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84章 那個男人對我家小笙有想法

客廳裏


溫逸舟坐在翊笙對麵的沙發,說道,“我敢打賭,那個男人肯定對我家小笙有想法。”


他直覺那個叫君瀾的,並不像表麵那麽簡單。


而且那個男人剛才還套他話,想從他這裏知道翊笙有沒有跟他家小笙同居。


看那男人套話這麽辛苦,他索性就坦白告訴那男人了。


不知是相處久了,還是他得了斯德哥摩爾綜合症,他發現他看這個男人是越來越順眼了。


但看翊笙順眼,並不妨礙他搞事。


“你去給他們泡壺茶,懂我意思吧?”翊笙指使說道。


溫逸舟立刻冷酷拒絕,“我不懂。”


“哦。”翊笙點了下頭,也沒說什麽。


正是因為他沒說什麽,才令溫逸舟感到惶恐。


帥不過三秒的他解釋說,“我不會泡茶。”


向來都是別人泡茶給他喝的。


“會泡方便麵嗎?往茶壺裏放點茶葉,燒一壺開水,然後把開水倒到茶壺裏,等三分鍾,就可以送進書房了。”翊笙非常敷衍地指教道。


“這樣泡出來的茶,能喝嗎?”溫逸舟表示懷疑。


他看那些茶藝師或者會泡茶的人泡茶,都是經過很多道工序的。


比如各種對茶具的要求,或者對純淨水的要求等等。


“怎麽就不能了?”翊笙反問。


“哦我懂了懂了,今晚能點個菜嗎?”溫逸舟問。


來他家小笙這裏這麽久了,他還沒點過菜呢。


“看你表現。”翊笙並沒有給他肯定答案,模棱兩可說道。


雖然他這樣說,但溫逸舟已經在腦海中擬好菜單了,於是殷勤地問,“我去泡茶,要泡什麽茶葉的?”


翊笙,“你隨意發揮。”


那就是使勁兒表現了,主要是去暗中觀察那個叫君瀾的男人是不是真的在談工作,而不是借機他家小笙,溫逸舟對於翊笙讓他泡茶,送去書房這事的理解,就是這樣的。


隨便泡的茶,可不能用太好的,以免糟蹋了茶葉。


溫逸舟本來是打算泡點兒幾百塊一斤的茶葉,然而卻家裏的茶葉品質和等級都是最好的。


最後他隨便挑了罐茶葉,按照翊笙的說法,三兩下就泡了一壺茶,送到書房去。


溫平笙正在跟傅君闌討論漫畫接下來的劇情發展、以及大概構架等事,畢竟她畫的是熱血少年漫,而傅君闌是男人,男人應該比較了解男人的心理。


看到她小哥一聲不吭地送了壺茶進來,溫平笙隻是看了他一眼,然後繼續跟傅君闌討論。


溫逸舟很殷勤地給兩人倒了杯熱茶,然後就站在一旁聽著。


溫平笙抬起頭看他,“小哥,你還有什麽事嗎?”


“沒,我就是聽聽,我這就出去。”


有些做賊心虛的溫逸舟說完,轉身離開書房,走到客廳跟翊笙匯報了一下書房的情況。


翊笙聽完他的匯報,並未說什麽。


靜坐在沙發上過了十幾分鍾,翊笙說,“你剛才泡的那壺茶應該涼了,去泡一壺換上。”


“我今晚想點兩個菜。”溫逸舟說。


“看你表現。”翊笙還是那句話。


反正溫逸舟已經想好今晚第二道菜要吃什麽了,翊笙要是不給他做的話,他就爆錘這個男人一頓。


完全忘記了就連溫家戰鬥力爆表的溫雲行,都打不過翊笙的殘酷事實。


為了兩道菜折腰的溫逸舟,再次泡了一壺茶,送進書房去。


迎上溫平笙疑問的目光,溫逸舟笑著解釋說,“我想茶可能涼了,你們又要談事情,天氣冷,和冷茶不好,就幫換一壺熱的了,你們繼續,繼續。”


溫平笙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繼續跟傅君闌聊事情。


看她沒什麽表示,溫逸舟幹脆就站在一旁聽著,不出去了。


反正那個男人就是想讓他盯著他家小笙,並暗中注意著君瀾有沒有逾矩的行為。


溫平笙說了一回兒,發現她小哥還在,以為還有什麽事想說,便再一次問了句,“小哥,你還有什麽事嗎?”


“沒事,我就是想在旁邊聽聽你跟君瀾副主編談工作上的事,這樣我就可以更加了解你的工作內容了,說不定以後我還有幫得上你的忙的時候呢。”溫逸舟解釋道。


聽他這麽說,溫平笙也不好說什麽。


兩人聊了將近兩個小時,聊的都是與漫畫有關的事。


送傅君闌離開後,溫平笙回到書房裏,拍了拍那神奇得站著也能睡著的溫逸舟,“喂!醒醒,天亮了。”


“啊?什麽?”溫逸舟驚醒後看了看四周,“小笙,這是……書房?”


一時沒想起來自己怎麽會在這裏。


“嗯哼。”溫平笙點了下頭。


緩了幾秒鍾神,溫逸舟才想起來怎麽回事了。


他在聽他家小笙跟那個男人聊工作,然後聊著聊著,他覺得不太能聽懂,覺得太枯燥乏味了,就……就兩眼一閉,然後什麽都不知道了。


不見傅君闌的身影,他問,“人呢?”


“回去了。”溫平笙說,“記得把茶具收拾一下。”


“哦。”


溫逸舟看了下時間,竟然快五點鍾了。


他把兩套茶具收拾好了,然後趁溫平笙不在客廳,趕忙去跟翊笙匯報了,並趁機點了兩道菜。


翊笙聽完,依然沒有發表什麽意見,出門買菜了。


溫平笙從房間出來。


沒又看到翊笙的人影,就問坐在沙發上愉悅哼歌的溫逸舟。


“小哥,翊笙呢?”


“他去買晚餐吃的菜了。”溫逸舟回過頭看著她回答。


“他怎麽這麽快去買菜了?他還沒問我今晚要吃什麽呢?”她顯然忘了自己要減肥的事。


溫逸舟淡定地提醒了句,“108斤。”


“!!!”溫平笙一陣驚恐,“啊啊啊!溫逸舟你以後不要跟我提體重的事了!敢讓我聽到108這個數字,我就打死你!”


想到她在不到一個月內胖了十斤,溫平笙就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並心生了想請傭人做飯的念頭。


因為傭人做飯肯定沒有那個男人做的好吃,至少她還從沒見過哪個做飯,比那個男人做的還好吃的。


傭人做飯一般,她就吃得少,再加上運動,自然就能瘦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