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八十七章 囚禁,投毒

歐陽定不敢耽誤,帶領古霖,容小幸兩名導師的隊伍,趕赴北麵自然風光區的原始森林。


與此同時。


在某個地窖裏。


怪麵男子看著麵前的投影畫麵,神情凝重了幾分。


“北辰竟然空降兩名導師,數名助教,這裏不能呆太久,要盡快行動,轉移。”


好在,這兩名導師重點目標是北麵的原始森林。


如果直麵北辰的資深導師,他不敢保證自己不會被看出馬腳。


怪麵男子回望身後的一個鐵籠,眼中有些貪婪,不舍。


這個地窖,絕大部分空間被一個巨大的鐵籠占據,足有幾十平。


鐵籠裏,囚禁著五六個漂亮女子,年輕的隻有十幾歲,年齡大的約莫三十七八歲。


這五六個女子,大多穿著暴露,有些打扮豔麗,甚至是袒胸露乳。


鐵籠裏,有電視,衣櫃,梳妝台,衛浴,儲藏冰箱,生活所需物品應有盡有。


見到怪麵男子目光看來。


其中兩三個女子,搔首弄姿,爭風吃醋。


“老板,這次輪到人家了嗎?”


“你這個賤-貨,上次試圖逃跑,現在又想騙取老板信任?”


“老板,我要的化妝品,還有網紅美食,您又忘記帶了。”


……


“都給我閉嘴!”


怪麵男子嗬斥一聲,陰沉的目光掃過幾名女子。


囚籠裏的六名女子,噤若寒蟬,不再吭聲。


老板大多時候,並不暴虐,隻要滿足他的各種姿勢和需求。


如果伺候好了,甚至還能提出一些不過份的需求,譬如衣物,美食,化妝品,影視,遊戲等。


久而久之,這些女子從剛開始屈辱、抗拒,到後來逐漸溫順,甚至出現“爭寵”的現象。


當然。


一旦老板真正動怒,絕對不能恃寵而驕。


鐵籠裏,最先是有八個女孩,如今剩下六個。籠子外的角落裏,有兩具女子的枯骨,就是血的教訓。


怪麵男子背轉身,手握一枚紫黑色卵石。


閉眸等待片刻。


一隻狂化老鼠躥了過來,在麵前乖巧臣服。


怪麵男子取出一張小紙條,塞進狂化老鼠的嘴裏。


狂化老鼠叼著小紙條,化作一道小黑點,從地窖裏消失。


怪麵男子緊隨其後,走出了地窖。


“最後關頭,不能功虧一簣。”


“還有那個仙女似的夢瑤,如果能得手,少活幾年都值得。”


……


另一邊。


羅亮和三個室友,在田野間處理食材,準備一頓豐盛的野炊。


羅亮大多時候四處遊走,響應同學們的援助。


不過,今天基本沒有求助的信號。


羅亮嚐試著邀請董夢瑤過來,後者又委婉的拒絕了。


可能是昨天在小樹林裏,羅亮溫水煮青蛙的一番親近,讓夢瑤有些不勝嬌羞,也擔心羅亮禁不住想越雷池最後一步。


董夢瑤還發過來一條“質疑”的消息。


董夢瑤:你跟於鋒說了什麽。


羅亮:??


董夢瑤:他昨晚發信息,說‘也’要當我的男閨蜜(生氣)。


羅亮忍不住笑出聲,差點把嘴裏的野味吐出來。


羅亮問道:那你怎麽答複他的。


董夢瑤:我沒有理會。


羅亮發了一個笑臉過去:按照約定,你築基前,咱們不能確認男女朋友關係,我就是你唯一的男閨蜜。


董夢瑤:男閨蜜?那你昨天還那樣(白眼)。


顯然,夢瑤對羅亮這種不確認關係,又占她便宜的行為,有些不滿。


羅亮:不準再有別的男閨蜜。


董夢瑤:嗯。


當然,以上的聊天信息,羅亮讓小初幫忙屏蔽處理了。


他是知道,董夢瑤的智能設備,很可能被家人監控了。


上次在北湖大院,羅亮前腳邀請夢瑤過來,後腳她的爺爺就殺到天都城了。


“老大,這次何瓊婕不在,讓我幫你去‘打水’。”


陳立奎目光殷切。


前兩回,他“打水”失敗,總結經驗,覺得可能是因為自己不是第一個去打水的。


“誰說何瓊婕不來。”


羅亮說罷,努嘴看向前麵。


隻見何瓊婕三個女孩,正往這邊趕來。


“她們咋又來了?我說老大,何瓊婕會不會對你有意思?”


