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57章 計劃賣新型藥物秘方

“二十幾億?”溫雲行有些難以置信,“賺快錢和大錢的方法都寫在刑法上,他搶銀行了?”


溫逸舟汗了汗,“哪個銀行會放二三十億現金給他搶的?”


不過他四哥這麽難以置信,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在安小兔嫁給唐家二爺之前,安家勉強算得上是小康家庭;即使後來知道安小兔的父親,是豪門安家的大少爺,但安父並沒有分安家的財產。


就算安小兔會給娘家錢,也不可能給二三十億那麽多。


因此,在昨晚他聽到這個數的時候,也震驚了。


隨即溫逸舟又給他們解釋,“翊笙說有一半錢,是他賣藥方給r國醫學科學院賺的,至於另外一半,是他以前還在道上混的時候賺的。”


所以,翊笙養不起他們家小笙的這個顧慮,是根本不存在的。


溫雲行,“他!媽r國醫學科學院這麽大手筆?”


翊笙的一些醫學成就,他是知道的。


但是,難道正常劇情不應該是翊笙把藥方獻給國家,然後國家相對應的官方機構頂多獎勵他幾百萬,再上個新聞之類的嗎?


這就好比普通人家有什麽古董文物,上交國家,然後獎勵個五百塊、一千塊什麽的。


特麽一個藥方賣十幾億,簡直喪心病狂!


“那個新型藥物是治療癌症的,r國醫學科學院已經投入幾十億資金,研究將近十年了,但還沒有研發出來;我賣藥方給他們,隻禮貌性要十幾億而已。”翊笙語氣輕描淡寫地解釋道。


溫雲行聽了想打人,神特麽禮貌性!真禮貌性的話,不應該隻是要幾百萬而已嗎?


“你剛才說你已經在計劃工作的事?”溫戚君問。


“嗯,是。”翊笙肯定地應了聲。


他家安安跟他說,如果真的打算跟一個人結婚,在麵對女方家人時,必須展現出誠意,把態度端正了。


往往女方家人首要看的就是男方的工作,還有存款之類的;要是這兩樣都沒有,女方家人絕對二話不說就勸分。


錢,他有。


工作,也可以有的。


“他昨晚說,計劃成立個藥物研究實驗室,估計是打算幹研發新藥物,然後把賣藥方給國家的勾當。”溫逸舟幫忙補充解釋。


身為軍人,堅決維護國家形象的溫雲行立刻怒聲批評,“溫逸舟,什麽叫勾當?你是不是想挨打?你語文老師的棺材板我都壓不住了;把好東西賣給國家,造福國民,那叫合作!叫為國貢獻!然後適當收取點辛苦費而已。”


“……我語文老師還活著。”溫逸舟縮著脖子小聲比比。


溫星逆冷哼一聲,並不看好,“新型藥物的研發,可能需要十幾年,並且需要投入大量資金。”


每個新藥物的問世,前期需要投入的資金,至少十幾億,多則上百億。


“我上一個藥方,兩年零三個月就破……咳!”翊笙停頓了一下,淡定地說道,“就研發出來了。”


實際上他賣給r國醫學科學院的藥方,是破譯美國一款治療肺癌的藥物,然後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改良和優化。


有些進口藥為什麽這麽貴?就是因為本國醫藥商研發不出來這種藥物,或者本國研發的藥物的藥效不如進口藥,而很多癌症又來勢凶猛,隻能選擇進口藥;於是就讓外國醫藥商給壟斷了,並且任由外國醫藥商開高價。


當然,有進口藥,本國也有藥物出口到外國。


還有就是,很多藥物成分表上麵寫的成份,其實是不齊全的,寫出來的都是一些比較成見的成份藥物;還有一些比較特殊的藥物成份是隱藏著沒寫出來的,以及每種成分的用量比例是多少,這個非常難分解破譯出來。


同理的,還有化妝護膚品,每個品牌的每款護膚品,都有自己的獨有秘方,競爭對手根本無法參透。


破譯進口藥秘方這種事,是不能讓外界知道的,雖說造福國人了,但卻斷了外國醫藥是的財路。


不過翊笙接下來並不打算再破譯進口藥秘方了,而是計劃研究新型藥物,倒不是覺得有挑戰性,隻是覺得新型藥物的問世,會比破譯進口藥秘方更賺錢,那樣就能養得起溫平笙了。


“……那是你運氣好。”溫鏡水說道。


凡事講究運氣,有實力還不夠,運氣才是成功的buff。


“我運氣一直都很好。”翊笙轉頭看向溫平笙,問,“最近有個形容運氣好的網路流行詞,叫什麽?”


“歐皇附體?還是錦鯉?”溫平笙不太清楚他具體問的是哪個,便兩個都說了。


“嗯,錦鯉。”翊笙點了一下頭。


溫家兄弟,“……”這口氣太狂妄了!


但是這個男人的成就擺在那兒了,教人無法置疑。


緊接著翊笙又說,“明天買個水族箱回來,養幾條錦鯉。”停頓一下,他指著客廳比較空曠的地方,問溫平笙,“就放那兒,行麽?”


“……”溫平笙。


不是在討論他工作的事嗎?怎麽突然就養起錦鯉來了?


最後。


本來是想把翊笙當廚子,結果蹭飯不成,就想用工作、存款等條件來刁難翊笙的溫家兄弟,無功而返,並且還把臥底的溫逸舟給帶出來了。


從溫平笙的屋子出來。


溫戚君步伐停頓了一下,淡聲評價道,“那個男人,深藏不露。”


本以為翊笙是一個持才傲物、自視清高的男人;不過接觸下來發現,那個男人的言行舉止,給人的感覺確實傲氣狂妄,但卻不會讓人反感。


“太老了。”溫星逆說道。


“就是,那個老男人,比小笙大了十二歲,將來我們小笙不僅要黑發人送白發人,還要孤獨十幾二十年。”溫雲行一如既往的毒舌。


如果翊笙聽到這話,肯定要強調一句:是大十一歲零五個月。


“嗯,確實老了些。”溫戚君也認同這一點,並且迅速在心裏計劃,明天再來找翊笙的茬。


畢竟年齡差距這個問題,是不容改變的。


他要看看到時候,那個男人會如何說服他們!


這樣一想,溫戚君便有些期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