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二十八章 蒼煉山(大章)

羅亮和董夢瑤攜手而行,跟正常情侶一樣,登上紫天星外的星港。


作為上遊國首府,紫天星的星港,堪稱一座太空城市,來往飛船絡繹不絕的場景,如同古代繁華的海岸碼頭。


星球所在的恒星係,成編隊的星空戰艦,以紫天星為中心,在周邊執行巡邏。


站在星港碼頭。


羅亮俯覽下方那顆巨大的紫藍星球,心靈震撼。


紫天星的體積,足足是天藍星的十倍。


整顆星球被一層半透明的漣漪包裹,仿若漆黑宇宙中的一顆星鑽,雄奇壯麗。


羅亮感受到一股宏大偉力,在星球的中心運轉。


星際文明達到中級文明(3、4級),能輕鬆開發運用星核心力量,改變天體重力磁場,對星球生態進行改造。


因而,紫天星上的人類,生存的重力、大氣環境,與天藍星差別不大,乃至更優質。


目光所及,天藍星的地表上空,有許多充滿科幻色彩的浮空建築。


“請問,您是羅亮先生嗎?”


星港大廳,遊客出口處,一女二男舉著牌子,主動迎上來。


領頭者,是一名緋紅裙裳的女孩,約莫十七八歲。


女孩身後,有兩名西裝革履的健壯男子,是隨行的保鏢。


羅亮的靈心感應到,兩名保鏢的生命層次,達到了3級-城邦級。


他暗暗驚訝,不愧是中級文明的上遊國,超能強者如雲。


“我是羅亮。你們是……”


羅亮聲音和悅,看向緋紅裙裳女孩。


女孩一米六左右,身段玲瓏嬌小,肌膚白嫩透紅,臉蛋略圓,瓊鼻櫻唇。


算不上絕色美女,卻有一股靈秀之氣。


“我是韓依依。周師兄臨時有事耽誤了,所以讓我過來接待……”


緋紅衣裙女孩抿唇一笑,靈動的雙眸,認真端詳羅亮,好像在看什麽珍稀動物。


“呀!這位小姐姐好漂亮,咱們還是同道中人……”


韓依依目光從羅亮身上挪開,被清雅絕俗的董夢瑤吸引。


大多女子的天性,對同場合美女容貌、穿著的關注,比帥哥還要細致。


韓依依和董夢瑤同為修真者。


短暫間,韓依依對董夢瑤的興趣,超過羅亮這個正主,自來熟的介紹,談論起來。


羅亮有些無聊,差點要打哈欠。


“羅亮在紫星國,有熟人接待?”


另一個出口處,溫莎和李雲傑,相隔幾十米,看到羅亮二人得到韓依依一方的接待。


“業務來往?還是遠房親戚?”


溫莎自語道。


“溫莎小姐。那個羅亮,我在飛船上感應過,總覺得他沒那麽簡單,好似身上蒙上一層紗霧,深晦不透。”


溫莎身後一名‘素衣老婦’,不太確定的開口道。


溫莎和李雲傑這次遠航,暗中都有高手保護。


畢竟二人是各自家族的嫡係天才,這次更是承載了藥王浴的機遇。


素衣老婦是一名3級高階的精神念師,在感應、警戒上頗有建樹。


“我倒是覺得,那小子沒什麽特殊,不過是精神氣機很內斂。”


李雲傑的隨行保護者,是一名‘黃膚中年’。


此人修為更高,是4級-鎮國級武者。


李家有5級洲陸級大人物,派出4級武者的高端戰力暗中保護,可見對此次藥王浴非常重視。


“一個大一學生,縱然有隱藏,終究有一個限度,不至於讓你我疑神疑鬼。”


黃膚中年淡漠道。


“這倒也是。”


素衣老婦沒有反對。


盡管她感應方麵,向來準確,但羅亮的年齡擺在那,不可能強到威脅二人。


“走吧,我們先去邀請函上的定位地址,那裏是藥王浴參加者的集合點。”


李雲傑也相信黃膚中年的話。


溫莎沒有多想,目光一瞥,發現韓依依帶著羅亮和董夢瑤,走往另一個方向。


羅亮顯然不是去藥王浴的集合點,跟他們不是一路。


溫莎暗想,羅亮跟他們終究有層次的差距。


……


“抱歉,差點忘記正事。”


韓依依似是察覺到羅亮的無聊等候,中止和董夢瑤的交談。


“周師叔交代過,讓我好好招待,把你們接到‘蒼煉山’。”


十分鍾後。


韓依依帶路,來到星港某處較為冷清的碼頭前。


一艘小型私人飛船,漂浮在幾人麵前。


“為什麽不去紫天星?我們要去的‘蒼煉山’在什麽地方?”