陳立奎忍不住道。


羅亮攤手道:“這不是理所當然的的事?”


切!


陳立奎和梁學全表示不屑,實際上不得不承認,羅亮有自戀的資本。


“老大,你把何瓊婕叫過來,這豈不是腳踏兩隻,哦不……三隻船。”


梁學全張大嘴巴。


他們作為室友,知道羅亮和董夢瑤關係比較親近。還有個林清清,跟老大之間,似乎也有點貓膩。


“什麽腳踏三隻船?我對美女是有挑剔的,隻喜歡一種美女,是個專注的男人。”


羅亮沒好氣的道。


“哪種美女?”三個室友好奇看過來。


“9分以上天然美女。”


羅亮語氣果決。


陳立奎三人無語,這果然夠專注。


9分美女,還得是純天然,不能整容,即便在星際社會,那也是稀缺資源,哪個男人不喜歡。


“所以,何瓊婕注定與我無緣,而且她是自己要來,不是我叫的。”


羅亮又強調道。


本來在今天,羅亮不再執行保護科研隊的任務,要獨自遊走,跟何瓊婕的隊伍是分開了的。


不過在午飯期間。


何瓊婕執意要過來找羅亮,說是要感謝昨天傍晚的搭救。


“羅同學,我們來幫你。”


在聊天的功夫,何瓊婕和兩個女室友過來,主動攬下一些活計。


何瓊婕最熱情,穿著高開叉黑裙,修長白皙大腿近乎顯露到根部,彎腰屈身之間,盡顯她清涼,性感的一麵。


陳立奎和梁學全默默注視這道靚麗身影,咽喉不由蠕動。


二人相視一眼,都注意到彼此的目光。


梁學全鄙視的看了陳立奎一眼。


意思是,你特麽是有女朋友的人,目光還這麽不老實。


老大雖然有多線操作的嫌疑,可畢竟沒確認任何一個正式女朋友的名義。


陳立奎不以為然,用唇語道:我思想是純潔的,沒有出軌,隻是被美的一麵吸引。


他的女友江小黎,長相也不錯,但是身材比何瓊婕差一截,沒有後者高挑。


在何瓊婕忙碌間,彰顯魅力時。


羅亮也直勾勾盯著她。


比陳立奎二人直接得多,後者是偷看,他是名目張膽的盯著看。


何瓊婕察覺到羅亮的目光,臉蛋不由一紅。


她芳心暗跳,難道這位強大莫測的新生王者,漸漸發現自己的美,被吸引了。


如果是在中狂化症前,何瓊婕心裏要樂開了花。


此刻,她心裏卻有些悲涼,深感愧疚。


因為。


何瓊婕這次過來,不是來表達“感激”的,甚至是來坑害同學的。


處理食材時。


何瓊婕背對幾人,偷偷動了點手腳,在裏麵參雜了些許無色無味的藥水,這是怪麵男子的吩咐。


羅亮幾人都在打量何瓊婕,沒有發現她動的手腳。


“羅亮同學,我臉上有什麽嗎?”


何瓊婕被羅亮一直盯著,很是不自在。


剛開始,她覺得羅亮是被自己魅力吸引,可隨後她發覺對方的目光,不是一般男人看自己的那種眼神。


那種眼神,好像在看稀奇,看古怪。


“小何同學,你這幾天是不是狂化肉吃多了,我怎麽覺得你身上有種狂化動物的氣味。”


羅亮哂笑一聲。


在場眾人不由樂了起來,何瓊婕兩個室友也笑了。


陳立奎和梁學全再次對視,不得不佩服,老大真是高明,明目張膽盯著美女看看。看完後,一句玩笑話帶過,不讓人反感。


相比之下,他們二人隻敢偷偷看,落了下乘。


何瓊婕也笑了,隻是笑得不那麽自然。


聽到羅亮這句話。


她手心裏“咯噔”一聲,驚出冷汗,


“可能是我剛不久與狂化動物搏殺,現在又切割狂化血肉,沾染了它們的氣味。”


何瓊婕解釋道。


“是嗎?”


