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四十三章 請君入甕

竹林的地底下方。


冰蛇凜青書熟門舊路,在前麵引路,穿過土石通道。


幾分鍾後。


進入寬敞漆黑的地下空間,朝著石殿方向行去。


由於擔心天雲莊園羅亮一方的埋伏,前進速度不是很快。


幾名手下拿著手電筒。


遠處石殿的輪廓若隱若現。


石殿大門前,站著一男一女。


其中一個少女,身穿簡約藍裙,襯托出清瘦明純的妍姿。


“羅亮,林清清!”


冰蛇凜青書瞳孔微凝,低喝道。


“義父,那個女孩跟我一樣,是天陽後裔血脈嗎?”


銀發老者雷蛇身旁,一百八十斤的胖女孩開口。


胖女孩好奇打量林清清,難掩目中羨慕。石殿前那個少女,柳腰清影,身段如此好,胸脯的輪廓還異常大。


“應該是。”


雷蛇微微點頭,跟凜青書一起逼近石殿。


這個胖女孩,是他早年確定的天陽後裔,隻是血脈有點稀薄。


十幾年前,九頭蛇組織上頭懸賞,要捕獲天陽後裔血脈,最終目的差不多達到,不了了之。


雷蛇當年也交差了。


但他暗自留心這件事,九頭蛇上頭要天陽後裔血脈,對血脈純度也有要求,這裏麵有什麽秘密?


胖女孩是雷蛇刻意留下的一個可有可無的種子。


沒想到,這次石殿機緣派上了用場。


為了籠絡胖女孩,雷蛇付出一筆對普通家庭堪稱巨額的財富,還將她收為義女。


畢竟開啟石殿,需要胖女孩;相應的大能傳承,或許隻有胖女孩這樣的天陽後裔能獲得。


“這麽說,林清清算不算是我的遠房親戚?”


胖女孩眼睛眨巴著。


她心裏有句話沒說,如果是,為什麽我們的基因差別這麽大。


“……”


在場眾人一愣,被胖女孩新奇的思路雷到了。


“勉強算。”


雷蛇稍顯不耐,正要叮囑胖女孩少說點話,不要耽誤大事。


嗖!嗖!嗖!


這時,貪蛇帶領一眾手下,從後麵追來。


“哈哈!來的早不如來得巧!”


見到石殿前的少男少女,以及冰蛇雷蛇等人,貪蛇咧嘴大笑。


貪蛇手中沒有天陽後裔血脈,這是他唯一競爭力不夠的地方。


“好強的陣容。”


凜青書掃過貪蛇那邊的陣容,麵色凝重。


除了貪蛇這個4級鎮國級,他還帶了三個城邦級手下,其餘十來人也都是2級資深修為。


兩方人馬的到場,似乎驚動了石殿前的一男一女。


身穿簡約藍裙的林清清伸手,將青石大門推開一半。


石門上,亮起青焰光紋。


而後。


羅亮和林清清一前一後進入石殿中。


“動作挺快?”


冰蛇和雷蛇相隔一段距離,來不及去追或者阻擾。


他們也有天陽後裔血脈,尚算淡定。羅亮和林清清就兩個人,進入石殿又跑不了。


石殿大門很快關閉,


凜青書心中疑惑:“天雲莊園空空蕩蕩,就兩三個人,還有個管家去了哪?”


他感覺哪裏不對勁。


這時。


貪蛇帶領的人馬,來勢洶洶的逼近,擋在石殿大門前。


“雷蛇,冰蛇,交出天陽後裔!”


貪蛇麵色霸道,目光冷瞥二人,最終貪婪的目光,鎖定年輕胖女孩。


好可怕的眼神!


胖女孩打了一個寒顫,差點嚇的癱軟,身上肥肉抖顫。


“貪蛇,不要說這樣無意義的話。”


凜青書鎮定自若。


“你如果有自信,就跟我們火拚。到時候石殿傳承機緣,被那對年輕小娃獲得,甚至掌控了石殿,大家誰都得不到好處。”


雙方對峙了十幾秒。


“好!廢話少說!”


