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83章 我家小笙包養他

發現自己胖了十斤的恐怖事實後,溫平笙連午睡都不敢睡了。


回房間換上運動服,就打算上跑步機先跑它一個小時,運動減肥。


結果換好衣服從房間出來,被翊笙阻止了,表示吃了飯後,兩個小時內不宜健身。


減肥計劃受到幹擾,溫平笙決定先回房間睡它個兩小時午覺,至於運動減肥的事,醒來再說。


下午兩點。


門鈴聲響起。


溫逸舟立刻激動地說,“肯定是那個又帥又年輕的君瀾副主編來了。”


“我去開門。”


翊笙從沙發站起身,朝門口走去。


門外。


傅君闌看到來開門的是一個看上去很年輕,冷容貌絕美而冷漠的男人,他愣了一下,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你好!請問這兒是笙歌的家吧?”傅君闌有些不太確定地問。


“嗯。”翊笙冷冷應了聲。


“我是創神漫畫社的副主編君瀾,也是笙歌的責編,是來找笙歌的。”傅君闌很官方地自我介紹。


“我是笙歌男朋友。”翊笙嗓音清寒地表明自己的身份,側身讓他進來,“拖鞋是男士鞋架最底一層,左邊第一個鞋盒。”


他的介紹,讓傅君闌眼底掠過一抹吃驚和某種不知名情緒,緊接著走進了玄關。


“打擾了。”


翊笙此時的表現,像極了家裏的男主人,對傅君闌說,“坐,平笙午睡還沒起來,麻煩你等會兒。”


“嗯。”傅君闌頷首,沒有多言。


翊笙轉身走進廚房去泡茶。


“溫先生。”傅君闌有意無意地試探,“安先生今天也過來看笙歌的嗎?”


他是知道溫平笙有男朋友的,也知道對方姓名。


隻是因為某些原因,他內心很抗拒安翊笙這個人,也就沒有去了解過,所以剛剛才沒有認出來。


“哦,他啊,他一直都住在這裏啊。”溫逸舟皺了下眉頭,佯裝不喜地說,“我家小笙包養他,他在這裏,天天給我跟我家小笙做飯,抵消房租和飯錢。”


聞言,傅君闌的神情有些微妙,似乎對溫逸舟所說的事感到難以置信。


調整了下情緒,他笑笑地說,“溫先生真會開玩笑,安先生看著挺有錢的,怎麽可能讓笙歌養著。”


溫逸舟湊到他耳邊,開始小聲地瞎掰道,“你不知道。你別看他不工作就覺得他有錢。實際他在醫學上的那些成就,都奉獻給國家了,國家獎勵了他幾百萬,不過被他用來全款買房了。有不少醫院看中了他的才華,拋出橄欖枝,高薪聘請他去醫院上班,不過都被他拒絕了,真的是太懶了!他都有一年多沒工作了。”


“現在看上了我們家小笙,你知道的,愛情都是盲目的……加上我家小笙也挺喜歡他的廚藝,就養著他,並讓他每天做做飯什麽的,一個月給他五千塊零花錢,將來他可能會當我們溫家的上門女婿,當個家庭煮夫,男主內女主外那種。”


“……”傅君闌。


看得出來溫逸舟並不喜歡那個男人。


那麽溫逸舟說的話,肯定摻雜著個人的偏見,不過傅君闌覺得,溫逸舟的話,應該也有一半是真的。


“溫先生跟我說這些,是想表達些什麽?”傅君闌問。


“沒什麽,就是八卦一下。”溫逸舟聳肩笑了笑,“你不知道,我這個人其實喜歡聊八卦,我是指私底下,在銀屏前,我還是很高冷寡言的。”


某人跟他家小笙在一起太順了,他想著就不太爽,想搞搞事情。


內心戲很多的溫逸舟心想:看那人跟他家小笙的日常,跟老夫老妻似的,溫吞寧靜;愛情!應該轟轟烈烈的才對,等以後老了,才有鮮明的記憶可以回憶啊。


翊笙煮了壺花果茶,就從廚房出來了。


他行事作風就像家裏的男主人,禮貌地給傅君闌倒了一杯茶,然後坐下。


傅君闌邊喝著茶,閑聊地問,“安先生的茶,是在哪裏買的?挺不錯的。”


他發現昨天也喝過,發現這個花果茶和他以往喝的,味道有很大差別,以前他在德國待過一段時間,喝過不少花果茶,但都會有點兒澀味,有些比較高級的花果茶,喝起來不錯,但刁鑽的舌頭還是能嚐得出來一些澀味來。


而翊笙煮的花果茶,味道很溫潤,一點兒澀味都沒有,還能聞到很自然的水果香氣,而非香精,並伴有淡而清香的頂級茶葉味道。


溫逸舟看翊笙一言不發,顯然是懶得搭理傅君闌,他便幫解釋說,“是他自己調製的。”


“那安先生挺厲害的。”傅君闌奉承了句。


溫逸舟心忖: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這個男人厲害的地方多著呢,比如:短短大半個月內,把他們兄妹倆養胖了十斤,這是個悲傷的事情。


翊笙不愛跟陌生人打交道,他安靜地坐在沙發上擼貓。


溫逸舟也不知道要跟傅君闌聊什麽,就跟著不說話了。


於是——


三個大男人就都一言不發地坐在客廳沙發上,等著身為主角的溫平笙午睡起來。


等了大約半個多小時。


午睡醒來的溫平笙從房間裏出來,發現傅君闌已經到了。


“小哥,你怎麽不叫醒我?”她有些鬱悶地埋怨了句溫逸舟,然後抱歉地對傅君闌說,“君瀾主編,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你過來怎麽沒給我打個電話。”


“沒事,我剛到沒多久。”傅君闌淡雅地笑了笑。


溫逸舟拆台說,“也就半個多小時而已。”


“你不叫醒我,讓客人等這麽就,你還好意思說。”溫平笙瞪了他一眼。


“……”溫逸舟。


他怎麽就不好意思了?午睡的人又不是他。


翊笙語氣淡定,煞有其事地幫溫逸舟說話,“他叫了,敲了足足有十分鍾的門,你睡太沉了。”


溫逸舟再一次見識到了什麽叫睜著眼睛說瞎話。


不過他還挺感激的。


溫平笙才不相信翊笙的話,以往早上他敲一會兒門,她就被吵醒了,這回怎麽可能敲了十分鍾門,她都沒有感覺。


“我跟君瀾副主編要去書房談點兒事。”


她對兩人說完,邀請傅君闌去了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