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九十一章 鎖定

歐陽定有些激動,以及莫名的期待。


之前,羅亮開了忽擾模式,聯係不上。


他猜測,羅亮或許發現了幕後真凶的重要線索,獨自去追蹤了。


如今,大家都沒找到黑犬和何瓊婕的下落,身為輔導員,歐陽定倍感壓力,是最焦慮的一個人。


歐陽定點開那條信息。


羅亮:你們這麽做,是找不到人的。


嗯?


歐陽定一愣,旋即眉頭微皺。


他下意識問道:為什麽?


羅亮:因為周邊區域的眾多狂化物種,都可能是幕後真凶的“眼睛”。


聞言,歐陽定大吃一驚。


隨著北辰學生到來,當地的狂化動物,數量不斷增幅。


如果幕後真凶能獲知狂化物種的視角,等同於他們的一切行動,都在對方掌控中。


天空中有狂化飛禽,地麵上有各種走獸,水裏有魚蝦。


“難怪我們的追查,毫無進展。”


歐陽定相信了羅亮的話。


在不久前的搜查中,有幾個同學遭到襲擊受傷,引發混亂。


現在看來,多半是一種掩護,協助目標的逃離。那時候,可能有人靠近了目標。


歐陽定:你是怎麽發現的。


羅亮:是這幾天的總結。幕後真凶來無影去無蹤,大膽自信,火中取栗,在情報信息上有碾壓的優勢,一直立於不敗之地。


歐陽定暗暗點頭,這份洞察力,分析力,非同尋常,其他人怎麽就沒想到過。


實際上。


羅亮這句回複是瞎扯。


他是知道結論後,逆向推導出來的。


羅亮之前“雙線操作”,一麵擊殺狂化巨熊,幫同學室友解決了麻煩,另一麵讓小鬆鼠出手,咒殺兩隻狂化,救下董夢瑤。


羅亮的重心,其實在董夢瑤那邊。


他為什麽不讓小鬆鼠,把詛咒娃娃砸向實力最強的黑犬。


因為,黑犬和幕後真凶關係親密,稱得上形影不離。


他想通過跟蹤黑犬,把幕後真凶拎出來。


羅亮第一時間去追蹤黑犬。


羅亮如果真放開速度,也不虛普通的3級城邦級。


何況,這次他準備了神行符,追蹤符。


神行符,增幅速度。


追蹤符,記下黑犬的氣息,進行定位跟蹤。


為避免智能設備的聲音,驚動嗅覺靈敏的黑犬,羅亮把智能腕表調成了勿擾模式。


可隨後的追擊中,


羅亮驚詫的發現,那黑犬似乎對自己的動態了如指掌,總能提前規避。


黑犬異常狡猾,假裝沒發現羅亮,刻意兜圈子,往地形複雜的地方吸引,不去跟幕後真凶會合。


羅亮察覺到,天空中時常有狂化飛禽盯著自己,包括周邊某些狂化物。


他因而有這個結論。


羅亮其實有能力抓捕到黑犬,但他的目標是幕後真凶,單純抓到沒意義。


……


歐陽定:羅亮,你是不是找到線索了?


羅亮:有線索,估計今晚有機會找到幕後真凶。


歐陽定心髒猛然一跳,麵露狂喜。


如果能找到幕後真凶,何瓊婕的就不難抓捕了。


何瓊婕能順利逃走,多半是幕後真凶的掩護。


歐陽定:要我們怎麽配合你。


他沒有詢問線索,選擇相信羅亮。


羅亮雖然很鹹魚,但在真正的關鍵時刻,沒有掉過鏈子,反而一直給他帶來驚喜。


羅亮:讓幾名助教,同學們正常搜寻,到傍晚停止行動。


“傍晚停止行動?”


歐陽定若有所思。


羅亮:另外,兩名導師不要有異常行動,最好放在顯眼的位置。


羅亮擔心壓力太大,幕後真凶直接跑路了。


歐陽定:好的,你注意安全,我盡量說服兩名導師。


他一個輔導員,不敢保證兩名導師聽從安排。


羅亮:嗯,兩名導師要是不聽話,跟我留言。


最後這條回複,讓歐陽定再度一愣,嘴角一扯。


兩名導師真要不配合,難道你說話他們就聽。


羅亮如果知道他心理,會淡然一笑:我是不能讓他們聽話,但是可以讓你們女校長聽話。


十分鍾後。


歐陽定回信:兩名導師答應了。


……


時間飛逝。


很快到了下午五點半,臨近傍晚。


羅亮在田野間穿梭,表麵上在追擊黑犬。


最終,他長歎一口氣,似乎是放棄了。


有氣無力的返回,跟陳立奎等幾個室友會合。


同時。


由於臨近傍晚,班上同學的搜尋,也偃旗息鼓。


傍晚時分。


學生們用完餐,草草返回鄔場主的大農院。


與此同時。


某個地窖的投影畫麵前。


怪麵男子長鬆一口氣,稍顯自得的嘖笑起來:“在我的地盤玩追蹤,抓捕,做無用功罷了。”


