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20章 大型虐狗現場

小安年看了她的評論後,回複了一句:‘大混蛋!我以後叫他叔叔!休想我叫他爸比。’


安小兔將兒子的回複拿給某個男人看。


“我家先生,我幫你試探了一下兒子的態度,從安年這麽激烈的反應來看,我建議你一會兒還是別買練習冊了,不然父子的巨輪就真的沉到海底,撈不起來了。”


“……”唐聿城。


他怎麽嗅到了一點兒幸災樂禍和搞事情的氣息?


“我跟安年屬於飛船,安年這行為屬於飄得找不著邊了,揍一頓就好了,以及,練習冊還是要買的。”他一本正經地說道。


還飛船?安小兔被他新穎的說辭給逗笑得不行。


她不讚同地說,“安年還小,還是別給他那麽大的壓力了,讓他有個美好的童年。”


想起她剛回父子倆身邊時,安年冰冷陰沉的性子,她就心疼不已。


好在這兩三年,加上有小暖暖這個萌寶,讓她家安年的性子變得活潑開朗了很多;這個男人也老是逗他,炸毛得臉紅的樣子,也特別可愛。


現在,她希望安年能開心幸福地長大,不要那麽大壓力。


唐聿城,“我就說說。”


他也知道妻子是怎麽想的。


吃過午飯。


唐聿城帶她去看了一場評分很高的浪漫愛情電影,買電影票的時候,還把電影票發朋友圈秀了一場恩愛。


一條小鹹魚的先生:‘帶我家兔子和小兔子來看電影。’[圖片]


他極少更新朋友圈動態,頻率是半個月一次,發的朋友圈也都是與家人有關的。


如此高調地秀恩愛,好像除了領證,以及舉行婚禮,就是這一次了。


發了這條動態後。


等他跟安小兔看完電影,從電影院出來,看了一下手機,看到朋友圈裏99+條新消息提示。


都是點讚以及評論‘罵’他的。


他看完了那些評論之後,遞給安小兔看。


從今天開始做鹹魚:喂,警察叔叔嗎?這裏是大型虐狗現場,不僅虐小孩兒,現在還虐大眾,麻煩把他給安排了,謝謝。


做鹹魚的老公:‘從未見過如此喪心病狂、喪盡天良、毫無人性之人,表示拉黑了。’


翊笙:‘這種人,我能砍他200刀。’


安母:‘搞事!搞事!搞事!’


唐母:‘麻煩二樓,跟樓主打起來、打起來、打起來!’


唐父:‘改天我也帶我老婆去看電影。’


安父:‘樓上的,團購票有優惠。’


‘……’


唐聿城的微信好友,都是家人親戚以及一些交情比較好的朋友,好友幾乎是互通的,大部分的人都能看到彼此的評論。


原本是評論他朋友圈的,結果那些人在評論區下麵,歪樓得特別嚴重,儼然把他這條動態評論區,當成聊天群了。


安小兔看著他評論區,笑得臉都快酸了。


她仰起頭看他,“你一會兒回去,估計要被群毆了。”


“別擔心,他們打不過我。”他自負又霸氣地說道。


安小兔,“……”她一點兒都不擔心,真的。


因為安小兔懷著寶寶,而月份也大了,怕她累著,唐聿城和她看完電影後,就沒有繼續逛街了。


在回唐家莊園的途中,像是想到了什麽,唐聿城靠路邊停了一下車。


他下車之前,對她說道,“兔子,你在這兒乖乖等著我,別亂跑,我去買點兒東西。”


“有什麽東西忘記買了麽?”她隨口問道。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他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傾身吻了一下她的唇,淡笑中帶著幾分神秘。


說完,便走下車了。


花店裏。


很不巧碰到正在結賬的羅海心,而她手上捧著一束嬌豔欲滴玫瑰花,唐聿城臉色微僵一下,但並沒有說什麽。


花店店長立刻迎了上來,微笑合宜地說道,“歡迎光臨先生,請問想買什麽花呢?如果您想買玫瑰花,那很抱歉您可能要等大概半個小時左右,今天玫瑰花賣得很好,或者您提供個地址,我們可以免費送貨上門。”


這種情況,她不可能說實話是因為花農忘記把玫瑰花放上貨車了,隻能說是供不應求,以及補救措施,稍後免費送貨上門。


羅海心回過頭看是他,眼眸掠過一絲驚訝。


隨即笑說道,“二爺,要不,我將這束玫瑰花讓給你吧?”


“不用。”唐聿城態度冷漠拒絕。


如果讓他家兔子知道,這束花是羅海心讓的,肯定不會開心的。


沒再理會羅海心,他對店長說道,“我妻子懷孕快九個月了,什麽花是比較適合送給孕婦的?”


“玫瑰花香氣濃鬱,孕婦聞就了可能會感到不適。”花店店長立刻替他解答,然後指了幾樣漂亮的花卉,熟練介紹說,“紫羅蘭、或者石竹、鈴蘭、紫薇花這些,對於孕婦來說,都是放在居室的很不錯的選擇。”


唐聿城一眼掃過,紫羅蘭不錯,石竹有些普通、紫薇花太茂盛,似乎鈴蘭比較特別,像一個個白色的小鈴鐺,看著特別清新。


“鈴蘭花,麻煩幫我包裝一束,不用包裝得太花哨,但特別一點兒。”他說道。


“好的,那先生您坐沙發上等幾分鍾。”


店長說完,轉身去包裝一束鈴蘭花。


因為他提了要求,店長摒棄以往的包裝樣式,特地花了點心思想別的包裝樣式。


整理花枝和包裝花束,大概花了十分鍾。


唐聿城拿到花,很滿意。


結賬時,也沒問多少錢,電子支付了一筆他認為應該的價格。


“先、先生,您是不是按多幾個零了?不用這麽多。”店長有些惶恐說道。


這筆錢,足以把她花店裏所有的花都給買下了。


“沒有,這是你應得的,我想我的妻子會很喜歡這束花的,多謝。”唐聿城說完,抱著花束離開了花店。


羅海心抱著一束玫瑰花全程在一旁看著,見他自始至終都將心思放在他的妻子身上,心裏又羨慕又嫉妒。


這麽多年了,她都沒看出來安小兔有什麽發光點。


憑什麽擁有這個男人?


憑什麽讓這個男人對她安小兔死心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