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64章 每天吻你三次

翊笙戳破她的謊言,“你說你喝藥了,你小哥回沒回來,你都不知道,誰給你熬的藥?”


在監督溫平笙喝藥的這件事上,溫逸舟是非常盡職的,每晚都非常準時地把藥熬好,然後端到溫平笙麵前,看著她把藥喝完。


今晚溫平笙沒有喝藥,可見溫逸舟還沒有回來。


謊言被揭穿,溫平笙一點兒也不慌,語氣淡定地一批說,“哦?我今晚還沒有喝藥嗎?我以為我喝了的,難怪總感覺少了點兒什麽,原來是還沒有喝藥啊。”


停頓了下,她有些得意地笑著說,“不過現在都這麽晚了,再熬藥也來不及了吧。”


想到今晚沒有喝那能苦死人的中藥,溫平笙的心情就比過年還要開心。


“今晚可以不用喝,從明天開始,我會親自監督你喝藥的。”翊笙一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姿態。


“……”溫平笙笑容僵了下。


啊!這個魔鬼!


下一瞬,溫平笙立刻語氣狗腿討好地說,“安男神,咱商量個事好不好?”


翊笙,“說。”


“你看著你女朋友天天晚上喝這比黃連還苦,苦得連死人喝了都要詐屍的藥,你的良心一定會很痛的,我看到你良心痛,就會跟著心疼你了,然後你再很心疼很心疼我受苦了……我們是戀人啊!為什麽要相互傷害?……”溫平笙做出誇張的捧心悲痛狀,隻有這個時候,才有是他女朋友的自覺。


她話沒說完,就被翊笙打斷了,“說重點。”


像當初捉弄安小兔般,故意在給溫平笙開的藥方裏加了兩三味苦藥的翊笙,良心並不會痛。


“你能不能改一下藥方?不要那麽苦的?不然我怕再過不久我要抑鬱了。”溫平笙立刻簡單粗暴說出重點。


聞言,翊笙陷入了沉思。


溫平笙一看他在思考,便知道翊笙肯定會滿足她的提議的。


莫約過了半分鍾。


翊笙抬眸凝望著她,故作深沉說,“我可以試試,不怎麽苦的話,可能療效會比現在的差一點兒。”


“這個沒事,療效沒那麽好,就喝久一點兒藥。”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捉弄了的溫平笙,一臉單純開心的笑容。


翊笙,“改我試著改藥方也可以,不過我有兩個要求。”


“什麽要求?你先說說看。”溫平笙語氣有些戒備。


就知道讓他改藥方,肯定不可能那麽簡單的。


翊笙語氣認真,“第一、以後晚上十一點,必須上床睡覺。”


溫平笙爽快點頭同意,“這個沒問題,那第二個要求呢?”


她晚上十點鍾喝完藥之後,一個小時內就會發困,她猜測那個藥方裏,有安眠的藥物。


不過她並不擔心,這個男人是天才醫生,就算裏麵加了安眠的藥物,對身體也應該沒又什麽害處或者後遺症的。


晚上十一點上床睡覺,早上七點起床,然後上午十點鍾左右,被趕上跑步機慢跑半個小時到45分鍾;但她感覺現在每天整個人的精神都要比以前,淩晨一兩點睡覺,然後上午十點十一點起床,要好多了,也舒服了很多,渾身充滿活力。


翊笙接著說,“第二個要求就是我以後可以每天吻你三次,你不能拒絕。”


溫平笙,“!?!?!?”她忍不住吐槽,“每天三次?你當是吃飯呢?一日三餐,要不要你再加個宵夜?”


“宵夜這個可以有。”翊笙頷首,似乎覺得她的提議很不錯,說道,“不過我覺得吃宵夜等到結婚之後比較好,當然如果你想提前吃,我也可以配合的。”


溫平笙?!!!


泥馬?為什麽她竟然秒懂‘吃宵夜’這個詞?


嗚嗚這個魔鬼把她帶汙了,那份珍貴的懵懂單純童真離她一去不複返。


“每天三次,你的答案呢?答應還是拒絕?”翊笙問她。


完全控製不住想汙了的溫平笙說,“每天三次什麽?你把話說清楚了,不要跟我玩文字遊戲。”


“我說要我改藥方也可以,但是第二個要求是我每天可以吻你三次,你不能拒絕,答不答應?”翊笙眉眼間染了些許笑意,“你想到哪兒去了?我沒試過跟女人做那種事,但是我覺得每天都三次的話,我的身體可能會吃不消。”


“老不中用啊。”溫平笙脫口而出。


直到後來他們結婚之後,溫平笙每每回想起今晚說的這個‘老不中用’,就想坐時光機回來抽自己幾耳光,恨自己太年輕,什麽老不中用?狗屁!這分明就是老當益壯!特麽的,三十幾歲的成熟男人了,有事沒事就把二十來歲純真無知美少女逮來使勁欺負,可恥至極!


當然,這是後話。


翊笙一下子把她拽入懷裏,“你說什麽?嗯?”


反應過來,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麽的溫平笙,突然就慌了。


“我我我……我什麽都沒說啊,你聽錯了聽錯了。”


“你說我是老不中用的老男人。”翊笙在笑,燦爛魅惑的笑容中帶著危險。


“……我不是,我沒有,你聽錯了。”溫平笙掙紮著想推開他,畢竟深夜,又是孤男寡女,弄不好可能會發生什麽事的。


她就是想在心裏吐槽,卻不想竟然把內心的話,當著他的麵給說出來了。


翊笙,“我的聽力很好,並且我還沒老到耳背的地步。”


“你不是說以後每天要吻我三次嗎?我答應了。”溫平笙立刻轉移戰火,雙手勾住他的脖子,非常迅速地在他的薄唇上啄了三下,“這是今天的。”


“是我吻你,不是你吻我。”翊笙的手臂環住她的腰,微眯的眼眸閃爍著星火。


感覺虧了溫平笙說,“……這、這……我們都是男女朋友了,還分什麽你我,那樣太見外了,你吻我,和我吻你,都一樣的。”


“這不一樣。”翊笙固執地不肯讓步。


“一樣!我說一樣就一樣,不準反駁。”溫平笙態度強勢說道。


“不一樣。”


翊笙說完,一手將她的下巴抬起,低頭,吻上她的唇。


教她知道,她吻他,和他吻她,是不一樣的。


並且還有很大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