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37章 是魔鬼吧

莫約一分鍾後。


翊笙收回了手說道,“風寒入體,溫先生麻煩你去給平笙煮碗薑湯。”他對溫逸舟吩咐完,又對溫平笙說,“我給你做個針灸,不然一會兒要感冒發燒。”


“哦。”溫平笙乖巧應了聲。


其他地方她還可以試著質疑,但翊笙的醫術,是絕對毋庸置疑的。


翊笙就讓她趴在沙發上,然後回房間將那套銀針拿出來。


針灸好了之後,溫平笙又喝了薑湯,才回房睡覺。


“帶她去哪裏了?”翊笙問正在強行擼貓的溫逸舟。


而溫逸舟則像是沒聽到般,神色從容地強擼煤煤,擼脫了一手的貓毛。


翊笙沉吟片刻,佯裝征詢他的意見,“我最近有個心願,打算請個小鬼回來養,你覺得呢?溫先生。”


“???”溫逸舟嚇得差點兒跳起來,“安翊笙,你特麽是魔鬼嗎?”


“嗬嗬。”翊笙冷笑。


“就是帶我妹去拜訪一個朋友。”溫逸舟心不甘情不願說道。


“嗬。”繼續冷笑。


冷得溫逸舟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愛信不信。”他抱著煤煤回房間了。


反正他是絕對不會告訴翊笙,他跟小笙去求平安符驅邪符,以及給小笙看姻緣了。


而且大師給小笙看的姻緣結果,還是令他非常不滿意的。


他得打電話跟他幾個兄長商量商量,看看怎麽破。


******


周末,天氣不錯


安小兔告訴管家,她哥中午來看小歌兒,讓廚子做幾道她哥喜歡吃的菜。


十一點左右,翊笙跟安父安母來到唐家莊園。


小歌兒從滿月之後,就長得特別快,小臉蛋粉嘟嘟的,尤其小臉五官長開之後,變得越來越好看了,黑曜石般的眼睛格外,格外漂亮而明亮,睫毛是唐家五兄弟姐妹中最長的,安小兔還曾開玩笑說小歌兒可能是睫毛精轉世。


看到還在休假的唐聿城抱著女兒坐在沙發上,翊笙朝他走來,“來,小歌兒,舅舅抱抱。”


“半個小時。”唐聿城邊輕柔地將女兒放到翊笙手裏,邊說道。


安小兔在一旁聽得氣笑了,“翊笙又不是天天來跟你搶女兒,他抱會兒小歌兒,你怎麽還小氣地規定時間。”


“媽咪,我今天都還沒有抱妹妹呢。”小安年語氣有些鬱悶,轉過頭對翊笙說,“翊笙舅舅,我爸比每天隻允許我抱妹妹十五分鍾,他讓你抱半個小時,惜福吧。”


媽咪說得對,他爸比超級小氣的。


翊笙,“……”


唐聿城說,“你還是小孩子,又沒有經驗,抱得妹妹不舒服。”


“……”小安年氣憤地瞪著他爸比。


這爸比是魔鬼吧。


安母見小外孫女這麽搶手,便去抱唐墨擎夜的雙胞胎兒子了。


父母顏值高,兩個小家夥也長得特別精致好看,可見長大後又是一雙妖孽;兄弟倆已經十個月了,都長出了四顆小乳牙,特別可愛,也能站起來,走兩步路了。


安母見蕭雅白從樓上走下來,有些驚訝道,“雅白今天也在家呀。”


之前她聽說雅白複出,開始工作了,在安母的印象裏,蕭雅白是個工作狂,一工作起來,就忙得昏天黑地的。


她前幾天還跟丈夫說了一句雅白複出的事。


然後丈夫就覺得兩個小家夥還這麽小,雅白不應該這麽早就出去工作的,唐家又不缺那點錢;還舉例那些女星一生完孩子,就趕著工作,無暇親子照顧孩子,孩子長大後都跟母親不那麽親近之類的,因小失大。


氣得她把丈夫罵了一頓,說現在都二十一世紀新時代了,女性隻有經濟獨立,才更能得到婆家的尊敬和看重,說話也有底氣。


“嗯,周末都會在家。”蕭雅白解釋說,“現在工作量不多,每天都能回家吃晚飯,以家庭為重。”


她向來都是比較獨立自主,不是什麽菟絲花;如今已經複出了,隻是工作量不多,接接高端奢侈品代言和廣告,而之前跟唐墨擎夜一起拍的古裝大戲上映之後爆紅,也受到幾個電視台的邀請,上了幾個綜藝節目,維持她的人氣和熱度。


蕭雅白是打算在兩個小家夥上幼兒園之前,不拍影視劇的,畢竟電影、電視劇的拍攝周期比較長,也可能要離家,到別的城市去拍攝。


她的經紀公司就是唐家企業旗下的,給她安排的工作,能讓她百分十九十能回唐家吃晚飯,偶爾上綜藝節目,則晚上無法回家吃法,周末她也會待在家裏,陪小暖暖和兩個兒子。


安母轉過頭對丈夫哼了一聲,“聽到雅白怎麽說沒有?”


果然,女人結了婚之後,就變得以家庭為重了,但也不會把工作落下,又不會讓自己過得太辛苦,這才是新時代女性的標杆。


安父,“……”一聲不吭。


察覺安氏夫妻之間的異樣,蕭雅白有些困惑,“安媽媽,怎麽了?”


“沒什麽。”安母將話題轉移到兩個小家夥身上,“哎呀~我們小伯舟長得像你比較多,仲謙則長得比較像三少,但兩兄弟又有七八分相似,挺神奇的。”


“是,比較容易區分了。”蕭雅白笑道。


記得剛出生那會兒,兩個兒子長得就跟複製粘貼似的,不看戴在手腕上鐲子上刻的名字,她都分不清哪個是老大,哪個是老二。


……


吃過午飯。


幾位老人就到後花園曬曬太陽,喝茶聊天了,氣氛溫馨而和祥,好不愜意。


安小兔抱著吃飽就睡的女兒回房間,唐聿城就跟在她身後。


“怎麽,一刻看不到你的寶貝女兒,就跟割你心頭肉似的?”安小兔轉過身,笑著調侃他。


自從這個男人知道自己能跟女兒親近之後,要不是小孩子抱太多不好,他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都將女兒抱在懷裏、臂彎裏。


可以說非常寵女兒如命了。


唐聿城說,“爸媽跟爺爺們在聊天,三歲一代溝,我跟他們有很多代溝。”


神特麽代溝,安小兔笑了。


“你也可以跟翊笙、還有小叔湊一塊聊天。”


唐聿城,“沒有共同話題。”


一個醫生、一個集團總裁、一個軍人,尤其他跟翊笙都話很少。


安小兔沒好氣笑道,“借口。”


“嗯……”唐聿城將她抱在懷裏,“想趁著現在跟你和女兒多相處些時間,還有大半個月就要回部隊了,到時候會變得很忙。”


她總說他恨不得24小時都粘著女兒,其實他是恨不得24小時都粘著她,怎麽都覺得不夠。


“我要睡個午覺。”


小歌兒現在跟個夜貓子似的,白天睡覺,半夜裏就開始折騰人了。


“嗯,我覺得我也應該睡個覺。”唐聿城嗓音沉沉應了句,然後將她一把抱起,放到床上,欺身覆上,薄唇印在她的唇瓣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