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章 嚇懵了

一拳把飛車砸下來。


這樣的畫麵,著實有些震撼。


俱樂部眾人在短暫沉寂後,一片嘩然,驚疑不定的看向羅亮。


“一級武者何時有這種力量?”


“他不是說最近才成為的超能者?太假了吧。”


“武者這種垃圾職業,怎麽會……”


牆角處療傷的哈裏斯,滿臉質疑,眼珠子瞪得快掉地上。


噗!


哈裏斯吐出一口血,剛才被柳俊打傷,都沒有吐血。


他自恃法師職業的高貴,一直瞧不起武者,現實的重擊,讓他氣血難平。


飛車落地後,閃爍火花,晃蕩了幾下。


好在沒有爆炸。


羅亮暗鬆一口氣,這車賠不起啊。


“混賬!你竟敢砸我的愛車……”


柳俊一臉震怒。


“小老弟,你這波不虧的。”


羅亮幹咳一聲,試圖套套幾乎,咱們化幹戈為玉帛,最好別提賠錢的事。


“呃,你一輛車抵我們幾輛的損失,這麽想,是不是血賺了?”


神tm不虧!


柳俊青筋直跳,雙眸欲要冒火。


這輛飛車他新提不久,還沒顯擺幾天,居然被羅亮砸壞了。


“砸壞我的車,我廢了你!”


柳俊聲音發寒。


嗖!


他身影一閃,催動異能天賦,以更勝先前的速度爆發。


拳頭襲麵,空氣裏隱有轟鳴聲。


柳俊的異能是增幅速度和爆發,這一拳的威力,碾壓地球上的拳王。


在羅亮感官中,這一拳確實很快,但自己看得很清晰。


啪!


羅亮運轉《麟龍篇》,真氣在掌心凝聚,輕鬆擋住了這一拳。


倒是柳俊,感覺這一拳撞中坦克似的。


嘶!


他手臂驟然刺痛,身體像紙片般,震退幾米遠,勉強穩住沒有摔倒。


“區區武者,怎麽會……”


柳俊內心震動。


異能者,本身就是前期強的職業。


他這種身體強化類更強勢,碾壓同階武者。


“哈哈!堂堂柳家公子,強化係異能,打不過剛入門的初階武者?”


俱樂部眾人,奚落嘲笑道。


“啟!”


柳俊一臉惱怒,將異能催動到極致。


吱吱!


他全身肌肉顫動,骨骼脆響,軀體四肢憑空拉升一截。


“這是強化形態!”駱小倩麵色一變。


強化類異能者,在進入強化形態時,戰力至少翻倍。


隻是這種狀態無法持久,會有副作用。


吼!


此刻的柳俊,全身散發爆炸性力量,仿佛化作一頭巨豹,讓人心驚膽顫。


空氣刺響。


柳俊身影從原地消失。


下一刻,他出現在羅亮頭頂,炸雷般的一拳轟來。


如此快的速度,嚇了羅亮一跳。


嚇得他用了全力。


呼!


羅亮拳臂膨脹幾分,凝結一層淡青麟紋,猶如一條麒麟臂,隱隱散發一種古老威壓。


兩拳硬撼在一起。


羅亮仿佛一頭上古麟獸,而柳俊是一隻小豹子。


蓬!哢嚓!


柳俊如同一個皮球,飛出去十幾米遠,整體手臂直接骨折。


“我是出現幻覺了?強化形態的異能者,竟然被武者一拳秒殺!”


“武者什麽時候這麽強了?”


俱樂部的眾會員,一個個瞠目結舌,著實難以相信。


“他剛才那一拳,似乎有古武者的氣息。”


駱小倩細眉輕凝,低喃道。


她的眼界更高,不會像外界那麽認為武者的平庸。


撲通!


柳俊落到地上,滾了幾圈,難受的咳了幾口血。


嘟嘟!


柳俊的智能腕表開啟,低聲道:“成叔……”


“柳俊,打不過就要搖人?”


駱小倩鄙視道。


“單挑我們打不過,如果搖人,我們也不怕。”


俱樂部眾人走過來。


不少人打電話聯係起來。


但最先過來的,是一輛警用飛車。


“你們這邊什麽情況?”


幾名巡邏警員走過來,掃視現場。


“鄭警官,剛才是超能者的正常切磋,沒有傷亡。”


俱樂部裏有人認識巡邏員,交涉起來。


“超能者切磋啊,這個不歸我們管。”


幾名警員也不想多事。


這些警員,負責普通人的治安事件。


至於超能者之間的事端,歸屬超能管理局或者超能者協會管轄。


“慢著!”


