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3章 我是不是你和爸親生的?

安小兔眸心顫了顫,稍微拉回了神,依然蒼白著臉色問道:


“媽,我到底是誰?”


安母嚇得趕緊又摸了摸她的額頭,又對比自己的,不解地皺起了眉頭,“沒發燒啊,怎麽淨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把她拉到客廳的沙發坐下,倒了杯茶。


“媽,我是不是你和爸親生的?”安小兔雙手抓著她的手臂,聲音顫抖又有些激動問。


安母被她的話嚇得差點兒從沙發上跌下來。


她瞪了眼女兒,“怎麽?你去唐家住了幾天,就失憶了?連自己是誰,自己是誰生的都不知道了?”


“媽。”安小兔大喊了一聲,帶著哭腔又問了一遍,“我到底是不是你和爸生的?”


安老說她是他的孫女。


這種隻有在電視上才有的豪門千金流落在外的狗血劇情,被她撞上了?


以前被父親揍的時候,她是曾想過自己肯定不是親生的;說不定是流落在外的豪門千金;或許哪天親人找來,接她回家,過上揮金如土的奢靡生活……


可是一旦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她卻一點兒都沒覺得開心,反而覺得很恐慌、不安。


“你不是我和你爸親生的,難不成是在臭水溝撿的?還是充話費送的?”安母眉頭皺得死死的,盯著她問,“小兔,你遇到什麽事了?怎麽會突然這麽問?”


她覺得女兒今天怪怪的,心底隱隱有些不安。


“安、安老先生今天找我了……”安小兔有些失神回答道,並沒有因為母親的話而感到心安。


腦海中有無數個疑問得不到答案,這讓她很不安。


安母眉心一跳,心跳漏了一拍,神色漸漸變得凝重了起來。


心裏隱約有了個很模糊的答案,不過還是問道,“他跟你說什麽了?”


“他說……他說我是……”安小兔情緒一動,抱著她母親哭道,“媽,我是你和爸生的女兒,不是安老先生的孫女對不對?”


想到自己可能不是爸***親生女兒,她隻覺得腦子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世界仿佛都要坍塌崩潰了。


試想,喊了二十幾年的爸媽不是自己的爸媽,那是多麽可怖的事。


她絕對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


安母呼吸窒了窒,整顆心七上八下的跳個不停,隨即皺著眉歎了一口氣。


柔聲安撫道,“小兔,你是我和你爸生的女兒,如果你不信的話,我們可以去做親子鑒定;別哭啊,我把你爸叫回來。”


之前很多次,老爺子來家裏找丈夫商量將女兒接回安家的事,但是丈夫一直保持拒絕態度。


如今老爺子已經找上小兔了,那麽就說明他要帶小兔回安家的決心的很堅定的,更是不容阻止的。


可是他們夫妻倆並不希望女兒回去。


她拍了拍女兒的背,拿出手機撥了丈夫的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那頭,正在上班的安父語氣輕鬆問道,“老婆,有什麽事?”


“你現在立刻回來一趟,今天老爺子找上小兔,跟她說了那件事了。”安母語氣有些緊急說道。


“什麽?老爺子找她了?”安父愣了愣,隨即趕忙說道,“小兔是不是回到家了?你們在家等著,我現在就回去。”


“嗯,你別太趕,回來記得注意安全。”


安母叮囑完,掛電話後,抽了幾張抽紙替女兒擦幹眼淚。


趁著丈夫還沒回來,她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問一遍,“小兔,安老先生都跟你說了什麽?”


安小兔身子顫抖一下,抱著母親的雙手緊了緊,低下頭陷入了沉思。


好一會兒,才挑重點講,“安老先生以前說過要我回安家,他要我和聿城離婚,說要給我百分之十五的安氏集團股份……然後他今天拿著一份dna鑒定,說我是他的孫女。”


安母抿了抿唇,這些話,安老爺子之前找丈夫的時候,也提過這樣的要求,她知道女兒是他孫女的事,遲早要曝光的。


可是她沒想到會這麽快,毫無預兆。


她和丈夫本來還在想該如何跟女兒委婉地說‘她是安老的孫女’這件事,沒想到安老爺子先告訴了女兒。


“小兔,你先別擔心,啊?你是媽跟你爸生的女兒,這是毋庸置疑的,至於其他事,等你爸回來再說,別亂想,知道嗎?”安母放柔了聲音說道。


以她對女兒的了解,再加上女兒剛才趕回來時說的那些話。


之所以這麽驚慌失措,肯定是以為她是安老先生的孫女,繼而懷疑自己是不是她和老公親生的。


約半個小時後。


安父火急火燎趕回到家,看到女兒和妻子都在,一時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最後,還是安母給起了個頭,“老爺子拿著dna鑒定找了小兔,跟小兔說她是安氏千金的事。”


“爸……”安小兔沙啞著聲音喊了聲,“安老先生說的都是真的嗎?”


“比如什麽?”安父並不知道老爺子都跟她說了什麽,說了那些事。


“他說我是他孫女的事,是不是真的?我說我不相信,他說可以回來問你們,你們也知道。”安小兔無比忐忑有驚慌說道。


照這樣說來,她父母早就知道了。


或許上次在電梯門口遇到安老和他的助手,就是來找她父親說這件事的。


安父沉吟片刻,才歎了口氣回答,“是真的。”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即使怎麽躲也躲不掉。


“……”安小兔身體一震,愣住了。


是真的……她是安老先生的孫女。


“可是……可是媽說我是你和媽生的孩子。”她顫抖著說道,“如果我真的是安老先生的孫女,那我豈不是並非爸***孩子了……”


想到這個可能,她覺得心都要碎掉了。


二十幾年的爸媽不是親生的。


安父嘴角莫名抽搐了幾下,“你這是什麽邏輯?你是那老頭的孫女,為什麽就不能是我的女兒?”


女兒讀書時,成績一向都挺優秀的,他以為她隻是單純了些,沒想到是單蠢。


安小兔眨了眨霧濕的眼睛,一臉茫然不解看著自己的父親。


她|爸什麽意思?


“爸,你把話說明白些。”


她抽泣了一下,第一次覺得她父親說話也能如此深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