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18章 你又不生孩子,休什麽產假

安小兔回娘家看父母,才知道翊笙已經被她母親‘賣了’的事。


頓時忍不住在心底感慨:她母親的動作也未免太快了,足以看出她母親想要有個兒媳婦的心情有多迫切。


雖然事情進行得很順利,不過,根據以往翊笙憑實力單身的經驗來看,她覺得翊笙跟溫平笙即使住一起了,但實際八字還沒一撇呢。


中午,吃過午飯。


安小兔就坐在客廳裏,跟翊笙微信聊天,問了下他現在的情況。


翊笙向來都對她特別有耐心,跟她聊天時,話也會多些,就將他去溫平笙家的事,詳細地告訴她了。


安小兔看著聊天記錄他跟自己說的事,快要笑抽了。


“跟翊笙聊什麽?這麽開心。”唐聿城坐在她身旁,溫聲問。


“我覺得翊笙注孤生了。”安小兔抑不住笑意將翊笙說的,告訴他和父母聽,“翊笙說,平笙的漫畫助手中午給她帶了外賣午餐,然後翊笙又懶得出門吃飯,就在平笙那兒煮了一碗麵。你知道嗎?他煮好了麵後,就坐在平笙對麵吃。”


安小兔雖然沒有看到當時的畫麵,但是她很了解翊笙,於是她看著聊天記錄,學著翊笙的神情和冷肅語氣:


“翊笙當時邊吃著麵,邊對平笙說‘溫小姐,作為你的營養師,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以後少吃外賣。其一是幹淨衛生沒有保障,據我所知,很多餐廳和飯店的青菜和肉類,都是洗不幹淨的,記得有一次我就在高級餐廳的青菜裏吃到菜蟲,有時還能看到那種整根炒的青菜是不掰開來洗的,葉柄根處的汙垢……嘖嘖。


“至於肉類,如果開餐廳的是黑心商家,會用劣質的肉類來做菜,既然是黑心商家,那衛生就更沒有保障了。”


“哦,溫小姐你吃的這家餐廳,之前還上過新聞。”


安母聽到這兒,忍不住有些頭疼了,“翊笙這孩子,瞎說什麽大實話……”


安小兔忍著笑繼續說道,“然後我就問翊笙,那餐廳為什麽上新聞的;翊笙說那家餐廳上新聞是因為幹淨衛生出了名的,食材洗得幹淨,每月水費比其他餐廳高出許多。”


不過很多餐廳餐廳為了菜肴的味道好,雞精、味精什麽的,不要錢似的加,吃多了外賣,確實不太健康。


後來,離開安家之後。


坐在車上,唐聿城才跟安小兔說,“我覺得,除非溫平笙是抖m,否則,她跟翊笙在一起的幾率很渺茫。”


跟她在一起後,基本的網路流行語,他都知道。


“咳、你說平笙會不會被翊笙折磨得受不了,落荒而逃?”安小兔摸了摸鼻子。


“……”唐聿城。


果然,一語成讖。


不到半個月。


安小兔就聽到她母親告訴自己,翊笙從溫平笙那兒回來了。


原因是翊笙說的,有天他出門回父母家,等再回來時,就發現人去樓空了(溫平笙的電腦、畫板等一些吃飯的工具都不見了),溫平笙留了張字條,說回京都了。


後來,翊笙也從溫奶奶那兒確認了溫平笙確實已經回到京都溫家了。


安小兔聽完後,目瞪狗呆,對翊笙簡直佩服得幾乎要五體投地了;畢竟溫奶奶都沒辦法讓溫平笙乖乖回京都,沒想到翊笙一出手,沒多久溫平笙就逃回溫家了。


看母親有些鬱悶,安小兔象征性地安慰了好一會兒她母親,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地說什麽,天降大任於翊笙也,必先單身狗大半輩子,等時機到了,自然會結束單身的。


到最後,她母親也釋懷了,說以後再也不管翊笙找對象的事了,以後讓小安年給他養老什麽的。


實際,安小兔覺得翊笙藏著話,溫平笙之所以逃回京都溫家,這其中肯定有著不為人知的事。


……


這天。


安小兔醒來時,已經快九點了。


看到唐聿城還躺在她身旁,她立刻看了下時間和日期,確定是早上8點45分,星期一?


“聿城,今天是星期一?”她懷疑是不是日曆錯了。


“嗯,是星期一。”他肯定道。


“你……你怎麽還在這裏?還沒去不對?”安小兔以為他生病了,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額頭,溫度是正常的,而他的臉色也是正常的。


唐聿城低頭吻了一下她的唇,“我沒有告訴你麽?我休產假了。”


窩草!休產假?


安小兔震驚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等等,你又不生孩子,你休什麽產假?”


唐聿城輕撫著她的肚子,解釋道,“再過幾天,你就要住院待產了,你一個人在醫院肯定會無聊,而且寶寶出生之後,肯定不能讓你來照顧的,我又不想讓傭人來照顧寶寶,就跟上麵申請休假三個月了。”


之前,他在c市,她還沒有回來之前,一直心無旁騖、兢兢業業地工作,沒怎麽休過年假。


調回北斯城之後,在計劃生二胎的事時,年假就攢著沒有用掉。


他這些年的成績也讓人無法挑剔,所以,這次他申請休三個月的產假,順便說休息一段時間,美其名養精蓄銳,然後上麵很快就批準了。


“那誰接手你的工作?”安小兔問道。


“沈副官,他跟在我身邊也有十餘年了,我也是打算趁著這個機會,讓他接手處理我的工作,等我回去後,幫他申請升職。”唐聿城說道。


實際沈副官的能力並不差,以前有過好幾次升職的機會,但是沈副官都拒絕了升職,選擇跟在他身邊。


他希望沈副官的前途能夠越來越好,而不是拘束在他身邊,希望沈副官自己也能有一番大作為。


所以這次,他在休假之前,跟沈副官談了很久,說直白點兒就是做思想工作。


“沈副官跟在你身邊好多年了,他升職之後,就不是你的左膀右臂了,你會不會舍不得?”安小兔仰頭望著他,笑問。


他沉思了下,回道,“可能會不習慣一段時間,不過想到他前途會更光明長遠,就覺得這是值得的。”


“好了,你不是喊著想逛街嗎?吃了早餐,我陪你去。”