“不過,北辰已經來了兩名導師,這裏不能久留,等小黑晉升3級,最遲明天要離開。”


怪麵男子手握紫黑卵石,閉眸感應,讓小黑小心回來。


在確認羅亮,兩名導師,幾名助教等關鍵人員都回農院,他才敢這麽做。


“可惜了,那個仙子般的夢瑤,沒能得手。”


怪麵男子露出深深的遺憾。


連續兩次失手,他自知不能再而三。


何況,他被那可怖的詛咒娃娃嚇破膽。


盡管沒擒到董夢瑤,但也不是沒收獲。


怪麵男子回身,看向占據地窖大半麵積的鐵籠。


鐵籠裏,除了原本五六個漂亮女子。


此刻又多出一個齊耳短發,時尚清涼的美少女,


何瓊婕被鐵索反捆,身體吊在半空,驚惶無助,一雙筆直白皙的長腿懸在半空,瑟瑟發抖。


兩名女奴為討好怪麵男子,主動去剝少女的衣物。


怪麵男子眼中閃過貪婪,暴虐,但並未行動。


他要等小黑安全返回。


他手中的紫黑卵石,雖然可以操控狂化獸,但真正放心,可以稱作親密夥伴的,隻有小黑。


半個小時後。


小黑在野外兜了兩個圈,再三確認沒有人跟蹤,這才返回地窖裏。


怪麵男子又等了幾分鍾,確認沒異常。


他咧嘴一笑,走進鐵籠,如同掌控方向盤,雙手各抓住何瓊婕的一條嫩白長腿。


……


“找到位置了。”


農院裏,羅亮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他通過小鬆鼠視角,見到那隻黑犬,進入田野間某個荒廢垮掉的茅房土屋。


這種半廢棄的屋子,在農場和周邊村落裏很常見。


這間茅房土屋甚至沒有頂,一眼看穿,不會引人矚目。


那隻黑犬,在茅屋的雜草地麵上敲擊幾下,機關翻轉,露出下麵一個通道,裏麵有一個地窖。


黑犬鑽進地窖,外麵的雜草地板轉動,恢複正常。


吱!


它進入不久,一隻鬆鼠出現在牆麵上。


原來,羅亮本人假裝放棄追蹤,實際上把追蹤符交給小鬆鼠,讓後者悄悄盯上。


有追蹤符在,隻要不脫離太遠,也不怕跟丟。


地窖外的機關門,攔不住小鬆鼠。


羅亮讓小鬆鼠小心潛入,那隻黑犬嗅覺也是不凡。


十秒鍾後。


小鬆鼠傳遞來地窖裏的畫麵。


地窖鐵籠裏的情形,讓羅亮瞠目結舌。


鐵籠裏囚禁六七名漂亮女子,生活用品一應俱全。


這也就罷了。


羅亮立即嚴肅教育,讓它離開地窖,回到地麵的茅房入口盯著。


反正已經找到幕後真凶的坐標。


接下來就是火力打擊。


農院裏有這麽多高手,導師,輔導員,助教,也輪不到羅亮親自出手。


羅亮決定把這個消息,告訴歐陽定。


“幕後真凶的位置,找到了。”


農院裏,羅亮走進歐陽定的帳篷,簡單直接的道。


此時。


歐陽定正在和科研隊的鄧博士聊天。


“經過幾個狂化源的研究,我們有重大進展。這片區域有一個狂化源核心,能狂化物種,控製狂化物,應該和高能世界妖界的力量有關。”


鄧博士麵色興奮,滔滔不絕,講述科研隊的成果。


“我們設計出一種超能儀器,可以直指狂化源核心的方位……”


正好此時。


羅亮打斷了鄧博士的話。


鄧博士噎住了,難以置信的看向羅亮。


他們花費那麽多時間精力,經過大量試驗數據的分析論證,才設計出超能儀器,想製造出來,最快也要幾天時間。


羅亮一句話,找到了幕後真凶的位置,達成了最終的核心目的。


真凶隻要一抓,一切問題將迎刃而解。


“你,真找到真凶了?”


