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65章 來吧,安先生

第二天中午


吃過午飯之後,溫逸舟才從外麵回來。


“小哥,你夜不歸宿哦。”溫平笙笑著調侃他。


溫逸舟解釋說,“昨天……跟大哥他們去見身份比較尊貴的朋友去了,小笙你知道的,男人應酬嘛,大都玩得比較晚,又累了,就直接在俱樂部開個房了。”


實際是昨天下午,他們幾兄弟準備來小笙這兒時,被唐家那兩兄弟攔住了,然後找了個地方,就開始訓話了。


訓得他們幾乎懷疑人生。


訓完了話之後,唐家那凶殘的兩兄弟又說什麽盡地主之誼,把他們帶去高端俱樂部,把他們兄弟幾個灌醉得爛醉如泥;不過那倆兄弟還算有點兒人性,沒有直接把他們丟在俱樂部,而是讓俱樂部的人送他們去酒店,開了個標間給他們兄弟五人。


大哥跟二哥一張床,三哥跟四哥一張床,而身為老幺的他是最慘的,直接被丟到地上睡地毯上。


越想,溫逸舟就越想罵人。


尼瑪啊,唐家那麽有錢,不要求給他們開總統套房,但再開一個標間會死啊。


五個人住一個標間,要不是他們昨晚是昏醉被送來的,指不定酒店的服務員會用什麽眼神來看他們呢,估計會在心裏想:城會玩。


“替你未來的老婆擔憂啊。”溫平笙歎了一聲,接著唱道,“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


不過她幾個哥哥都是潔身自好的,從不會在外麵亂來。


“逸舟,你有空嗎?”從房間出來的翊笙如此問道。


溫逸舟本來是想拒絕說沒空的,但想到昨天被叫去訓話的事,他模棱兩可說,“……得看情況。”


翊笙遞了一張藥方給他,“去中藥房給你妹妹重新抓藥。”


聞言,溫平笙一把將他手中的藥方搶了過去,認真地看了兩遍,其中大概有一半的藥材,跟之前那藥方的藥材是不一樣的。


“翊笙,這是新藥方?”溫平笙掩不住激動又開心地問。


“嗯。”翊笙點了下頭,又嚴肅地補了句,“昨晚回房後,想了大半夜才想出來的。”


溫平笙看他那一副想要獎勵的樣子,心裏就覺得好笑。


假裝聽不出他的暗示,她說道,“哦,辛苦您了。”


“……”翊笙。


“小笙,什麽新藥方?”溫逸舟一臉茫然,怎麽一夜未歸,他就跟不上他們的節奏了。


“就是我之前喝的藥,修改了一下藥方,不過沒那麽苦了。”溫平笙開心回答道。


“哦哦那很好啊,我這就去給你買藥……”他天天晚上給小笙熬藥,光是聞著那藥的氣味,就覺得苦海無邊,而他家小笙喝到肚子裏,那味道估計更為恐怖,現在換個不那麽苦的藥方,他家小聲就不用再受折磨了。


像是想到了什麽,溫逸舟看向翊笙,說道,“既然明明有不那麽苦的藥方,你幹嘛還開那種苦死人的藥方給小笙?其心可疑!”


“之前的藥方是信手拈來的,這個藥方我想了大半夜才研究出來的。”翊笙臉不紅氣不喘地忽悠,“之前我跟平笙還不是戀人關係,懶得費神。”


溫家兄妹,“……”


溫平笙一想到他純粹是因為懶得費神,而隨手寫了一張藥方,害自己喝了這麽久,能苦得屍體詐屍的藥,就……


“好生氣哦。”她鬱悶地道。


“我也好生氣。”溫逸舟跟著說道。


這個男人簡直是魔鬼,害他家小笙吃了那麽多苦。


翊笙一把將藥方奪了回來,淡淡地說,“既然新藥方讓你們生氣,就繼續喝原來藥方的藥。”


溫平笙驚恐,“!!!”


溫逸舟目瞪口呆,“???”


“不不不,翊笙男神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好生氣我小哥,他竟然不體諒你冥思苦想了大半夜藥方,還說你其心可疑,太讓人生氣了。”溫平笙立刻化身小舔狗,把他手裏的藥方搶回來,遞給溫逸舟,“懲罰你立刻快去買藥,趕緊去!立刻去!”


溫逸舟拿到藥方,一轉身就迅速出門了,生怕翊笙追著要搶回藥方似的。


翊笙走到沙發前坐下,朝溫平笙招了下手,示意她過來。


“怎麽了?”溫平笙慢吞吞地挪到他麵前。


他沒說話,抬手抓住她的手腕,拉著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別動。”


“……”溫平笙。


對時不時看一本霸總小說的溫平笙來說,‘別動’這個詞的背後代表著什麽,她還是知道的。


尤其是昨晚,被這個男人吻得意亂情迷時,她突然被他下邊的堅硬反應給嚇到了。


心想:她二十來歲的單純美少女,定力有點兒薄弱是正常的,可他都三十幾歲的成熟男人了,自製力怎麽還這麽差!


“幹、幹嘛?”她警惕地問。


“你說呢?”他四兩撥千斤地反問。


溫平笙沉默了片刻,想到他吻她,準會把他自己弄得欲火焚身,然後……再跑回房間默默地瀉火;快樂並痛著,大概說的就是他這種情況吧。


來啊!誰怕誰!誰慫誰是小烏龜。


想看翊笙求而不得的憋欲畫麵,溫平笙就腦子一熱,雙手主動勾上他的脖子,原本是坐在他腿上的,改兩膝跨跪在他大腿的兩側,挺直身子,這樣的姿勢讓她比翊笙高出一個頭,有點兒居高臨下地望著他,“那就來吧,安先生。”


她今天要不把他折騰得,以後再也不敢動不動就想吻她了,那她就是小豬!


翊笙捕捉到她眼底閃過一抹狡黠,便知道她的主動肯定是有什麽目的的,這讓他不由有些期待,想知道她要幹嘛。


看著她燦爛的笑容中帶著點兒妖媚,有點兒像吸人精氣的小狐狸精,翊笙明顯感覺到體內的血液迅速沸騰了。


下一瞬,她的柔軟唇瓣吻上他的,隻是技巧挺生澀的。


年少不更事時,溫平笙雖然也喜歡過人,但實際連手都被牽過,她的初吻還是和眼前這個男人奪走的。


翊笙故作坐懷不亂,手臂牢牢地環住她的腰,以防她一會兒突然逃離,閉上眼睛,微仰著頭,任由她在自己唇上作亂。


這樣的畫麵,有點兒像一個磨人小妖精努力取悅禁欲的男人,而禁欲的男人卻始終不為所動。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