羅亮沒有立即上飛船,提出疑惑。


溫莎和李雲傑,都是直接去了紫天星。


看韓依依的作態,是準備把二人帶到星外去。


羅亮畢竟不認識韓依依,難免有一絲警惕。不像藥王弟子周遠航,以前見過麵,打交道。


不可能韓依依有任何安排,羅亮不聞不問,無條件順從。


萬一有詐呢?


“你這個人……難不成我藥王一脈,還會坑騙你們?”


韓依依見羅亮沒有上飛船,秀眉微皺,氣鼓鼓的道。


在藥王一脈,她地位很特殊,兄長師叔們,對她寵愛有加。


外界人士,甚至稱她為藥王一脈的“小公主”,可見身份之金貴。


這次參加藥王浴的貴客,韓依依在山上碰到過一些。


那些年輕才俊,哪個不是對她恭順有加。


哪像羅亮,心性多疑!


她這位藥王一脈的“小公主”親自接待,一片好心,被羅亮當成了驢肝肺。


不過,想到周師叔的鄭重交代,甚至提到師祖的名號。


韓依依隻能強壓心頭的不耐,


她重新展露笑顏,解釋道:


“藥王浴的舉辦地點,不在星球上,而是在星外的‘蒼煉山’。距離紫天星大約十幾萬公裏。”


“你們是藥王一脈的貴客,由藥王門下弟子,接送到‘蒼煉山’,不用在紫天星的集合點等待,那是一般客人的招待點。”


“哦,原來如此。”


羅亮觀察韓依依的神情細節,以靈心配合,確認對方沒有撒謊。


他這種判斷謊言的方法,隻是簡單的技巧。對上層次高,或者城府很深的人,不能作為依據。


羅亮不再懷疑,牽著董夢瑤的手,踏上這艘私人小型飛船。


韓依依不由撇嘴。


羅亮這種秉性,看上去也不算多出眾,怎麽能俘獲董夢瑤這種級別美女的芳心?


小型飛船的內部空間不算大,但內飾材質很豪華,承載十幾個人沒問題。


餐飲、娛樂、會議辦公等配套,一應俱全。


在自由聯邦,私人飛船的管製非常嚴格。


不僅有出入境、航路的限製,聯邦各國對私人飛船配備的火力裝置,躍遷性能等,有各項明確規範。


像這種小型飛船,大多無法進行太遠的航行,且安全保障不如中大型飛船。


因此,溫莎和李雲傑二人,雖然背景身世強大,也是選擇乘坐官方航運的正規飛船。


羅亮由此想到宇文昭雪。


以往的溝通中,他記得宇文昭雪在星際遠航時,乘坐的是自家的私人飛船,甚至有護衛艦隊。


這種逼格層次,遠超一般權貴。


羅亮心裏一熱,更堅定了將來要搞定這個白富美。


……


小型私人飛船啟動。


噪音、平穩性、舒適度上,比羅亮想象中要好不少。


為什麽很關注飛船?


羅亮打算以後弄一艘高端貨。


不是為了自己玩耍。


而是為便於將來與分布宇宙各地的女朋友們來往。


羅亮通過組織,可以購買高級文明的科技產品。


隻要積分足夠,即便是禁止流通的高性能飛船也能搞到手。


目的地隻有十幾萬公裏。


小型飛船正常飛行,沒有進行躍遷。


“十分鍾內,就能抵達‘蒼煉山’。”


韓依依坐在對麵沙發,淡淡瞥了一眼羅亮。


她心中疑惑,這小子看上去沒見過什麽世麵,對一艘普通飛船都有興趣觀摩。


這樣的人物,怎麽有資格讓藥王一脈核心成員親自接待?