歐陽定麵色激動,騰的一下站起身來。


羅亮點頭,正要說出真凶位置。


忽然,戴森警官急匆匆的衝了進來。


“歐陽老師,我查出真凶是誰了,你們趕快隨我一起抓人。”


戴森警官眼球裏泛著血絲,激動萬分的道。


啥?


查到真凶了?


羅亮愣了下,一臉古怪之色。


這麽巧合的嗎?


羅亮隻是找到真凶的位置,不知道是誰。


戴森警官竟然查到真凶的身份了。


“真凶是誰?”


歐陽定麵色振奮,真是好消息接連不斷。


“真凶就是鄔場主,這個農場的主人。”


戴森警官咬牙切齒的道。


“鄔場主?你有沒有確切證據,否則我們不能貿然抓人。”


歐陽定麵色冷靜。


鄔場主是偌大一片農場的主人,如果他是真凶,行動起來確實方麵。


可鄔場主隻是一個普通老農民,感覺沒這個能力。


“當然有。”


戴森警官通過設備,投影出一張老久的照片。


照片上有一個三十幾歲的青壯年,好像是年輕時的鄔場主。


照片上,鄔場主半蹲在地上,摟著一隻小黑狗。


羅亮目光一凝,這隻小黑狗,長相輪廓,跟那個巨型黑犬很像,可以理解為是“幼年版”。


這個小黑狗,跟兩個案發現場的黑犬照片,基本一致,還要更幼小一些。


“並且,鄔場主有足夠的作案動機。”


戴森警官按捺住情緒,陳述起來。


“鄔場主喪妻十年,一直沒有續弦,他的評風很好,從來不去風月場所,也沒有情人往來。”


“這十年,正是他的壯年時期。試問,他是如何解決生理問題。以他的財富,完全可以娶妻,甚至包養情人,可這些他都沒做。”


聽到這裏。


羅亮也感覺鄔場主有問題。


這可是十年啊,鄔場主算是大地主土豪,掌握數以千畝的農田,還有大量母畜,果林等。


這麽有錢,換個正常男人,就算不去瞎浪,也會再娶個嬌妻過日子。


“那行,先把鄔場主控製了。”


歐陽定讚成道。


戴森警官麵露喜色,他自己的警力,沒把握拿下鄔場主,畢竟對方是幕後操控者,隱藏實力深不可測。


戴森警官帶上歐陽定和羅亮,又找上另外帳篷的兩名導師,三名助教。


眾人火速出發,直奔鄔場主的屋子。


羅亮暗想,幕後真凶在那個地窖裏,這邊可能撲了一個空。


隻是他不能潑冷水,同時也想確認一下。


嘭!


羅亮一腳踹開房門。


鄔場主正在躺椅上喝茶,見到眾人不善的殺過來,露出驚恐之色。


“跪下!”


兩名助教衝上去,異常順利,將鄔場主給控製了。


“你,你們這是幹什麽?”


鄔場主嘶吼掙紮道。


“他是一個普通人。”


古霖導師盯著鄔場主,眉頭一皺。


歐陽定上前,捏著鄔場主手腕,輕歎一口氣。


鄔場主身上沒有半點超能波動。


“怎麽會這樣……”


戴森警官無法置信,失魂落魄的樣子。


確定鄔場主是真凶,是他這些年整理各種辦案資料和線索,一身心血的結果。


“你們這群狼心狗肺的家夥,虧我招待好心你們,你們冤枉好人,欺負我一個殘疾人。”


“還不快放開我……”


鄔場主竭斯底裏的哭嚎嘶吼。


羅亮冷靜看著,仿若一個局外人。


他至少確認,麵前的鄔場主,跟那個怪麵男子,並非同一個人。


鄔場主確實是個普通人,這些幾天接觸,羅亮也沒察覺到異常。


不過。


麵前的鄔場主,讓羅亮感覺到不協調的地方。


其中一點,他的哭嚎聲,有點浮誇,跟影視劇裏那種表演派很像。


一名助教過去,捏了下鄔場主的腿,確實是個真瘸子。


普通人,真瘸子。


北辰眾人麵麵相覷,這是搞錯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