一名西裝中年人,叫住了警員。


“成叔。”


柳俊在中年人的攙扶下站起來,怨恨噬骨般的目光盯著羅亮。


“羅亮你要小心。”


駱小倩壓低聲音,“成叔是柳俊的保鏢,是2級-先天級巔峰的武者,同階難逢對手……”


“你們還有什麽事,超能者的事端不歸我們管。”


一名警員道。


成叔遞上一個名片,笑道:“我們不是追究切磋受傷的問題,但柳少爺的車被砸壞,這件事歸你們管吧?”


為首警員接過名片,大吃一驚,肅然起敬。


“如果是砸車,確實在我們管轄範圍內。”


一名警員點頭。


並不是他們畏懼強權,的確是公事公辦。


“飛車是誰砸的?”


警員望著飛車上的大窟窿,心裏發怵,硬著頭皮道。


“是他。”


柳俊惡狠的目光盯著羅亮。


“小子!你知道我這車子多少錢嗎?六百萬星幣!”


六百萬!


俱樂部眾人麵色一變。


“砸鍋賣鐵,你也賠不起!等著吃牢飯吧。”


柳俊心情暢快起來。


根本不需動用他家族的能量,走正常法律程序,就能讓羅亮付出沉重代價。


“賠錢?可以呀。”


羅亮不慌不忙,笑眯眯的樣子。


柳俊一愣,難道這小子也是個富二代,真能賠得起。


“不過,你要拿出證據啊。你哪知眼睛看到是我砸的車?”


羅亮嗬嗬一笑。


嗯?


俱樂部眾人,包括柳俊都感覺不對勁。


羅亮這話有點耳熟。


想起來了!


最先,羅亮讓柳俊賠車子損失的錢。


柳俊就是這個口吻。


要我賠錢?


你拿出證據啊!


你哪知眼睛看到是我造成的損失?


柳俊怔了下,很快放聲大笑:“小子,學我這一套?你還太嫩了!”


他對成叔低聲說了一句話。


成叔點頭,立即進入受損的飛車內,取出一個設備。


“糟糕!”


“柳俊車子裏有行車記錄儀。”


俱樂部眾人反應過來,一個個為羅亮擔心起來。


行車記錄儀肯定記錄了羅亮砸車的過程。


“哈哈!行車記錄儀有記錄,這是鐵證。你休想狡辯……”


柳俊滿臉得色,打開行車記錄儀。


“你唬誰呢?”


羅亮蠻不在乎的樣子。


“羅亮,你不用硬撐,如果實在賠不起,我想辦法幫你墊付。”


駱小倩安慰道。


這個時候,無論羅亮怎麽強撐,都改變不了事實。


“咦!怎麽回事……”


柳俊手持行車記錄,驚咦一聲。


成叔和一名警員,也一起查看行車記錄儀。


查了一遍,兩遍,三遍……


“這……怎麽沒有了?”


柳俊臉色鐵青,無論怎麽查找,都沒有羅亮砸車的記錄。


“會不會是劇烈震動,讓芯片裏的記錄受損。”


成叔也覺得事情詭異。


他立即和警員商議,查找附近監控的記錄。


“沒問題。”


一名警員取出設備,調取附近的監控。


十分鍾後。


柳俊和成叔的麵色,都變得難堪起來。


“監控裏,沒有砸車畫麵。”警員道。


“衛星記錄也沒有。”


這時,成叔的智能腕表,收到一條信息。


此前他已經動用家族力量,調用了衛星的畫麵,依然沒有羅亮砸車的記錄。


場上的氣氛,陷入莫名的詭異。


如果說。


行車記錄沒有記錄,是巧合。


監控也沒記錄,有點假。


結果,連衛星都沒有相關記錄。


仿佛羅亮的存在,就是一個幽靈,任何設備都看不到。


嘶!


在場眾人,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差點讓周圍溫度升高幾度。


所有人,望向羅亮的目光,發生了變化。


成叔臉色無比凝重,額頭滲出冷汗,深深看了羅亮一眼。


那目光中,有一種莫名的敬畏。


在場沒幾個傻子,反而聰明人很多。


直接無視整個天藍星的智腦監控,沒有通天背景,不可能做到。


“難道是……”


幾名警員對視,想到一種可能。


他們肅然起敬,朝羅亮行了個禮,然而一言不發,開上警用飛車離開。


柳俊身形踉蹌,麵若死灰。


他意識到,這一次是踢到鐵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