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29章 你是不是跟蹤我?

唐聿城唇角微勾,深邃眼眸透著溫情笑意。


“為什麽是大灰狼和小紅帽,而不是大灰狼和小白兔?”他湊在她耳邊,低聲淡笑問。


“你看過小紅帽的童話故事嗎?”安小兔眨了眨眼睛,問道。


他搖頭否認,“沒有,看過睡美人。”


那時候她還小,睡前非得纏著他講童話故事給她聽,才肯睡。


然後,安小兔竟然給他講起了小紅帽的故事。


講完了之後,她又問,“知道為什麽是大灰狼和小紅帽,而不是大灰狼和小白兔了嗎?”


“……”唐聿城抿唇。


“大灰狼若是見到小白兔,就一口吃掉了;而大灰狼見到小紅帽,先是把小紅帽騙到外婆家,再吃掉小紅帽的。”她當初就是被他忽悠,跟他閃婚的。


典型的大灰狼。


唐聿城輕咬了一下她的耳朵,嗓音低沉炙熱,“是我記錯了嗎?我怎麽記得我是先一口吃掉了你,吃了一夜,然後才和你結婚的。”


安小兔的小臉轟地一下,紅透了。


她低聲喝道,“唐聿城,你給我閉嘴!”


這個男人變得越來越不正經了,一言不合就說騷、話。


“好,不說了。”


他望著她嫣紅的臉頰,眼眸的笑意更濃了。


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咪了,還是這麽容易臉紅。


******


溫平笙是被她奶奶威逼利誘,從京都來北斯城的,在她奶奶那兒住了一晚,跟翊笙家同一個小區的。


在參加了小歌兒滿月宴的第二天,她便拎著行李,表示要回京都了,中午12點半北斯城飛往京都的飛機。


嘴上說要回京都,並且機票也已經訂好了。


結果離開她奶奶家之後,直接打車就回了她自己在北斯城買的房子那邊。


回到了以前從事漫畫的住處。


溫平笙隨手就把行李箱放到客廳,然後癱坐在沙發上,拿起手機,點完了午餐外賣後,給她小哥打了個電話,讓她小哥幫忙把煤煤和她吃飯的工具送來北斯城,可以人肉帶來,也可以走航空托運。


跟她小哥聊了有半個小時,一通電話打了進來,提示快遞外賣的。


“小哥,不說了,我的外賣到了。”


“小笙,我派個廚師去北斯城給你做……”溫平笙小哥話還沒說完,就被他妹妹決然無情地把電話給掛斷了。


溫平笙接了外賣的電話,派送員表示已經到樓下了,讓她下來取餐,她連聲應說立刻下去。


拉開門的一瞬間——


看到站在門外的男人。


“……???”溫平笙瞬間石化。


“你的外賣。”翊笙聲音清冽,沉穩中帶著幾分低沉磁性。


回過神,溫平笙想都沒想,就‘砰’地一聲,用力把門給甩上了。


有些虛脫地背靠著門板,‘呼’地長長吐了一口氣。


抹了一把虛汗,心忖:那個男人什麽時候改送外賣了?


‘叩叩叩’的敲門聲在背後響起,嚇得溫平笙差點兒跳起來。


跟著聽到門外男人清冷的嗓音響起,“溫小姐,麻煩取一下外賣。”


“我、我……外賣我不要了,你還沒吃午餐吧,那你那去吃吧,就當是我請你吃午餐了。”溫平笙語氣有點兒顫抖。


她不是跟她奶奶說了,她回京都嗎?


連她奶奶都不知道她回了這裏,這個男人怎麽知道的?


“我吃過了。”門外,翊笙說完,沉默了幾秒,又說,“那我將外賣放在門口,你自己一會兒出來取。”


過了兩三分鍾。


溫平笙透過貓眼,確實不見翊笙在門口了。


她鬆了一口氣,才打開門準備拿外賣。


然而打開門的那一瞬間,翊笙突然閃身出現在她麵前,嚇得溫平笙‘啊’地尖叫了一聲。


“你你你……”她看著突然冒出來的男人,連話都不會說了。


“我什麽?嗯?”


翊笙目光冷靜,望著嚇得驚慌失措的她。


溫平笙反應過來了,想再次甩門,把他屏蔽在門外,然而翊笙的動作比她更快,在她有所動作之前,已經迅速擠身進了她的屋子。


從容將她的外賣放在客廳的茶幾上。


身子往後一靠,慵懶閑適地坐入身後的沙發。


“你什麽時候當外賣派送員了?你不用再送其他外賣了?今天的外賣都送完了?”溫平笙拎起外賣走向用餐廳時,故意問了一串問題。


猜想他可能是在樓下蹲了很久,聽到外賣派送員給她打電話,然後截胡了她的外賣,親自送上來的。


不過她更好奇的是,他怎麽知道她回了這裏的?


像是想到了什麽,她倏地停住腳步,轉過身來質問,“安翊笙,你是不是跟蹤我?”


“沒有。”他淡聲否認。


“沒有才怪!不然你怎麽知道我回這裏的?”溫平笙不信他的話。


連她奶奶都不知道她回這裏,他沒跟蹤她,怎麽知道的?


現在她哥哥們是站在她這邊的,不可能是她哥哥們告訴奶奶的。


仿佛看出了她的困惑,翊笙說道,“昨晚就知道了。昨晚在小歌兒滿月宴上,你說你今天就回京都了,還強調了兩次;你知道嗎?你撒謊的時候,會眨眼間,還會虛張聲勢地把話強調兩遍。”


“……”溫平笙咬牙。


她說,“就算我不回京都,也可能是住在我奶奶那兒,或者去別的地方,你要是沒跟蹤我,怎麽可能這麽及時出現。”


“沒跟蹤你。”翊笙再次否認,下一秒,他說出令溫平笙整個人都不好了的話,“我蹲你。”


聞言,溫平笙心底有千萬隻草泥馬在狂奔。


未卜先知。


蹲她,比跟蹤她更恐怖好嗎?


看到他今天沒有帶行李過來,溫平笙在心底暗暗決定:他要是從她屋子走出去,就休想再進來了!!!


不再搭理翊笙,拎著外賣朝用餐廳走去。


過了十幾分鍾。


吃著外賣的溫平笙突然‘嘔’了一下,丟下筷子,捂著嘴巴朝洗手間跑去。


坐在客廳的翊笙見她急匆匆跑進了洗手間,他皺了下眉頭,起身,跟著走去了洗手間。


過了將近十分鍾。


將胃裏的食物全吐出來的溫平笙,刷了個牙,又洗了個臉,才從洗手間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