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88章 不知為何目的而來的

“他不是洗白了嗎?而且還在英國創立了公司,並且公司的發展和前途都很好。”唐墨擎夜有些不解地問,“你說他可能跟我二哥有很深的恩怨,可是的二哥從來沒有跟那個人打過交道啊。”


何來的恩怨。


翊笙神情有些凝重而嚴肅,說道,“山恩·勞蘭遜和司空少堂是認識的,具體怎麽認識的,司空少堂沒告訴我;並且他跟司空少堂有很深的交情,交情深到什麽程度,可以為司空少堂把命都豁出去的那種……至於司空少堂這個人,挺狡猾的,也挺自私的。”


“知道這些內幕的人極少,我那時候跟在司空少堂身旁,才知道挺多不為人知的事;我覺得山恩·勞蘭遜這次來北斯城,肯定目的不單純。”


當年,司空少堂是被唐聿城所殺的。


雖說知道這件事內幕的人不多,但是山恩·勞蘭遜若是有心想知道的話,肯定能查得到的。


所以他才說,唐聿城很可能跟山恩·勞蘭遜有很深的恩怨。


唐聿城聽了這些事,臉色也跟著變得凝重了起來。


他明白翊笙所說的這些事情的嚴重性。


如他三弟所說,山恩·勞蘭遜已經洗白了,在對方沒犯什麽錯事之前,他是不能先動手的,畢竟他的特殊身份擺在那兒。


如此以來,他的處境就變得很被動了。


這相當於他們在明,敵人在暗。


暗箭難防。


“翊笙,你給我說說山恩·勞蘭遜這個人,以及他跟司空少堂之間的事,反正把你所知道的,都告訴我就是了。”唐聿城嚴肅地說。


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


不管山恩·勞蘭遜來北斯城的目的是什麽,還是防著點比較好。


“行,不過這事說來聽話長的。”


翊笙從他跟在司空少堂身邊,第一次見到山恩·勞蘭遜的情景開始講,司空少堂以前不僅是大毒梟,也幹軍火走私的。


當年,他剛成為司空少堂的專屬醫生那段時間,司空少堂對他挺防備的;並且那時候,司空少堂跟山恩·勞蘭遜已經認識了。


後來司空少堂大概是看出自己淡泊名利,不會背叛、出賣他,也就漸漸信任自己了。


而山恩·勞蘭遜從第一次見到他,就對他一直抱有敵意。


為此,司空少堂還曾為山恩·勞蘭遜的態度,再度懷疑他是不是軍方派來的臥底。


後來證明了他的清白。


司空少堂找了山恩·勞蘭遜談話後,對方對他的態度好了些。


他猜測,當年司空少堂在四季佰利後逃到外國,山恩·勞蘭遜也應該有幫忙,不過這隻是他的猜測,並沒有證據。


……


關於山恩·勞蘭遜和司空少堂之間的事,翊笙所知道的,都很詳細地說給唐聿城和唐墨擎夜聽了。


因為山恩·勞蘭遜跟司空少堂來往挺密切的,其中的事情比較多,翊笙沒說多少,管家就來敲門,表示吃午餐了。


翊笙就此打住這個話題,“剩下的,吃過午飯後,或者晚上再繼續說吧,一會兒他們問起,就口徑一致說在聊我打算創建新藥物研究實驗室的事。”


但願山恩·勞蘭遜來北斯城,真的是為了談生意;因為他一點兒不希望山恩·勞蘭遜是為了幫司空少堂報仇而來的。


幾年前,山恩·勞蘭遜就一點兒也不比司空少堂好對付。


尤其他好幾年沒有接觸過山恩·勞蘭遜了,不知道對方如今的實力怎樣。


如果是蓄謀已久、有備而來的話……


唐聿城和唐墨擎夜的心情同樣緊張。


在司空少堂死了之後,他們都以為以後的日子都會溫馨而寧靜的,誰知……突然冒出一個跟司空少堂交情極深,並且不知為何目的而來到北斯城的山恩·勞蘭遜。


三人離開了書房,便將自己的真實情緒藏好了。


樓下客廳。


看到安小兔剛喂女兒喝完奶粉,翊笙便溫笑說,“安安,給我抱會兒小歌兒。”


“妹妹剛吃飽,不能亂動,翊笙舅舅你可以選擇抱我,假裝是在抱妹妹。”小安年說道。


翊笙雙手放在小安年腋下,一下子將他舉了起來,一個轉身,就把小家夥放坐在一旁沙發上,“都快八歲了,還要人抱,嘖!”


“那平笙舅媽都24歲了,不也一樣要人抱。”小安年哼了聲。


翊笙反駁,“她是女孩子,能比嗎?女孩子不管幾歲了,都一樣需要人抱的。”


“翊笙,看來你跟平笙發展得挺不錯嘛。”安小兔笑著調侃了句。


她關注了翊笙跟溫平笙的微博,因為溫逸舟也住在那裏,她連溫逸舟也一起關注了。


從他們發的微博,就才看得出來翊笙跟溫家兩兄妹,相處得挺不錯的。


不過有一點不好的就是,有溫逸舟這個大電燈泡在平笙的家裏,有時候會不方便。


“還可以。”翊笙坦然承認。


“翊笙舅舅,你什麽時候帶我去平笙舅媽那兒玩?”小安年問道。


之前在妹妹的滿月宴上,他見過一次,平笙舅媽挺漂亮的。


不過,他媽咪是最漂亮的,誰都比不上。


“溫小姐跟你舅舅還沒有結婚呢,安年不要亂叫,要叫平笙姐姐。”唐聿城假裝一本正經地糾正兒子的說辭,實際是在刺激翊笙加把勁兒,最好今年就能結婚了。


小安年聽了他爸比的話,立刻聽話地改口,“舅舅?你什麽時候帶我去平笙姐姐那兒玩?”


“看心情。”翊笙一臉冷漠。


小牆頭草。


“安年,你如果實在想見未來舅媽,但是你舅舅又不肯帶你去,你讓你爸比告訴你地址,然後你偷偷去,當著你舅舅和未來舅媽的麵,喊你舅舅‘爸比’,還哭訴他拋棄妻子,然後你舅舅就有得忙了。”安小兔搞事地說道。


小安年雙手一拍,誇道,“媽咪這個主意真是太棒了。”


“……明天就帶你去,記得叫舅舅,要是敢亂叫亂說話,我當場把你的皮都給扒了,再縫回去。”翊笙語氣陰森威脅道。


兩年前,有個女人帶著孩子冒充唐墨擎夜兒子的事,他還是記憶猶新的。


他可一點兒都不想被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