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68章 我是那麽禽獸的人嗎?

“煤煤打過疫苗,死不了。”溫平笙一臉無語地說道。


她家小哥有點恐血,一看到鮮血,就各種慌張無措,智商跟著下線。


溫逸舟立刻反駁說道,“打疫苗就安全了嗎?現在疫苗都有假的,萬一疫苗是假的,我又不去注射狂犬病疫苗或者免疫蛋白,得了狂犬病,然後會發病暴斃的!小笙你快陪我去醫院!”


“……如果疫苗有假的,你去打的狂犬病疫苗或者免疫蛋白也可能是假的。”溫平笙打擊他說道。


“???”溫逸舟神色驚恐。


溫平笙接著又無奈說,“行了,你先去浴室裏用肥皂衝洗傷口個十分鍾,我去換套衣服,就陪你去醫院一趟。”


一般來說,貓兒很少出門,接觸不到外麵的動物,極少的幾率會感染到病毒,可以選擇性打狂犬疫苗;而她家煤煤洗澡都是在家的,但她還是給她家煤煤每年都打疫苗和狂犬疫苗。


她說煤煤打了疫苗,死不了,隻是認為煤煤並沒有攜帶任何病毒。


不過她小哥的疫苗還是要打的,畢竟溫家也不缺那點兒打疫苗的錢,打針疫苗,圖個安心。


溫逸舟聞言,立刻就轉身跑去公共浴室了。


溫平笙換完衣服出來,沒有看到她小哥的身影,便知道這個怕死的,肯定還在浴室裏。


“小哥,你好了沒有?”她走到浴室門口,敲了敲門。


“再等我五分鍾。”溫逸舟在裏麵,如此說道。


溫平笙無奈,走到客廳沙發,坐著等他。


看煤煤半躺在落地窗的貓吊床上看窗外的風景,溫平笙開口道,“煤煤,過來。”


暹羅貓很聰明,通過訓練,能讓它們聽懂簡單的指令。


煤煤回過頭,看了她幾秒,然後從貓吊床跳下來,屁顛屁顛地跑到她腳邊,跳到她身上來。


“你剛剛是不是抓你舅舅了?”溫平笙神情嚴肅地問。


很會看人臉色的煤煤頓時耷拉著小腦袋,用腦袋蹭了蹭她的手背,喵喵地叫著。


將小東西這樣,溫平笙一下子就生不起氣來了。


而且她還沒來得及問她小哥,煤煤為什麽會撓他呢。


所以,溫平笙決定暫時不訓煤煤了。


過了會兒。


溫逸舟終於從浴室裏出來了。


溫平笙看著他似乎剛洗完澡的模樣,“你……這是幹嘛?”


“我順便用肥皂洗了個澡。”溫逸舟一副機智的語氣說,頓了頓,又問,“小笙,你有沒有身體潤膚乳?借我用用,用肥皂洗完澡,感覺全身都幹燥得隨時都會龜(jun)裂了。”


“……”溫平笙實在無力吐槽了。


特麽!到底是有多怕死?用肥皂洗澡,她真是活久見了。


從沙發上起身,走回房間拿了瓶全新的身體潤膚乳遞給溫逸舟。


又等了約十分鍾,溫逸舟才忙好。


“小哥,你對煤煤做了什麽慘絕人寰,令人發指的事,它把你給撓了?”準備出門時,溫平笙問他。


“隻是想讓它在我腿上睡覺而已。”溫逸舟說到這個,就一副煤煤不識好歹的語氣,“要知道,我這雙腿,不知有多少人想枕,我讓這小混蛋躺上麵睡覺,是它三生修來的福氣。”


對於他極度自戀的話,溫平笙懶得吐槽了,“隻是讓它在你腿上睡覺而已?你沒對它做什麽事?”


“小笙!”溫逸舟一臉因不被信任而悲憤的語氣,“你把我當什麽人了?我是那麽禽獸的人嗎?會對一隻貓下手?”


他的腦回路讓溫平笙給跪了。


她說,“……我的意思是,你沒打它?”


“怎麽可能?就算它撓了我,我也沒有想過要打它。”溫逸舟的語氣非常堅定誠懇,想了想,他又說了句,“我隻是強行把它按在我腿上,然後它不肯,叫了幾聲就撓我了而已。”


溫平笙沉默了片刻。


她就說嘛,她家煤煤那麽溫順乖巧,怎麽可能主動攻擊人。


“煤煤怎麽撓不死你。”她極度無語說。


“……”溫逸舟,委屈巴巴。


因為他是當紅明星,戴上口罩、墨鏡和棒球帽,才出門。


絕對能注射到狂犬疫苗的疾控中心有點兒遠,但醫院的話,也不是每一個醫院都有狂犬疫苗的,溫平笙打了個電話給最近的大醫院,確認那邊有狂犬疫苗可以注射,才開車過去。


*


到了醫院,急診科。


溫平笙跟醫生說了一遍情況,表示自家貓兒兩三個月前才打過貓瘟疫苗和狂犬疫苗的。


醫生根據情況,認為打狂犬疫苗就可以了,而怕死的溫逸舟強烈要求打免疫蛋白。


醫生尊重他的選擇,給打了免疫蛋白,完後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


“好疼,小笙,我的手是不是要廢了?”溫逸舟從急診科室出來,睿跟溫平笙說道。


“廢了一條手臂而已,但至少命保住了,不是嗎?”溫平笙說道。


據說打免疫蛋白超級疼的。


但一想到她家小哥做的事,溫平笙就一點兒都不同情了,都說兔子急了也咬人,何況是貓,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去招惹煤煤。


溫逸舟沉思了幾秒,“你這麽一說,似乎有點兒道理。”


“午飯我想吃麵。”溫平笙換了個話題。


自從之前吃外賣,發現菜裏有蟑螂之後,她就幾乎不吃外賣或者在外麵吃飯了,就算去高級飯店吃飯,她也有點兒心理陰影。


而她小哥比較擅長做麵。


“沒問題,小笙你想吃什麽麵?”溫逸舟爽快地答應了,絲毫不像‘廢了’一條手臂的模樣。


“都行,你看著煮。”


反正她小哥做的麵,比很多麵餐廳做的還要好吃。


在外麵買了些菜和手工麵,又順便連晚餐要吃的菜都買了。


回到家後。


因為溫逸舟的手背被煤煤撓了,溫平笙負責把食材洗好,切好,然後下廚的工作就交給溫逸舟來了。


她坐在客廳沙發,掏出手機就看到麗絲塔給她發的微信消息。


麗絲塔:‘笙歌你今天是不是去醫院了?’


麗絲塔:‘快回我快回我回我回我。’


麗絲塔:‘出大事了!’


麗絲塔:‘……’


麗絲塔一連發了將近十條消息。


溫平笙歪著腦袋想了會兒,麗絲塔怎麽知道她去醫院的,還有,她去醫院,跟出大事了,有什麽關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