“董小姐,你們是從哪來的?”


韓依依笑容清甜,沒有問羅亮,對後者感官有點差。


“楓葉國,天藍星。”董夢瑤答道。


“天藍星?”


韓依依愣住了。


若非她同樣出自楓葉國,恐怕根本記不起這顆偏遠之極的星球。


她心中更為不解,乃至有些質疑。


羅亮來自這麽一個小地方,不算很出眾,為何能讓周師叔親自交代,囑咐。


在韓依依沉思不解時。


羅亮忽然開口:“韓小姐,你和韓藥王是同姓,你們之間有什麽關係?”


“你猜?”


韓依依秀眉一挑,神色間隱隱有一絲驕矜。


羅亮笑了下,沒有應答。


從韓依依這個反應,羅亮基本能確認她的大致身份了。


羅亮的反應,讓韓依依心裏有些莫名的不爽。


羅亮對她沒有如其他年輕才俊的恭順,敬意,甚至有種對待小屁孩的姿態。


……


幾分鍾後。


黑暗宇宙中,浮現一抹火光跳動的翠青光暈。


羅亮定睛一看。


一座幾百裏方圓的青翠大山,映入視野中。


應該是韓依依口中的“蒼煉山”。


蒼煉山地勢起伏平緩,山體縫隙裏,竄動著青色火苗,整座大山散發一股灼燒心神的壓迫。


翠綠鬱鬱的山峰上,築有一些古樸的閣樓走廊,亭台水榭。


飛船停靠在“蒼煉山”碼頭。


韓依依麵無表情,率先從飛船上躍下,飄落到蒼煉山中。


羅亮二人緊隨其後,落到山上。


腳底蔓延出一股滾燙感,似乎地麵下方醞釀著恐怖高溫的岩漿。


如果是2級以下,在山上呆久了,根本吃不消。


羅亮等人剛剛落定。


一道青烈遁光破空而來。


遁光上,一名氣息深沉如淵海的俊朗青年,迎麵而來。


“周師叔。”


韓依依乖巧的欠身行禮。


“羅小友,你果真來了!”


來者正是藥王弟子周遠航。


他爽朗一笑,來到羅亮麵前,稍帶歉意:“今天蒼煉山的地脈之火出現紊亂,我被牽製住,沒能親自過去迎接。”


“周兄客氣了,哪怕沒任何人迎接,我也絕不會有意見。”


羅亮麵容坦然,笑道。


如果讓他自己做選擇,情願去紫天星藥王浴邀請者的集結點。


那邊應該更熱鬧,還有李雲傑、溫莎兩個憨憨的老鄉,氣氛會比較愉悅輕鬆。


當然。


藥王一脈善意的接待,羅亮也不好推辭。


周遠航和羅亮相談甚歡,還出言讚許了董夢瑤。


韓依依心裏生著悶氣,不明白周師叔為什麽對羅亮這麽客氣。


這羅亮還敢托大,跟周師叔稱兄道弟?


“周師叔,羅亮我幫您接來了,那我是不是可以……”


韓依依低聲道。


她覺得自己任務完成了,準備溜到別處,找有趣的年輕才俊一起玩耍。


“放肆!你怎敢直呼羅亮的名字。”


周遠航麵色一沉,身上彌散龐大的威壓,那是近乎元嬰期(5級洲陸級)的氣息!


僅僅是一絲氣息餘波,讓韓依依麵色蒼白,身形踉蹌。


“那……那我該稱呼什麽?”


韓依依嚇呆了,弱弱的道。


有生之年,周師叔第一次衝她發這麽大的火。


韓依依雖然和藥王有一絲血脈相承的關係,但輩分相隔幾十代。


周遠航是韓藥王最器重的弟子,即將晉升5級洲陸級,韓依依可不敢在他麵前造次。


“他是你羅叔!”


周遠航麵色稍緩,語氣依舊很嚴肅。


羅叔?


