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98章 你這是在威脅我?

“你不用再說了,你說再多也改變不了,我今天送你回唐家的決定。”翊笙神情認真冰冷,不容置喙。


這個小家夥不僅會氣人,還會蠱惑人。


小小年紀就是一妖孽。


“舅舅,你之前說帶我來玩一周的,中午又再次同意了,現在你又反悔;那平笙姐姐肯定會覺得你是個不守信用、沒有誠信的男人,說不定一下子就把你拉入黑名單了。”小安年繼續說服他。


在唐家比較溫馨幸福,而在舅舅和平笙姐姐這兒,比較好玩。


他還沒玩夠呢,才不要回去。


“你這是在威脅我。”翊笙眼睛冷冷眯起。


小安年委屈說,“不是,舅舅你怎麽會覺得我在威脅你呢?你一不開心,就會把我的皮都給扒了,我哪敢威脅你啊,我是在幫你避開危險源。”


翊笙冷哼了一句。


“你沒來之前,平笙可沒跟我對著幹過。”


她以前怕他都還來不及,哪敢質疑他。


結果這個小家夥來了之後,就都把對方當成靠山,於是一大一小就都無法無天了。


“我隻是一個年僅7歲半的小孩子,哪有那麽大的能耐。”小安年一臉無辜。


翊笙,“你是一個年僅7歲半的小惡魔。”


“舅舅,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搞事了,你就讓我留在這裏吧,你看,我來了這兒之後,平笙姐姐多開心啊。”小安年抱著他的大腿,努力擠出一絲淚意,可憐兮兮地懇求。


他舅舅跟平笙姐姐之間的互動,他其實是不太清楚的,這些話也是他根據他舅舅那寡淡沉默性格瞎掰的。


翊笙細想了下,發現溫平笙今天的笑容確實要比以往多了很多,雖說全是一大一小調侃自己的。


似乎看出他的動搖,小安年繼續說,“舅舅,男人要言而有信,才能讓女孩子感覺踏實,你老是出爾反爾,平笙姐姐會懷疑你是否值得托付的。”


“閉嘴!”翊笙嚴肅冷酷說,“我再警告你最後一次,你再在這裏搞事的話,我先打你一頓,在把你送回唐家。”


小安年立刻搖頭如撥浪鼓,表示不會了。


翊笙泄憤地胡亂揉了揉他的頭發,收回手時,看到掌心裏粘了兩三根細軟的頭發。


像是想到了什麽,他說,“我以前研究過一款脫毛水,誰讓我感覺不順眼,我就偷偷地在對方的頭上滴一滴這種脫毛水,一個星期內,不管多濃密的頭發都會不可逆轉地掉光,就連我都治不好,你想試試光頭的感覺嗎?”


“……”唐安年。


這人是魔鬼吧,竟然這樣對待他的小外甥。


翊笙又說,“平笙說喜歡你,如果你禿頭的話,我想知道她還會不會依然這麽喜歡你。”


“……舅舅,你好好睜開眼睛看清楚,我是你弱小無助又可愛的小外甥啊,你怎麽下得去手。”小安年把他的大腿抱得緊緊的,指控他六親不認。


翊笙微笑不語。


“我拿我爸比的人格和節操做擔保,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搞事了。”小安年一手抱住他的大腿,舉起一隻手,伸出三根手指做發誓狀。


最後,在小安年再三保證下,翊笙才打消了讓他‘禿頭’的念頭。


溫平笙坐在客廳裏擼貓,看到舅甥倆從房間出來了。


她立刻問小安年,“安年,你晚餐想吃什麽菜?跟你舅舅說,讓他給你做。”


小安年顧忌地看了一眼他那可怕的舅舅,說,“今天中午是我點的菜,晚上輪到平笙姐姐點菜了。”


他現在可不敢太放肆了。


不然隨時有一輩子禿頭的危險。


溫平笙不疑有他,隻覺得小家夥也太有禮貌了,一點兒也不會得寸進尺。


考慮到這個小家夥還是個孩子,太重口味的菜腸胃可能會受不了,溫平笙就點了兩三個不辣也不油膩的菜。


等溫平笙點完菜了,小安年又弱弱地舉起手,小心翼翼說道,“我、我還想明天帶個便當去學校,還想給暖暖妹妹帶一個便當,舅舅,什麽菜都可以的,我不想吃學校的飯菜了。”


老師辦公室是有微波爐的。


中午下課把便當拿到老師辦公室加熱就可以了。


“安年不好意思點菜,你是他舅舅,應該知道他喜歡吃什麽,明天帶去學校的便當,就做安年喜歡吃的菜。”溫平笙幫忙說話。


完後,她就被翊笙拉著出門買菜了。


而被眼神暗中警告不要當電燈泡的小安年,隻能假裝有點兒累,乖乖地待在家,順便打個視頻電話給他媽咪‘告狀’,並且看看他的妹妹。


……


唐家莊園


安小兔看著視頻裏,兒子說在雙笙這兒的情況,就覺得好笑。


不過她也叮囑了兒子不要總是惹他舅舅生氣,本來就上年紀了,還沒有老婆,再生氣老得快的話,就更沒人要了。


小安年嗯嗯地應著,換了個話題,“媽咪,舅舅做的飯很好吃,比我們唐家廚子做飯還要好吃,我讓舅舅明天給我做便當帶去學校;哎~說到這個,我爸比都沒有給我做過愛心便當帶去學校呢。”


以前他們一家三口在c市時,他爸比還會偶爾下廚。


回到北斯城後,大概是唐家人太多了,他爸比就沒下過廚了,他都快忘了他爸比做的菜是什麽味道的。


“是嗎?我記得你舅舅做飯一般啊,說不上好吃,也說不上難吃。”安小兔有些驚訝地笑著說道。


“這大概是……愛情使人優秀吧。”小安年說道。


安小兔被他的話給逗笑得不行。


母子倆又聊了好一會兒。


小安年看到妹妹睡著了,便主動結束了視頻通話,表示晚上再聊。


安小兔隨手把手機放到一旁,臉上的笑意未退,轉過頭就看到唐聿城朝自己走來了。


“遇到什麽開心的事了?”


“沒什麽,是安年剛才打電話來了。”安小兔停頓了一下,抬眸看著他,調侃道,“安年說他舅舅要給他做便當帶去學校,然後又說你都沒給他做過便當呢。”


不想唐聿城竟然說,“男孩子要能吃苦耐勞,他這是挑食的行為,這是不好的;我一會兒打電話給翊笙,以後不用給他做便當了。”


“還是不要了吧!”安小兔連忙阻止說,笑說,“你要是敢這樣做,你會失去這個兒子的。”


唐聿城不屑地冷哼了一聲。


看著在她臂彎裏睡著的小歌兒,他的臉龐輪廓線條頓時柔和了下來。


“我把小歌兒抱到床上去睡。”


他彎下腰,從她手裏,將粉雕玉琢的女兒抱了過來,非常輕柔地親了下女兒粉嫩的臉蛋。


不管是誰,都休想再將他們一家人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