貪蛇沉著臉道:“你讓那個肥妞把門打開。進入石殿後,寶物傳承爭奪憑本事。”


貪蛇也明白,時間拖久了有變數。


他雖然有把握擊敗雷蛇、冰蛇的聯手,卻不能短時間解決,多半要付出很大代價。


肥妞?


聽到貪蛇的稱呼,胖女孩雙拳緊握,眼底閃過一絲屈辱怨恨。


“韓梅梅,你過去把門推開。”


冰蛇和雷蛇對視,衝著胖女孩點頭道。


他們明白現在的局勢,不讓貪蛇進去不現實。


凜青書總覺得,以羅亮此前表現出的隨意和自信,肯定有什麽後手。


貪蛇的入局,凜青書覺得有弊有利。貪蛇作風冷酷強勢,如果讓他跟羅亮那邊起衝突,或許能逼出天雲莊園的底牌和後手。


胖女孩韓梅梅咬了一下嘴唇,知道已經沒有退路。


她走上前去,將石殿大門推開。


兩方人馬商量了下。


貪蛇和雷蛇、冰蛇,三人先進去。雷蛇和冰蛇聯手,可以製衡貪蛇。


隨後。


兩方人馬,每次輪換進入一人。


貪蛇和雷蛇,分別留下一個3級城邦級的手下,在石殿門口駐守,


“可以了。”


直至最後,韓梅梅得到應諾,走進石殿。


這期間,她心靈和血脈中,傳來一股親切呼喚,算不上很強烈,在凜青書提醒下恍惚過來。


嗡!


石殿大門關閉。


凜青書目光閃爍,忽然開口:“你試一下,能否打開石門。”


韓梅梅過去,努力嚐試了片刻。


結果,石殿大門紋絲不動。


韓梅梅麵色蒼白,神情瞬間垮了下來,一副要哭的樣子。


在場眾人麵色一沉。


“看樣子,必須有天陽後裔得到傳承,才能出去。”


凜青書深吸一口氣。


留下石殿傳承的大能,絕非善男信女。


眾人都沒有退路了!


貪蛇麵色變幻,沒有說什麽,眼中漸漸閃爍一種自信和凶狠。


石殿爭奪,本就是一場充滿凶險的賭博。


貪蛇的成長過程,經曆過無數次的凶險賭博,他本身就是個賭徒。


這次要是賭贏了,他未來有望成為天藍星無冕之王。


“哼!你們都要保護好我,要是我死了,大家可能都出不去。”


韓梅梅縮了下脖子,色厲內荏的道。


兩方人馬愣了下,形成了某個默契。無論怎麽爭奪,要盡量避免傷到韓梅梅。


凜青書讚許的看了韓梅梅一眼。


其實,就算韓梅梅死了,不是還有林清清嗎?


但是保護好韓梅梅,肯定更穩妥。


……


兩方人馬進入石殿的前庭。


冰封的龐大蛟龍骨架,早就吸引了眾人注意。


凜青書盯著晶瑩凍結的巨大骨架,眼中流露一絲火熱。


他身上的邪靈冰蛇,對冰蛟龍的骨架,既是畏懼,又有些貪婪渴望。


不過。


冰蛟龍外部的冰封寒力和內中散發的可怕死亡之氣,讓眾人望而生畏。


隻有貪蛇和凜青書,可以靠近一些。


前者是修為強大,凜青書由於修習的是邪靈冰蛇之力,對寒力有較強抵抗。


“可惜。”


貪蛇察覺到可怕的死亡之力,腐蝕了骨骸裏的生機靈韻。


否則,他和邪靈貪蛇,若能汲取有真龍血脈的蛟龍骨髓,實力隻怕能迅速暴漲。


前庭的冰蛟龍骨架,眾人暫時沒法獲取或者利用。


原本有三塊碎裂的骨骸,被羅亮提起弄走了。


“怎麽沒見到羅亮和林清清,他們這麽冒失,已經闖進裏麵了?”


