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96章 那個男人是你老公啊?

溫平笙洗好了碗筷,將廚房收拾幹淨,走到客廳正好看到翊笙。


她問了句,“安年呢?”


“回房睡午覺了。”翊笙答道。


“噢。”溫平笙了然點了下頭,“我出去散散步。”


她現在是不敢吃飽就癱在沙發上了。


晚上十一點準時上床睡覺,早上七點起床,睡八個小時,以前還午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


自從知道她108斤之後,她就不午睡了。


吃飽了出去散散步,或者在屋裏走動走動。


翊笙腦海中莫名浮現某個小家夥說的話,說什麽要他經常跟平笙一起出門,讓人知道平笙已經有男朋友,就不會覬覦平笙了。


於是他說道,“我陪你。”


“……”溫平笙有些詫異地看著他。


他今天怎麽有那個閑情雅致陪她出去散步?以往他都是在家坐著,冷看她冒著各種嚴寒北風在外麵散步的。


突然想到上午小安年跟他買菜回來後,跟她說的那些話,說要經常跟他一起出門,宣示自己的主權,讓外麵那些小妖精知道他是有女朋友之類的。


雖說想著跟他一起出門,溫平笙心裏就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但還是同意了。


翊笙話少,也沒有主動找話題,而溫平笙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麽,於是兩人就一路無言地散著步。


突然,他將她的手握在掌心裏。


把溫平笙驚得想也沒想就掙紮了幾下,結果他越握越緊。


“別動。”翊笙嗓音低沉說道。


“……”溫平笙。


這話,她怎麽就聽出了一股……不能言明的味道?


兩人散了一會兒步。


溫平笙就說,“你……我手心出汗了。”


表示讓他放開自己的手。


她還是第一次跟他在外麵牽手散步,有種……緊張又心跳的感覺,每當看到附近有小區的人時,她就忍不住會臉發燙。


“一般手心出汗,手感熱的,主心腎陰虛,一會兒回到家我好好給你把個脈,再根據情況開個藥調理。”翊笙一本正經說道。


“???”溫平笙。


不是大佬,她心跳都快一150了,她是緊張到手心冒汗好不好?神特麽心腎陰虛。


又想找理由讓她吃藥,糟老頭壞得很。


“不用,我是走了會兒路,就有點發熱了。”她說道。


翊笙聞言,把她的掌心往自己衣服上蹭了蹭,把手心的汗擦幹,才把她的手放開。


溫平笙臉頰微燙,他的行為讓她感覺有點兒暖。


“平笙,你這周去看溫奶奶麽?”翊笙找了個話題。


“你問這個幹嘛?”她有些防備地問。


他說,“正好溫奶奶跟我家同一個小區,還是同一棟樓的,我也有一段時間沒見到溫奶奶了。”


這這這……這是……他想要見她長輩的節奏?


根據她對她奶奶的了解,他見完長輩之後,接下來就是催婚了。


她昨天去看奶奶,奶奶就瘋狂暗示她說最好能在25歲之前結婚,等成了剩女後再結婚,就沒那麽好了。


她是十一月生日的,現在二月多了,等到十一月過完生日就25歲了。


若是按她奶奶的說法,那她得在十一月之前跟這個男人結婚?這不存在的。


她奶奶在有些方麵上迂腐的想法,她就不吐槽了。


溫平笙,“我這周末不去。”


“我星期五回去,給溫奶奶把個脈,看看她的身體狀況,星期六再去唐家。”翊笙說道。


“……”溫平笙。


突然糾結,萬一她不回去的話,奶奶跟他亂說話怎麽辦?她回去了,奶奶亂說,她還可以阻止一下。


沉思了片刻,溫平笙決定周末她也要回去。


不過她不會現在就告訴他的,畢竟她前邊才說不回去。


過兩天找個機會,就說是她奶奶喊她去的;當然,也不是和他一起去的。


她去奶奶家是她的事,他去看奶奶,是他的事。


兩人在小區廣場走了有半個多小時。


準備回去時,溫平笙被一個老奶奶給叫住。


她讓翊笙等著,然後被老奶奶拉到一旁。


溫平笙以前大部分時間待在屋裏工作,很少出來走動,更別說跟小區的人互動了;因此,她並不認識這個叫住自己的老太太。


“姑娘,那個男人是你老公啊?”老奶奶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翊笙,壓低聲音問道。


“呃?”溫平笙剛想解釋,“他是我……”男朋友。


但是她話沒說完,就被老奶奶給火急火燎地搶了話,“哎喲都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可是我今天就是損了陰德也要跟你說,我今天去買菜,看到你老公啊,今天在超市裏,勾搭別的漂亮小姑娘呢。”


老奶奶停頓了下,抬起頭端詳著溫平笙的臉一小會兒。


才接著說,“那個小姑娘長得都還不及你一半漂亮呢,真不知道你老公咋想的?放著這麽漂亮的老婆不疼;還有,聽你那長得跟觀音童子般粉雕玉琢的兒子說,你老公在超市勾搭的那個小姑娘,是第……第三十多少了?哦對,第三十九個受害者了……哎、這樣的男人,姑娘你還要他幹啥?你要是愁找不到下家,我把我孫子介紹給你。”


“我跟你說,我孫子今年二十七,年紀輕輕就事業有成,稅後月薪三萬多呢;你長得好看,讓人感覺很溫柔,我之前隔著距離見過你幾次,就挺喜歡你,還以為你是單身呢,沒想到……不過如果你離婚了,我不會嫌棄你二婚帶孩子的。”


溫平笙被老奶奶的話給逗笑了。


心忖:這個老奶奶的思想還真是開明呢,還有,才隔著距離見過自己幾次,都不了解自己,就想自己當她孫媳婦兒了。


等緩了笑意,溫平笙歎了一口氣,“這位奶奶,謝謝你跟我說這事啊。這事,他們回家後,我也聽我……我兒子跟我說了;俗話說事不過三,我比較寬容大度,事不過四十,我決定再原諒他最後一次,再有下次,我一定和他離婚了。”


“哎、你這不是寬容大度,你這是沒有自己的底線,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條腿的男人多得是,你就算離婚了,也可以找到更好的,何必執意和老是給你戴綠帽子的男人在一起呢?”老奶奶也歎了一口氣,恨鐵不成鋼說道。


溫平笙想起一個綠帽表情包,忍笑說道,“愛他,當然是再原諒他一次了。”


老奶奶擺了下手,又說,“你說再有下次,一定和他離婚。他都給你戴三十多頂綠帽子了,你都能忍,下一次,一肯定也能忍的;就好比我住的那棟樓,隔壁一對夫妻,她老公經常喝了酒、或者工作上不如意就打她,她每次都吵著要離婚,警察都來調解幾次了,也沒見真的離,都是在氣頭上時說狠話,等氣消了,就當作什麽事都沒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