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32章 那個男人一直都這麽可怕嗎?

聽到溫逸舟讓她回去,溫平笙掛了電話,二話不說就往家裏趕。


倒不是怕溫逸舟跟翊笙會打起來,而是大冷天的,她實在不想在室外待,偏偏翊笙那個魔鬼每次吃完飯,都逼他出去走動走動。


溫平笙決定,一會兒就在網上買一個跑步機,以後就在家裏散步或者跑步。


在外麵接受無情寒風洗禮的溫平笙,回到充滿暖氣的屋子,還沒來得及痛感涕零,就撞上翊笙清寒的目光。


她嚇得心肝一顫,跟著挺了挺胸,下巴微抬,頗有底氣說道,“我哥叫我回來的,怎麽?”


翊笙收回平靜目光,沒有說話。


“小笙,這個男人是怎麽回事?你是為了他,才回北斯城的?”溫逸舟指著坐在沙發上的翊笙,憤怒質問道。


這語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丈夫在質問跟小白臉私奔的妻子呢。


溫平笙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淡聲回答,“他是奶奶請的私人營養師。”


不過,私人營養師是去年的事了。


“他是不是住在你這裏?”溫逸舟又冷著臉問。


“……嗯。”溫平笙頷首,連忙甩鍋,歎了一下氣,無奈說道,“是奶奶讓他住在這裏的,我能有什麽辦法。”


背鍋溫奶奶:???


其實奶奶讓他住這裏,也是去年的事了。


這次是翊笙自己住進來的,她又趕不走,就隻能讓他住在這兒,順便給他做做飯了。


“奶奶怎麽想的?孤男寡女共住一間屋子,要是傳了出去,你的名聲還要不要了?以後還怎麽嫁人?”溫逸舟說到最後一句話時,感覺後背有一股冰冷殺氣。


回過頭看了翊笙異樣,見他依然低頭垂眸看書,溫逸舟在心裏嘀咕了下,收回了目光。


“我也不知道奶奶怎麽想的。”溫平笙兩手一攤,我什麽都不知道的架勢。


寵妹狂魔的溫逸舟也不管他奶奶是怎麽想的,想到一個男人公然住進他妹妹的屋子,他就抑不住憤怒,撩起袖子,就氣勢洶洶朝翊笙走去,大有種要把翊笙丟出去的架勢。


他站在翊笙麵前,冷聲威嚇道,“安翊笙,你立刻收拾東西從我妹妹的屋子搬出去,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小哥,你這樣不夠凶,要再凶一點……”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溫平笙在一旁慫恿。


突然感覺到有兩道冷颼颼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不用看都知道是誰的,她頓時認慫地閉上了嘴,不說話了。


溫逸舟聽到自家妹妹讓再凶一點兒,秉著能動手絕不逼逼的真理,直接揪住翊笙的襯衫領口,準備將他丟出去。


翊笙依然麵無表情地雙腿交疊坐在沙發上,垂著眼眸。


溫逸舟還完全沒意識到危險,倒是一旁的溫平笙嚇得大驚失色,心髒狂跳,慌亂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小、小……小哥,你快鬆手。”


“怎麽?心疼了?”溫逸舟以為她在替翊笙求情,更加生氣了。


本來是一隻手揪住翊笙的領口的,這會兒變成了雙手。


眼見溫逸舟要將翊笙從沙發上揪起來,溫平笙嚇得‘啊’地尖叫一聲,“溫逸舟,鬆手!!!”


溫逸舟被他妹妹高分貝的尖叫聲嚇得手一鬆,放開了翊笙。


“安、安先生,有話好好說,你……你……”溫平笙努力咽了咽口水,聲音有點兒發顫,“我小哥已經鬆手了,你能不能也、也把手術刀收起來。”


聞言,溫逸舟困惑低下頭,見一把閃著寒光的鋒利手術刀抵在自己小逸舟的位置!


他想都沒想,就立刻反射性向後驚跳兩步,大掌擋在重要部位,額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冒出一層冷汗。


他剛才雙手揪著翊笙的衣領,如果他妹妹沒有阻止他將翊笙揪起來的話,那手術刀……思及此,溫逸舟又冒了一身冷汗。


臥槽!這個男人是魔鬼吧。


“我不喜歡被陌生人肢體接觸。”翊笙拍了拍衣服褶皺,冷冷地開口道,“如果你不是平笙的哥哥……”


戲多的溫逸舟一想到他妹妹每時每刻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看向溫平笙的眼神就充滿了同情、憐憫和心疼。


“小哥,我們兄妹好久不見了,我們到書房去敘敘舊。”溫平笙擠出一抹笑,拉著溫逸舟就朝書房的方向走去了。


溫逸舟下意識想反駁說前兩天才見麵,哪有很久不見。


但是看了一眼坐在沙上看書的翊笙,覺得非常有必要跟他妹妹到書房好好談談。


書房裏


溫逸舟問,“小笙,那個男人一直都這麽可怕嗎?”


動不動就以手術刀示人。


溫平笙沉思了小半晌,搖了搖頭,“也不是,大部分的時候,還是挺好說話的。”


除了那件事。


“小笙,要不你跟小哥回京都吧,那個男人太危險了。”溫逸舟隻要一想到剛才那危險情形,就覺得一陣蛋疼。


溫平笙想到之前翊笙打算跟她去京都的話,便搖了搖頭。


要是翊笙跟去京都的話,她那幾個哥哥估計要跟翊笙打起來,當然她並不是擔心翊笙被打,而是擔心萬一真打起來,她那幾個哥哥會落得個缺胳膊少腿的淒慘下場。


畢竟,她聽說安翊笙以前是在黑白兩道上混的,還聽說格鬥很厲害。


於是乎,想象豐富的溫平笙頓時在腦海中,腦補了百萬字翊笙是洗白前是黑道大佬的故事。


“小哥,你不招惹他,他不會對你怎樣的。”溫平笙安撫道。


若是回京都溫家,每天都要被她幾個哥哥們當成智障來寵愛,想想都覺得恐怖。


溫逸舟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改天趁他不在,把他那些手術刀之類危險工具,都搜刮走。”


“你想死嗎?”溫平笙語氣非常嚴肅地問他,跟著又警告道,“溫逸舟,你最好不要動他的任何東西,尤其是醫療方麵的工具,不然到時候你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那個男人將他的那套手術工具,及那套銀針當成命來寶貝的,誰敢動他的命,他就能要那人的命。


“……”溫逸舟。


第一次見他妹妹如此嚴肅。


再次想起不久前,那個男人用手術刀抵在他小逸舟下方。


他抿了抿唇,心有不甘答應道,“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