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91章 舅舅,你吃醋哦

“這是?”溫平笙這才注意到翊笙牽著一個小家夥,隨即她笑著打招呼,“嘿,你好啊!唐家小少爺。”


唐家的孩子都長得很漂亮精致,基因強大得令人羨慕嫉妒恨,唐家人的容貌也讓人印象深刻。


尤其是唐家二爺的寶貝兒子,長得更是精致帥氣,年紀小小的,性格略顯老成,卻讓人覺得很可愛;那身有些冷然優雅的氣質大抵是遺傳了二爺的,就算和同齡孩子站在一起,也是人群中最耀眼奪目的。


驚鴻一瞥,便教人難以忘記。


“啊?竟然被平笙姐姐認出來了,我本來還打算假扮我舅舅的私生子呢,搞一下事情呢。”小安年佯裝失望說道。


“哈哈哈他大概生不出像你這麽優秀的寶寶。”溫平笙被他逗笑了,笑著埋汰某個男人。


小安年認同地點了下頭,“說得也是。”


翊笙突然覺得,帶這個小惡魔來,是個錯誤的選擇。


“小少爺,你來我這兒打算玩多久。”溫平笙覺得這個小家夥挺好玩的,又可愛又比較聰明,很討人喜歡。


翊笙搶在小安年之前開口,替他做決定,“晚上就回去,他明天要上學。”


“平笙姐姐,你可以叫我安年。”小安年立刻不給麵子地拆他的台,“舅舅,你好善變哦,說好的讓我在平笙姐姐這裏住一個星期的呢,我連一周的換洗衣服,以及一些必須用品都帶來了。”


“善變的男人啊。”溫平笙跟著說了句,然後彎下腰來,捧著小安年的臉蛋,啵唧地親了一口,“放心,這房子是我買的,我歡迎你在我家住下,住多久都行,帥氣又可愛的安年。”


“那這段時間就打擾平笙姐姐了。”小安年開始搞事地說道,“平笙姐姐,你可以再親我幾下嗎?一般人我都不讓他們親我的,我真的特別喜歡你,還有你特別漂亮。”


“可以呀。”


溫平笙再次雙手捧著親小安年的臉蛋,結果她的唇卻吻上了翊笙的手背。


“你塗了口紅,我還要帶他出門呢。”翊笙一本正經說道。


“哈哈我都忘了這事。”溫平笙一邊笑著收回了手,翻了翻包包,打算找一片濕巾,把小家夥白嫩臉上的桃花色唇印擦掉。


小安年一臉純真和疲憊說道,“舅舅,我還隻是一個7歲半的小男孩兒,跟你走了好多路,我好累啊,連口水都沒喝,你能不能不要拖著我去買菜了,我想在家休息會兒。”


他發現翊笙舅舅那想要殺人的眼神,挺好玩的。


溫平笙幫著小家夥說話,“翊笙,安年跟你去超市,也幫你了你什麽忙,你還要分神注意他,以免走丟,不如讓他在家陪我吧。”


邊說邊動作輕柔地幫小家夥把臉上的唇印擦掉。


“他剛剛嚷著要喝牛奶,又說不上來要喝什麽牌子的牛奶,我帶他去超市看看;平笙你不知道,他有個怪病,一天不喝牛奶,就會皮癢,我是說會全身起小疹子,癢得恨不能把皮都扒了。”翊笙語氣一本正經,溫柔慈愛地笑著揉了揉小安年的頭發。


小安年,“……”威脅!這絕對是威脅!


溫平笙不疑有他,驚訝地說道,“還有這種病?”


“這有什麽好奇怪的,他爸比不就是異於常人。”翊笙臉不紅氣不喘地說道,“後代跟普通人不一樣,很正常的。”


小安年也說道,“平笙姐姐,我先跟舅舅去買了牛奶,回來再跟你玩兒。”


算了,不能一下子把他舅舅給激怒了,慢慢來,才好玩兒。


“好的,我在家等著你哈。”溫平笙柔笑說道。


“你午餐要吃什麽?”翊笙問她。


“我要吃……”溫平笙接收到小安年暗示的眼神,於是說道,“鬆鼠鱖魚、紅棗燉牛肉、湯和青菜隨意;明天晚上我要吃佛跳牆、錦繡龍蝦三吃、也是湯和青菜隨意,如果再來個開胃解膩的涼拌就更好了。”


她甚至把明天晚上要吃的菜都給點好了。


佛跳牆比較難做,步驟繁多,且需要提前一天準備好食材。


白天安年要去學校,估計是在學校吃午飯,晚上則回來吃飯。


“平笙姐姐,你絕對是天使,我真是太愛你了。”小安年激動地誇道。


以後他想吃什麽菜,直接跟平笙姐姐說就好了。


“哈哈謝謝誇獎!你是可愛的小天使。”溫平笙笑著回道。


翊笙,“他不是天使,他是小惡魔。”


“是我小惡魔,那你是我舅舅,就是大惡魔,大魔頭。”小安年反擊道,“小惡魔是可愛的,大惡魔是可怕的。”


溫平笙點著頭附和,“非常讚同。”


翊笙一言不發,直接拎著小安年的衣領,把他給拎出門了。


走進了電梯。


翊笙才將小家夥放下來,“想不到你小小年紀的,倒是很有當渣男的潛質。”


“我不是,我沒有,舅舅你不可要瞎說。”小安年連忙搖頭否認,“我很專一的,我可是要向我爸比看齊並學習的人。”


“平笙禮貌性親你一下表示喜歡,你還揩她油,還讓她多親幾下,這難道不是渣男!”翊笙的大掌放在他的頭頂,胡亂地將他的頭發揉亂。


“舅舅,你吃醋哦。”小安年笑著說道。


他舅舅這個第一次談戀愛的男人,真是太好玩了。


翊笙沒反應過來這話的意思,想也沒想就說,“不吃。”


“舅舅,我好喜歡平笙姐姐呀,她特別漂亮特別溫柔;你比平笙姐姐大12歲,都可以追她,而平笙姐姐比我大十六歲多一點兒,我覺得我也可以追她,把她當童養媳養著。”小安年又刺激他說道。


翊笙再一次將小家夥的頭發揉得更亂,“唐安年,我看你是皮癢了,信不信我立刻你把皮扒了。”


“翊笙舅舅,你好凶哦,不過你凶我可以,但是你千萬不能這樣威脅平笙姐姐我跟你說,會敗壞她對你的好感的;你看我爸比跟我媽咪,我爸比就從來不敢威脅我媽咪,都是我媽咪威脅我爸比的。”小安年裝作很有經驗的樣子說,“女孩子要被寵著、哄著的,女孩子說什麽都是對的,知道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