羅亮微微一笑,沒有糾結這點。


他察覺到何瓊婕身上,有種類似狂化動物的氣息,若隱若現,比較淡。


如果說,是跟狂化動物搏殺,沾染血肉,倒也說得過去。


半個小時後。


何瓊婕三個女孩幫忙張羅了一頓豐盛午餐,主菜依舊是狂化肉,魚,蝦。


“咦!這次的狂化肉,味道更獨特美味。”


陳立奎幾人,紛紛出言讚美。


羅亮嚐了幾口,感覺味道更鮮美,或者說是那種狂化肉的味道更純正。


“小瓊,莫非你廚藝漲進了?”


何瓊婕的兩個室友,感到驚奇。


在她們印象中,何瓊婕沒什麽廚藝,最多做點簡單的湯麵,燒烤。


“或許是今天斬獲的狂化肉,品質更好呢。”


何瓊婕笑眯眯的道。


隻有她知道,這種口味變化,跟自己添加的“藥水”有關。


怪麵男跟她講過,這種“藥水”並不致命,服用後讓人神智混亂,渾身無力。


在此前,何瓊婕找動物做過實驗,驗證過這點。


此刻。


羅亮等人都吃了食物,何瓊婕如釋重擔。


這種心情,一方麵是完成任務,另一方麵是跨過心理負擔的那種輕鬆感。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也不是有意,是被人逼迫的。而且藥水不致命。”


何瓊婕心裏自我安慰。


“最多讓董夢瑤跟我一起倒黴作伴,誰叫她那麽完美。”


何瓊婕清楚,這邊“下藥水”成功後。怪麵男子下一步會設計對董夢瑤下手。


“哎呀,我怎麽有點頭暈……”


何瓊婕的兩個室友女孩,突然開口。


話還沒說完,她身形搖晃,渾身酸軟的倒地。


“我也是。”


何瓊婕佯裝倒在地上。


她也吃過食物,但是據怪麵男子說,她當前的“半狂化”體質,可以免豁藥水的力量。


三個女孩倒地,神智混亂不清,意識陷入模糊。


緊隨其後。


陳立奎和梁學全進入同樣狀態。


大衛雙眼冒血光,嘴巴裏伸出獠牙,手掌化作利爪,顯出“吸血鬼”的職業本尊。


頓時。


場上除了羅亮一個2級高手,其餘人都軟倒在地,神智混亂模糊。


“在吃的食材裏下毒,是誰做的?”


羅亮實打實吃了不少食物。


他先前沒見到何瓊婕動手腳,也沒想過室友或者救過一命女孩,會這麽做。


畢竟是一群玩耍的大學生,這兩天大家吃了好幾餐。正常情況也不會時刻去關注食物裏有沒有下毒。


當然。


羅亮並沒有中招。


他作為禦靈師,麵對那種真正有威脅的超級劇毒,多半會有感覺。


而這些食物,顯然沒有那種強悍劇毒,羅亮事先並無感應。


但在食物入口的瞬間,他就有所判斷。


羅亮還是吃了。


他知道,這不是什麽致命毒藥,主要是帶來負麵狀態,甚至不會觸動手環的自動警報。


因為生命體征並沒有受傷的狀態。


羅亮運轉真氣,將食物裏的這種特殊成份扼殺。


“哼,我倒想看看,接下來會有什麽手段。”


羅亮心中冷哼。


他懷疑是在場幾人中有人“投毒”。


幾個室友可能性較低,倒是何瓊婕三個女孩,有較大嫌疑。


羅亮裝作勉強堅持了十幾秒,最終也軟倒在地。


羅亮剛躺下一會。


另一邊的何瓊婕緩緩睜開眼睛,伸頭打量了幾眼。


再三確認,羅亮等人還處於神智混亂狀態。


何瓊婕坐起身來。


這時,天空中飛下一隻小型狂化飛禽,把一個小紙團丟給她。


何瓊婕習以為常,接過紙條,將其展開。這半天,怪麵男通過各種狂化物種給他傳遞消息。


何瓊婕看完紙條上的內容,迅速銷毀。


羅亮暗中派出小鬆鼠,潛伏到她背後,但沒來得及看紙條上的內容。


“果然是她。”


羅亮已經確認,何瓊婕是下毒的“內鬼”。


再聯想她先前非要過來表達感激,主動幫忙做飯,身上氣息還稍有異常,一切就順理成章了。


如果他沒猜錯,何瓊婕已經背叛,被幕後操控者通過某種方式買通或者控製。


羅亮沒有立即“蘇醒”去製止。


他在等何瓊婕,或者幕後真凶下一步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