子獲知的。


“嗯,相比之下,我對你承諾一件事更感興趣。”


羅亮玩戲的目光,掠過藍發女孩裙衫濕透的豐潤玲瓏倩軀,不懷好意的樣子。


當然,他隻是開玩笑。


羅亮並不缺一般的修煉資源。相反,一個時空法師的承諾,價值作用更大。


“沒問題,隻要你敢賭。”


藍發女孩竟然沒回避他的挑逗目光,麵容柔靜坦然。


“很好!就賭我能不能在核心區一百米內,堅持兩個小時。”


不等她開口,羅亮主動提出打賭內容。


藍發女孩一怔,沒好氣的道:“你以為我傻?”


“明天,我們二人切磋。贏的人,獲得籌碼。”


藍發女孩道。


“切磋嗎?”


羅亮大感意外,不知道藍發女孩哪來的自信。


盡管時空法師很強,可畢竟修為沒有達到城邦級,手段較為有限。


“對了,切磋中不許用寵物或者特殊道具。”


藍發女孩補充道。


她對羅亮的小鬆鼠有些忌憚。


“好,我接下了。”


羅亮自忖雙職業,還怕一個2級時空法師?


再者,他也不怕輸。


短期來說,銀浮魚對他作用沒那麽大,經得起損失。


目送羅亮的身影,融入更深處的霧氣中。


“還是太年輕。”


肖風舟搖頭一笑,麵帶譏諷。


他可是知道,藍發女孩在今日經受藥王浴的洗禮後,馬上要晉升3級。


3級的時空法師。


戰鬥力和手段,將會得到質的飛躍,堪稱同階無敵,壓製近乎一切職業。


可以說,明天的切磋,羅亮壓根沒有任何勝算。


哪怕他隱藏了3級的修為,麵對3級時空法師,也沒有任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