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63章 女孩子不要這麽暴力

過了十幾分鍾,翊笙轉發了她的微博,並且附上答案——


翊笙:女孩子不要那麽暴力!我嫌那人煩,隻讓保安把那個人轟出去了而已。//笙歌:跟安先生討論到以後吵架的話題,安先生表示不會跟我吵架,並問我,“你知道上一個企圖激怒我,讓我跟他吵架的人,最後怎樣了嗎?”……emmm,我很好奇那個人被他砍了多少刀,但是又很慫,不敢問。


溫平笙看到他轉發的微博,頓時不淡定了!


她暴力?她哪裏暴力了!!!


不過話說回來,他嫌人煩,就隻是把人轟出去了而已?那麽好說話?


可吃晚飯時,看他那凶殘可怖的架勢,一點兒都不像隻是把人趕出去而已。


見識過翊笙微博評論區的戾氣,溫平笙猶豫了幾秒,最終還是點進了翊笙的微博評論區。


就想看看翊笙的老婆粉女友粉是怎麽罵她的。


檸檬味的酸奶:‘腦補了一下情敵笙歌縮脖子慫慫的畫麵,突然覺得搶走我老公的這個情敵有點兒可愛,是怎麽回事?’


牛肉麵要牛肉不要麵:‘已經腦補30萬字大叔蘿莉的小甜文。’


嗨呀嗨呀:‘我想知道笙歌到底經曆了什麽,竟然會覺得安男神會砍那個惹他生氣的人很多刀哈哈哈……’


噓……請安靜:‘今天又是哭著看男神秀恩愛,撒狗糧的一天,哭唧唧。’


喬乖乖兒:‘樓上,我們笙歌一直都很可愛哦,如果大家認真了解過笙歌的話,肯定會喜歡上她的,祝雙笙99。’


‘……’


在翊笙的評論區看到她家粉絲的蹤影,溫平笙覺得挺暖心的,心裏感慨:她家小粉絲好可愛。


除此之外,溫平笙還發現翊笙的粉絲,似乎沒有一開始公布戀情時那麽偏激了。


對於他粉絲的態度改觀,溫平笙還是挺開心的。


她看了一會兒評論,再看一眼時間,才晚上八點鍾,打算去書房畫一會兒圖。


……


翊笙在房間裏,正在為創立新型藥物研究實驗室一事而擬定計劃。


期間安小兔打了電話來。


“翊笙,我聽說平笙的幾個哥哥從京都趕來北斯城,並且已經跟你見過麵了,他們沒有為難你吧?”安小兔笑問。


其實她還挺想看翊笙被溫平笙幾個哥哥刁難的畫麵的。


翊笙知道他妹妹是從哪裏聽說,溫平笙幾個哥哥從京都來北斯城的事的。


他言簡意賅地將溫氏幾兄弟昨晚以及今天,來到溫平笙屋子的事,跟安小兔說了一遍。


期間還提到溫平笙大概每年要花多少錢,以及他計劃工作的事。


安小兔想到她給翊笙的奢侈品表格,預估溫平笙每年要花多少錢上,誇大了數額,便不由地有些心虛。


怕翊笙會察覺到什麽,安小兔連忙說,“沒想到平笙那麽勤儉節約,一年才花兩三千萬;想想,前兩天雅白出席活動穿的曳地長禮服,就上千萬了,還有那項鏈,據說兩千多千萬呢。”


其實大多數明星參加商業活動穿的價值千萬禮服,還有珠寶項鏈之類的,都是大牌品牌商讚助的。


而一身價值幾千萬的行頭,免不了被大肆報道,明星不僅靠著幾千萬的裝扮火了一把,也相當於給品牌商打廣告了。


翊笙聽安小兔這樣一說,沉默了片刻。


想到溫家的財勢,溫家在r國富豪榜上,名次是排在前十的,雖然與第一豪門的唐家相比,還差一大截,但也是響當當的豪門。


溫平笙一年花個兩三千萬,對於集寵愛於一身的豪門千金來說,似乎確實算勤儉了。


尤其他發現女孩兒的東西都挺貴的。


比如溫平笙那塊小小的,被溫雲行掰壞的的小鏡子,就要三十多萬了。


他好像還看到過溫平笙的一把梳子,是頂級的紫羅蘭翡翠做成的,還有一些女孩兒用的小東西,似乎都挺昂貴的。


她的很多衣服,都是獨家定製的,沒有品牌標誌,以致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是豪門千金。


溫平笙就是那種乍一看,跟普通女孩兒沒多大區別,但若是仔細觀察的話,能從她身邊的東西發現,她的生活比他家安安還要錦貴,傳說中的低調而奢華,大概就是這樣的。


安小兔原本隻是想掩飾她在奢侈品表格上,忽悠翊笙的事,才誇溫平笙‘勤儉節約’的。


但是她絕對沒想到,她的一番話,反而讓悶騷的翊笙在腦海中腦補了很多東西,然後在心底暗暗發誓,要比原先計劃的,還要賺更多的錢,才能養得起這個嬌貴的女孩兒。


跟安小兔聊了好一會兒,聊到小歌兒,翊笙掛掉語音電話,改打了個視頻電話,看了小歌兒一會兒,並在視頻裏跟小歌兒打招呼。


小歌兒本來就小,還不記事,根本不記得翊笙了。


沒幾分鍾,便很不給麵子地睡著了過去,把安小兔笑得不行。


翊笙掛了視頻電話,繼續擬寫他的創業計劃。


不知不覺中,時間飛快流逝,很快便到了深夜十一點多。


他關掉筆記本,起身,走進浴室去洗澡。


洗完後從浴室出來,離開房間,打算去廚房倒杯水喝。


經過溫平笙的書房時,他試著去推了一下書房門,門板紋風不動,他猜想溫平笙把書房門反鎖,在裏麵工作。


此時已經快淩晨十二點了。


想到她又熬夜,於是他抬手敲了敲門。


莫約等了半分鍾,還不見她來開門,翊笙又敲了一次門。


這一次,門才敲到一半,門扉霍然打開。


溫平笙看著站在門口,穿著白色浴袍的男人,問,“有什麽事麽?”


“我是提醒你,你該睡覺了。”翊笙說道,想了一下,他又問,“今晚喝藥了沒?”


“……喝了。”溫平笙回答他的時候,心虛地眼睛到處亂瞄。


“你小哥還沒回來?”翊笙問。


“我不知道啊,沒看到他。”今晚她一直在畫畫,根本不知道她小哥中午被她幾個哥哥們拐出去後,有沒有回來。


翊笙戳破她的謊言,“你說你喝藥了,你小哥回沒回來,你都不知道,誰給你熬藥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