韓依依瞪大眼睛,怔怔看向羅亮,一副懷疑人生的樣子。


然而。


在周遠航準5級大佬的威懾下。


韓依依強顏擠出一絲笑意,那表情比哭還難看,喊道:


“見過羅叔。”


羅亮也沒拒絕,點頭道:“不用這麽客氣。”


他和周遠航是平輩相交。


從關係上梳理。


冷月無聲和良藥苦口,至少是平輩相交,甚至高出半格。


而羅亮是冷月無聲名義上的弟子。


韓依依喊了一聲“羅叔”後,滿臉委屈,不忿。


她是藥王一脈的小公主,麵對一個偏僻星球過來的同齡少年,竟然要當麵稱呼叔叔?


韓依依內心極度不甘!她何曾受到這種侮辱?


不行!


我要找師祖告狀。


韓依依晨露般的眼眸,微微轉動。


“我輩修真者,尊師重道是本德。這件事就算你找師祖告狀也沒用,隻會讓你受責罰。”


周遠航一眼看穿她的心思,冷聲傳音道。


找師祖也沒用?


韓依依內心震動,整個人有些懵。


她知道這位周師叔的心性,是不屑於向自己撒謊的。


她聯想到,周遠航此前的交代,一定要招待好羅亮,萬萬不可得罪,這是師祖叮囑過的事。


當時,韓依依沒太放在心上。


因為這次藥王浴,不乏一些背景勢力讓師祖忌憚,要好生招待的賓客,類似的囑咐不止一兩個人。


而此刻,周師叔動真格,向他宣泄怒火。


韓依依心底冒出一個念頭。


羅亮恐怕真是大有來頭!


至少份量比自己重。


難不成,是師祖隔了多少代的血脈後裔。


不對!


如果是那種血脈後裔,不應該讓她喊叔叔。


對羅亮的身份底細,韓依依完全沒有頭緒。


……


周遠航目視麵前的羅亮,心情也很複雜。


在他散發的準5級餘威麵前,羅亮淡定自若,沒有一絲異常。


這份氣度,就碾壓韓依依了。


早在參加羅亮升學宴時,周遠航從師尊那裏獲知,羅亮背後有星空大能。


後續的分析中,羅亮被那位星空大能收為弟子,暗中培養。


那位星空大能,是他師尊韓藥王都要仰視的存在。


而在近期。


韓藥王對他有新的透露:羅亮背後那一脈,可能有“宇宙至尊”的影子。


宇宙至尊!


當時聽到這個消息,周遠航內心的震撼,久久無法平息。即便師尊說是“可能”。


在這個時代。


整個自由聯邦,幾百個國家,橫跨幾個星係的遼闊疆域,都沒有一位宇宙至尊。


10級-宇宙級,是聯邦現存確認的最強者!


這個秘密,僅有藥王幾個最親近的弟子知曉,並聽從師尊叮囑,一定要守口如瓶,心裏有數便可。


這種核心機密,韓依依沒資格知道。


“羅亮,我來幫你們安排住所。”


周遠航收回思緒,麵色和煦。


他心中激蕩。羅亮是宇宙至尊一脈的新生輩天才,能夠與之攀交,是何等的幸運和機緣。


趁羅亮現在沒成長起來,是結交善緣的最佳機會。


“周師叔,安排住所這件事,要不讓我來吧?”


韓依依秀眸靈動閃爍,音容甜美,竟然主動請纓。


周遠航暗自點頭,這個小師侄還算不傻,知道羅亮來頭大,進而將功補過。


羅亮順勢道:“就讓韓小侄帶我去吧。”


周遠航身為藥王親傳弟子,地位崇高,如果親自為羅亮一個小少年安排住所,過於張揚,會引人注目。


這不符合羅亮一向低調的行事風格。


“依依,帶你羅叔去‘蒼梧居’……”


周遠航將一枚令牌,遞給韓依依。


“是,師叔。”


韓依依很乖巧,接過令牌。


韓依依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不出所料!


蒼梧居,是蒼煉山十大客居之一。


此次參加藥王浴的年輕才俊,能住在那片區域的寥寥無幾。


那些人的背景來頭,至少與藥王一脈比肩,乃至讓藥王都要尊敬忌憚。


待到羅亮住進此地,韓依依就有機會試探出他的底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