銀發老者雷蛇詫異道。


前庭比較寬敞,地麵是土壤,靠牆壁的區域生長了些植株和藤蔓。


往前行,就是一個小型宮殿墓室的格局,一間間殿室和走道相連,環境比較幽暗。


“兩位大人,從前庭到墓室宮殿這一段路,好像沒其他人走過的痕跡和氣息。”


凜青書手下,一名擅長追蹤的輔助超能者,驚惑道。


貪蛇那邊,也有具備相應蛇品能力的手下,給出差不多的結論。


“羅亮和林清清,難道還會憑空消失?”


貪蛇嗤笑道。


“好像在石殿入口附近中斷的。似乎還有一股殘留寒力。”


貪蛇手下那名擅長追蹤的人,解釋道。


這人是一個鷹鉤鼻男子。


他身上的邪靈蛇品,擅長追蹤氣息。


循著那股殘留寒力,鷹鉤鼻男子來到前庭牆壁附近的植株花木區域。


忽然。


牆壁藤蔓間,一顆妖豔欲滴的玫紅果實,映入視線中。


鷹鉤鼻男子盯住玫紅果實,霎時露出癡呆之色,仿佛看到一個身穿粉紅荷葉邊的絕美女子,在他眼前一點點剝開裙裳。


“小心!”


貪蛇左側,一名3級城邦級的灰袍老者,驚喝一聲。


呼唰!


牆壁間彈射出一道道青蛇般的帶刺藤蔓,將鷹鉤鼻男五花大綁。


藤蔓比鋼帶還要堅韌,鷹鉤男2級資深戰力爆發,一點抵抗之力都沒有。


“啊……”


鷹鉤鼻男慘叫一聲,被拖到牆壁附近,被一根根帶刺藤蔓和妖豔花朵分食。


幾個呼吸間,鷹鉤鼻男屍骨無存。


在場九頭蛇兩派人馬,隻覺頭皮發麻。


環視前庭周圍的牆壁,藤蔓植株間,隱藏著一些天材地寶,但其中又蘊含著一些未知莫測的凶險。


“抓緊時間進裏麵。”


貪蛇收起貪婪的目光。


那些藤蔓植株間,有些天才地寶,他或許有機會獲取,但是沒必要冒險。


他擔心羅亮和林清清進入了墓室宮殿裏麵,把大能留下的傳承和重寶捷足先登了。


冰蛇和雷蛇沒有反對。


兩方人馬,保持一段距離,走進小型迷宮般的地下墓室中。


“兩位大人,還是沒有羅亮兩人進入的痕跡氣息。”


凜青書手下擅長追蹤的輔助超能者,再次匯報道。


“你確認?”


凜青書眉頭緊皺。


在地下空間的石殿門口,光線雖然比較暗。


但兩方人馬都看到,羅亮和林清清都進入了石殿。


羅亮和林清清長相外觀,凜青書再清楚不過,就算是林清清,私下裏的資料圖片,都仔細研究過。


況且,沒有天陽後裔血脈,也沒法開啟大門啊。


“確認。”


輔助超能者篤定道。


“這裏盡管有清潔內的陣法或者超能禁製,不過是周期性的。此地的灰塵和氣味,地麵的痕跡,渾然一體,在我們之前,沒有任何外來者侵入的痕跡。”


這個結論,讓凜青書心頭莫名不安。


尤其是聯想到,進入石殿後,就連韓梅梅這個天陽後裔,也無法從裏麵打開。


這給他一種被人請君入甕的感覺。


沒人注意到。


一條霜白琉璃的冰蛇,在石殿入口的前庭角落,注視著已走進地下迷宮墓室的兩方人馬。


同時。


石殿外寬敞漆黑的地下空間。


深處的角落裏。


一塊土石板被推開,下麵竟然有儲藏室般大小的坑洞空間,表麵凝結了些許冰霜。


羅亮和林清清,從岩層下的坑洞裏站起來。


原來,二人根本沒進石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