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31章 跟你商量個事

“怎麽?”翊笙抬眸,目光清冷望著她。


溫平笙對上他清冷無波的眼眸,心尖一顫,一股毛骨悚然感從腳底升起,慫慫地說,“沒什麽。”


翊笙淡淡掃了眼,也沒說什麽,就拎著已經結完賬的東西走了。


“……”溫平笙。


開始嚴肅認真地考慮,要不要把這個男人給趕出去。


離開了超市。


溫平笙看著走在前麵的男人背影,喊了聲,“安先生。”


翊笙腳步停頓了下,回過頭看她。


“想跟你商量個事兒。”溫平笙笑嘻嘻上前兩步。


她覺得如果安翊笙真要住在她屋子的話,有些事有必要說清楚,省得日後提心吊膽的。


“你說。”翊笙收回了清冷目光,語氣平淡。


“就是去年那件事……”溫平笙小心翼翼提示。


“嗯?哪件?”翊笙問。


“就是……”溫平笙聽他這麽問,定然是已經把那件事給忘記了,又那麽一瞬間,想將原本要說的話給咽回肚子裏。


但想了想,那件事一直擱著實在不是辦法。


萬一哪天又招惹他了,他新仇舊恨一起算的話,那她就死定了。


溫平笙覺得這個話題有一定的危險性,緊張得有些口幹舌燥,從他拎的購物袋裏,拿了一瓶飲料。


擰瓶蓋的動作非常豪邁帥氣,隻是下一秒——


瓶蓋紋絲不動,溫平笙卻麵露痛色,無聲痛呼了一下,擰瓶蓋的食指跟大拇指火辣辣的疼。


溫平笙心罵:這瓶蓋他媽是鋼鐵焊的吧。


“溫平笙!”翊笙冰寒的嗓音突然響起。


把她嚇得渾身一僵,“怎、怎麽了?能不能等我先喝口水,再跟你談……”


她話沒說完,翊笙冷著臉已經走到她麵前了。


“你的手。”他把她手中的飲料拿走,丟回購物袋裏。


“我的手怎……”溫平笙困惑低下頭一看,鮮血沾濕了大半個右手掌,她失控驚叫出聲,“啊!!!我的手怎麽流血了?安翊笙你是不是暗中偷襲我???你果然還記著那件事。”


觸及他清冷平靜的眸光,溫平笙突然就安靜了下來,像個鵪鶉似的,低著頭不敢說話了。


“你自己擰瓶蓋弄傷的。”翊笙解釋了一句,又教訓說,“以後擰瓶蓋就擰瓶蓋,不要弄些花裏胡哨的動作。”


“……”溫平笙。


她擰瓶蓋哪裏花裏胡哨了???


翊笙把手上拎的購物袋放在地上,從口袋拿出一塊手帕和一小包特製止血藥,利落地將止血藥粉倒在大拇指的傷口上,不消幾秒,血便止住了,然後動作利落而熟練地替她包紮好。


“你怎麽還隨身攜帶這些東西?”溫平笙隨口問道。


他語氣平靜回答,“我隨身攜帶的東西不止這些。”


這是多年養成的習慣。


一套特別定製的手術工具,一套銀針。


“比如?”溫平笙睫毛顫了顫,小心翼翼問。


“手術刀,銀針。”他回道。


“……”溫平笙一噎,不說話了。


見她不說話,翊笙便問,“你剛剛想說什麽?”


溫平笙想到那個時候,他那嚇人的神情,再結合現在的情況,覺得還是不問為好。


反正他也一時不記得了,她以後不要觸他逆鱗,應該能相安無事的。


“沒什麽。”她搖了搖頭否認。


見狀,翊笙也沒再追問,拿出她剛才那瓶飲料,略用力才擰開,遞給她。


溫平笙受寵若驚接過,說了句謝謝。


回到家。


翊笙拿出藥箱,重新給她處理傷口,叮囑了句不要碰水。


等處理好了傷口,溫平笙便溜回房間給她小哥打電話了,“小哥,嗷嗷我好想你,小哥你明天親自把煤煤,跟我的畫畫工具送來北斯城好不好?小哥你能不能在北斯城住一段時間?”


“好,能。”溫逸舟也沒問自家妹妹發生什麽事,便毫不猶豫答應了,又問了句,“要不要把溫家的廚子帶過去?”


“不用不用,有做飯的了。”溫平笙拒絕道。


聞言,溫逸舟以為請了做飯的阿姨,便沒再堅持。


兄妹倆又聊了一會兒,溫平笙有些困了,結束通話後,隨手將手機丟到一旁,便睡覺了。


……


隔天,中午。


溫平笙吃了午飯,又喝了能把人苦死的藥,便被翊笙趕出門散步了。


敲門聲響起。


坐在客廳的翊笙起身起開門。


門口,站著一個二十七八歲的俊美男人,模樣和溫平笙有三四分神似。


“不好意思,走錯了。”溫逸舟連忙說了句抱歉,就要轉身。


“找溫平笙的?”翊笙語氣清冷問,眸光淡然掃了眼對方手上提的寵物航空箱。


“你怎麽知道?你是……”


溫逸舟略驚訝,才注意到眼前這個男人有些眼熟,但一時又想不起在哪裏見過了。


“安翊笙。”他說完,側身讓溫逸舟進來。


經他這麽一提醒,溫逸舟終於想起來,在哪裏見過這個男人了。


“你你你……安翊笙你怎麽會在我妹妹家?”溫逸舟立刻追進屋裏,極其憤怒地質問。


被他雇傭的搬運工人跟著將其他東西搬進屋裏。


翊笙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從容淡定地在沙發坐下,拿起剛才放在一旁的醫書看了起來。


溫逸舟本來還想質問的,但聽到煤煤的叫聲,咬了咬牙,把貓兒從航空箱裏放出來,然後給搬運工結賬,再去把貓砂倒到貓廁所裏,並將貓糧倒到貓碗裏。


看到貓兒竟然軟軟地趴在翊笙的腿上,溫逸舟頓時氣得血壓飆升。


朝貓兒招了招手,命令道,“煤煤,給我過來。”


煤煤一臉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後繼續眯上眼睛趴在翊笙腿上睡覺。


見狀,溫逸舟直接走到翊笙麵前,把煤煤抱起來;煤煤爪子一揮,撓了溫逸舟一臉,跟著一溜煙從他手裏逃脫,繼續跳到翊笙的腿上。


“強扭的瓜不甜,似乎也不解渴。”翊笙眸光平靜掃了他一眼,冷淡說道。


“……???”溫逸舟。


掏出手機給溫平笙打了個電話,“小笙,我已經到你住處了。”


“我在外麵,還要十分鍾才回去,你敲門,我屋裏有人。”溫平笙說道。


聽到這話,溫逸舟倏地將目光移到翊笙的身上。


沉默三秒後,他沉聲吼道,“溫平笙!你立刻給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